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岁月印迹 > 正文

林彪集团后代现状:核心林豆豆依旧像公主

核心提示: 在赚钱上,“四大金刚”之一黄永胜的长子黄春光同样出色。1976年他转业到地方,先后在几个国营工厂工作。1980年代他在北京做贸易公司,凭借着父辈和同学辈的人际网络,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1971年林彪折戟蒙古大漠,相关人员被迅速整肃,大多数人的政治命运就此划上休止符。林的嫡亲血脉,其随从、部属的子女,也从云端跌落至凡尘。此后40年间,林彪集团“二代”们的命运如何?

落选“驸马”娶李作鹏女儿

41年前,在辽宁省文联从事美术创作的英俊小生刘伟钦,由于某种机缘成为副统帅林彪之女林豆豆选“驸马”的对象之一,最终又因为林豆豆对他没有感觉而落选。这使他得以逃过后来那场灭顶之灾。躲过大劫,风浪依旧。“九·一三”事件后,刘伟钦也被收审,因为他无缘于林豆豆之后,他又娶了林彪集团“四大金刚”之一李作鹏的女儿。

刘伟钦夫妇如今称得上家资不菲了。他们同于1979年结束长达8年的审查下放生活,转业回到沈阳。刘被安置在沈河区文化馆,他太太李大征则到了沈河区第四门诊部,一家4口住在15平方米的小平房。迫于生计,1980年刘伟钦停薪留职,摆摊卖起了对联。   做小买卖当时尚属低贱营生。一开始,李大征有点儿抹不开面子,没好意思跟着刘伟钦出去抛头露面。以后私营经济蔚然风起,他们的生意也越做越大。1990年代初,中国的万元户尚属稀有,他们在沈阳已经买了别墅。

“为什么小草能从石头底下钻出来?你要是平平淡淡,也可能就被踩死了,没生命力了。反倒是重压之下想方设法找个空儿往外挤。”李大征说。当年一家人离散,在301医院上班的她被打发去了山西小山沟里的野战医院,际遇陡变,她的生存信念反而很明确,“凡是有人活的地方,我就能活”。

“我们仍然属于这个党”

在赚钱上,“四大金刚”之一黄永胜的长子黄春光同样出色。1976年他转业到地方,先后在几个国营工厂工作。1980年代他在北京做贸易公司,凭借着父辈和同学辈的人际网络,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最多的时候他名下有4台车子,同学请客吃饭全是他掏腰包,一年挣个百十来万不在话下。

黄、刘等人现在都已经在家安心养老。和他们一样,黄、吴、李、邱的第二代,已大多退休。第三代中很多人成为跨国公司的高级白领,有人全家已移民出国。只是自从父亲划入另册,当子女的名誉也被打上了标记,在某类戏谑语境中,他们被视为“黑二代”个体。

黄春光不接受“黑二代”的称号。“那些贪官的后代,才是真正的‘黑二代’。我们这批,有几个在利用改革开放去腐败的?——我不能说没有,绝不多。”黄春光坐直身子,不无激动,“我们可不认为我们是‘黑二代’啊,我认为我是共产党的基石;我们仍然属于这个党。”

“活着没信心,死吧又没决心”

“四大金刚”的孩子,原来都在军队系统就职,“九·一三”事变猝发,这些原有可能冉冉上升的二代们一齐被扔进了阶下囚序列。“当然是郁闷了,但有什么办法?”吴法宪之子吴新潮说,“关着就关着吧,后来也习惯了。”

1971年,吴新潮是沈阳飞机制造厂的军代表,当空军司令的父亲被“停职反省”之后,懵然不知事发的他亦以待罪之身关入地下室。审查一阵,他被发落到陕西省一个偏僻农场种菜喂猪干农活。时处人人自危的“文革”期间,他也曾揣着一根电线,随时准备自尽,但从来也没有付诸实践。他一边将此自我打趣为“活着没信心,死吧又没决心”,一边把眼泪都笑了出来。与同时期不少人家破人亡相比,“四大金刚”的子女没有一例寻短见的事情发生。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