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岁月印迹 > 正文

毛泽东给林彪“消热”:舆论到实权一步步瓦解(3)

核心提示: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北戴河,处于萧条冷落之中,林彪却还在夏天经常到此居住。1971年夏天,他和叶群住离北戴河西海滩两公里处的联峰山松树丛中的一幢两层小楼,这就是中直疗养院62号楼(原为96号楼)。由于人们的习惯,通常还是称其为“96号楼”。

林彪两次不告而辞,身体不适是托辞,其实是显露出他决心对抗的强硬态度。林彪的警卫秘书李文普便说过当时的情况:

我们在他身边只是觉得在九届二中全会之后他情绪不好,身体比以前更差些,但天天见面,也未感到有多大异常。他的身体状况有病历可查,服药都由保健医生记录。301医院、北京医院专家、医生给林彪看过病、检查过身体的人很多,几届保健医生现仍住在北京。九一三事件发生前,北京医院的蒋保生医生也在北戴河做林彪的保健工作。9月初,也就是林立衡、张宁到达北戴河的前几天,蒋保生又请北京医院、解放军301总医院的专家、医生到北戴河来,对林彪的身体状况作了详细检查,认为同过去一样正常,没有发现新的问题。

在一再等待之后,毛泽东对林彪也彻底失望了。这种失望之情,便表现在20多天后的一次小型汇报会上。

1971年7月9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会谈结束后,周恩来带着总参谋部副部长熊向晖去向毛泽东汇报。刚刚入座,他们便想汇报这次会谈的情况,然而意外的是,毛泽东却朝周恩来摆摆手,说:“那个不忙。”然后转向熊向晖,问起军委办事组作检讨的事:

“黄永胜和他那个军委办事组——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还有叶群,他们在庐山搞鬼,黄永胜讲了没有?”

当时熊向晖一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前他认为,这些可都是不可一世的大人物,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问题。于是他据实报告:“没有听黄总长讲过。”

毛泽东听到此话,马上追问:

“有没有看过黄永胜等人的检讨?”

熊向晖回答:“没有。”

毛泽东转身问周恩来:

“那五个人的检讨,发给总参了没有?”

周恩来马上回答说:

“发了,总参和军委一共发了60多份。”

毛泽东马上想了一下,60多份,应该发到了熊向晖这一级干部手中,而他竟然不知情,这说明了什么?经过片刻沉思,毛泽东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突然提高声调说:

“他们的检讨是假的,庐山的事情还没有完,还根本没有解决。这个当中有‘鬼’。他们还有后台!”

这话说完,室内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接着,毛泽东针对周恩来讲自己在历史上也犯过错误一事,特别强调说:“你犯错误是阳谋,他们是阴谋。实践证明,他们的检讨是假的,是阴谋,连熊向晖这样的干部都不让知道,这不是阴谋?我历来主张,党内允许有公开的反对派,绝不允许暗藏的反对派。黄永胜他们搞阴谋,搞分裂,他们是暗藏的反对派。搞阴谋,搞分裂,就是搞修正主义。真正搞马克思主义的人,就要讲团结,就要光明正大。黄永胜他们光明正大吗?完全不是,总而言之,庐山的事,根本没有完。”

讲到这里,毛泽东停了停,别有意味地问熊向晖有秘书没有,写报告、起草文件是否由秘书代劳,听到熊向晖说是自己动手时,毛泽东便说:

“那好。我这里的文件,就是一个秘书管的,他的任务就是收收发发。文件来了,我自己挑选重要的看。需要提点意见的,我自己动手写,从来不让秘书代劳。共产党员一要动手,二要动口,就是要动脑筋。现在一些大官、小官,自己不动手、不动口、不动脑筋,什么事都靠秘书,听说连科长都有秘书,搞成了‘秘书专政’。有的人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的办公室主任,这不是共产党的作风,是国民党的作风。”

将老婆当自己的办公室主任批评为“国民党的作风”,这在当时可算得上是非常严厉且性质极为严重的。熊向晖听了心里也是一惊,他知道: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办公室主任的人,这指的就是林彪。

1971年夏季来临,这一年北京的天气格外热,林彪又到北戴河避暑。不过他手下的“四大金刚”却坐镇北京,儿子林立果也东窜西跳,向他时时报告情况,特别是毛泽东的动向。

这一年8月15日至9月12日期间,毛泽东到南方巡视,主要目的又是向各地的主要领导干部“打招呼”。在南巡期间,毛泽东几次强调的一个话题是:“庐山会议开过近1年了,但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他同时点了林彪的名,还直接批评把林立果捧为“超天才”一事,这可以说是进行粉碎林彪集团的准备工作。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