首页 > 历史 > 岁月印迹 > 正文

毛岸英自荐当志愿军38军团长为何未如愿?

1950年6月,朝鲜形势日趋严重,战火逼近鸭绿江。毛泽东毅然决定出兵朝鲜保家卫国,可是,“天才战将”林彪却装病不愿出征,于是,毛泽东主席亲自点将,让彭德怀挂帅。作为平江起义的老部队,38军理所当然成为彭德怀手下的一支出征的王牌军。它下辖的第112、113、114师都将到朝鲜参战。此时,38军军长已经是“梁大牙”梁兴初。

10月8日,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毛泽东的儿子、时任北京机械总厂总支副书记的毛岸英在三天前第一个报名参加志愿军。毛泽东欣然批准同意。

几天后,毛岸英见到38军军长梁兴初。他说:“梁军长,我想到你们38军去当个团长。”梁兴初一听,笑着说:“38军在职的团长90%都是老红军,你还是新兵,就想当团长?”

毛岸英却说:“总政治部肖华副主任18岁就当团政委了,我已经28岁了,我要求下部队去,一定能当好团长。”梁兴初依然笑着说:“我考虑考虑。”

但是,梁兴初虽说考虑考虑,却并没真心要他到38军去当团长。因为毛岸英不仅没有带兵打仗的经验,梁兴初更怕战争太残酷,毛岸英在战场上不安全!所以,毛岸英并没有如愿以偿,最后被彭德怀叫在志愿军总部做参谋。

入朝后,毛岸英在志愿军总部只是一个连级参谋,谁知大家都称他为“首长”,这一下毛岸英生气了,他说:“我一个连级干部你们怎么叫我‘首长’呢?比我小的称呼我大哥就行了!比我大的叫‘岸英同志’不是很好吗?”

毛岸英平易近人,在志愿军司令部工作很认真,机关人员和他相处得都很融洽。在志愿军大榆洞指挥部里,他每天工作十分繁忙,晚上一般都要熬夜到凌晨三四点钟。

11月25日,抗美援朝的第一次战役打响了。一天,美军12架B29轰炸机四批轮番对毛岸英所在的志愿军大榆洞指挥部进行狂轰滥炸,并疯狂投掷重磅燃烧弹。结果,燃烧弹炸中指挥部,整个司令部变成了一片火海。正在里面工作的毛岸英未能挣脱大火的魔爪,在熊熊烈火中和其他两位战士被活活烧死。大火扑灭后,在清理尸体时,大家分不清哪个是毛岸英,最后在尸体上找到一只烧焦的手表,才认出他。

这时,毛岸英来到朝鲜还不到两个月。

当天下午,在彭德怀的主持下,全体人员在山脚下安葬了毛岸英烈士。事后,38军军长梁兴初听到毛岸英牺牲的消息时,后悔不已,他沉痛地说:

“早知道他在总部都不安全,还不如让他在38军做个团长呢!”

梁兴初以喜欢骂人而出名,谁知他率38军出征朝鲜时,第一场仗就让彭德怀骂了个狗血淋头。

1950年11月1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胜利结束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后,志愿军总部召开战役总结会。在会上,彭德怀讲完第一战役的胜利和意义后,突然问道:“38军的梁兴初来了没有?”“到!”梁兴初从人群中站了起来。

彭德怀锐利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厉声问道:“梁兴初,我告诉你熙川只有敌人一个营,你为什么一再拖延攻击时间?你们不但没有消灭敌人,还延误了向军隅里穿插的行动!”

梁兴初本能地解释说:“下面情况摸不准,我们也……”

没容他把话说完,突然彭德怀“啪”的一声,手掌重重地在桌上一啪:“也个鸟!你说熙川有黑人团。什么鸟黑人团,吓了你们自己!都说你‘梁大牙’是铁匠出身,是虎将,我彭德怀没领教过。什么虎将,我看是员鼠将!”

“梁大牙”一贯就敢于硬拼硬打血仗,怎么一个黑人团就把他给吓住了呢?原来,梁兴初本来是想入朝第一仗为彭德怀和38军争光,反而好心办了坏事。这次,38军出征朝鲜,第一战就受命配合42军125师集结到熙川以北的文明洞、仓洞地区,歼灭南韩伪第8师。军长梁兴初还没过鸭绿江江界,部队正在十字路口休息,彭德怀的一纸命令就来了,命令38军迅速攻占熙川城。起初,梁兴初决心很大,因为38军的许多将士和团营都是彭德怀平江起义带来的,部队后来转战山东和东北,几经变迁,脱离了彭德怀的指挥;现在彭德怀作为志愿军司令员又一次指挥38军。梁兴初决心一定要把这个第一仗打好!

梁兴初和政委刘西元、副军长江拥辉商量后,立即下令部队迅速出发。

112师师部到达满浦后,和朝鲜人民军一个师部住在一起。中朝两军相会,彼此分外热情。112师师长杨大易特地请艰苦作战的人民军师部干部吃了顿饭,并请他们介绍与美军的作战经验。吃饭时,杨大易问人民军:“熙川是什么样的敌人?”

人民军一个师长回答说:“美军黑人团。”

“有多少?”

“千把人吧。”

杨大易一听熙川有美军一个“黑人团”,感到奇怪。这与彭德怀通报熙川城只有南朝鲜伪军一个营相差太大,他觉得这一情况非常重要,马上给军部发了电。梁兴初接到电报也感到意外。此时38军军侦察队在草初站同敌人接触了一下,也没有抓到俘虏。梁兴初对熙川之敌也不清楚,一时无法弄清,只好上报志愿军司令部参考。因为要打胜第一仗,他本来就很慎重。现在听说熙川有“黑人团”,要和强悍的美军作战,他就更加慎重了。

38军初来朝鲜,人生地不熟,在路上,美军飞机炸,部队又找不到运输车,电台也怕被敌人测出位置也不敢用,加上听说对方是美国“黑人团”,不敢用小部队先去追击。结果,他们远远没有在国内这么“顺手”,前卫113师步行赶到熙川时已是第五天了。当日下午5时,他们向熙川发起攻击。除一个团在外围战中抓了100多名俘虏外,其余部队顺顺利利地进入了熙川城。结果,进城一看,城内并没有什么“黑人团”。经审问俘虏,南朝鲜军主力已经南逃了,335团急忙追上去,也只抓了个尾巴,缴获了五辆汽车,里面全都是饼干、糖、威士忌等吃的东西,连支枪都没有。

由于对敌不了解,过于慎重,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战机。事后,梁兴初懊悔得要死。

这次梁兴初到志愿军司令部参加作战会议,本来就难过极了。现在彭德怀一拍桌子,梁兴初脸色顿时煞白。从军20年,他以能打恶仗、胜仗着称,从来都是被人称赞,像这样被指名道姓地责骂,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要是别人批评,他早就该跳起来了,可这一次他却一直冷静地听着。

彭德怀骂起人来声色俱厉,声音很大。这时,副司令员邓华在旁圆场说:“38军还是主力嘛,这一仗没打好,下一仗争取打好……”

他话还没说完,彭德怀手一挥,道:“什么主力?主力个鸟!”

38军这么多年打了这么多的胜仗、险仗和恶仗,三下江南、四战四平、辽西会战、攻占沈阳,战功赫赫。在解放战争中,38军从中国最北的松花江,一直打到中国西南边境的中越边界,转战13个省市,解放100余座城市,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无可争议的主力部队。

现在却被彭德怀骂成了“主力个鸟”,这对于视38军为自己的生命的战将梁兴初来说哪受得了,他两腿微微发抖,嘴角有些抽搐,控制不住回了彭德怀一句:“不要骂人嘛!”

彭德怀一见梁兴初不服,火气更大了,高声骂道:“不要骂?这次自西至东,50军在博川打英军27旅,66军泰川打南朝鲜军1师,39军在宁边打美军25师,40军在球场打美军2师,42军在宁远打南朝鲜军6、8师,还有东部战线的第20、26、27军的进攻,谁没有打好?这都是毛主席亲自安排的。38军打南朝鲜军,毛主席在电报中反复强调,首先要歼灭敌第7、第8两个师。

这一次如果你们按命令插下去,肯定会消灭敌人两三个师,结果呢?只消灭1.5万人!这简直是犯罪,你‘梁大牙’是右倾!没打好,骂你算是客气的!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彭德怀一顿臭骂,把“梁大牙”骂得头低低的。散会后,走出会议室时,他都还低着头。彭德怀秘书杨凤安见状,招呼他:“梁军长,走,吃饭去!”

梁兴初气呼呼地回答:“还吃饭?老总要杀我的头,我还有心吃饭?”

杨凤安笑了,说:“那是彭总的气话,还真杀你的头呀?走吧!”

可是,一顿饭后,这位“梁大牙”却对杨凤安说:“老总批评人很厉害,我当时有点不服气,现在想想还是批评得对。38军没打好,主要责任在我梁兴初,我对不起38军的人。错就错了,你告诉彭总,请他不要再生我的气了。我梁兴初是有骨气的,38军不会是孬种。我回去就召开军党委会总结教训,拼出老命,也要打好下一仗!”

(文章源自《人民解放军最强悍的钢铁雄师:十大王牌军》中共党史出版社)(杨国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