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岁月印迹 > 正文

1890年张之洞创办亚洲最早最大钢铁厂

战时綦江筑坝记

陶灵/万州区

綦江治理原由

抗战初期,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后,经济部资源委员会、军事委员会军政部兵工署,根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关于汉阳钢铁厂迁渝的手令,于1938年3月1日组建钢铁厂迁建委员会,负责汉阳铁厂以及大冶铁厂、六河沟铁厂、上海炼钢厂的迁建工作,并选址重庆大渡口区重建钢厂。

汉阳钢铁厂为重钢集团前身,1890年6月由湖广总督张之洞创办,是当时亚洲最早、最大的钢铁厂,1937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政部接办。

钢铁厂迁到重庆后,必需大量煤炭发电和铁矿炼钢,国民政府经济部确定在綦江县境内的南桐和土台分别采办,用木船从綦江装运进入川江,再运到重庆大渡口。

綦江古称夜郎溪,发源于贵州桐梓县境,流经重庆綦江区、江津区后汇入川江,重庆境内通航河道133公里,有险滩127个,平均每公里一处,仅能下行四五吨的木船,每日行程20多公里,全部航程需七八日。险滩中尤以羊蹄峒、盖石峒最险,像门坎一样,船只无法通过,货物用人工转运至滩下分段航行。

因抗战奉命迁到重庆的国民政府导淮委员会承担綦江航道的治理任务。导淮委员会直属国民政府领导,1929年7月1日在南京成立,蒋介石兼任委员长。

筑坝渠化綦江

1938年3月,导淮委员会组织87人的大规模测量队,对綦江进行全面勘测,提出“先治标、后治本”的两期整治工程计划。

第一期工程筑闸坝5座,綦江主航道最险的羊蹄洞、盖石洞门坎滩各筑一座,便于綦江县赶水镇土台铁矿运输。在綦江支流蒲河的石板滩、大场滩、桃花滩也各筑一座,便于南桐煤炭从支流进入綦江主航道。5座闸坝1938年12月同时动工,第二年12月蒲河3座闸坝竣工,主航道2座闸坝于1941年春竣工,总投资法币253万多元。施工期间,1939年7月15日,蒋介石曾亲自到蒲河大场滩闸坝工地视察。

闸坝因抗战而筑,为崇仰前方将士“智、仁、勇、信、严”之武德,分别命名这5个闸坝,并冠以“大”字:大智——石板滩、大仁——大场滩、大勇——桃花滩、大信——盖石峒、大严——羊蹄峒。

以利木船顺利到达入江口,第二期工程原计划在綦江主航道建筑闸坝20座,因当时政府已有修筑铁路的动议,还因物价飞涨,资金短缺,决定只修筑石溪口、花石子、剪刀口、油房脚、车滩、五岔6座闸坝。1940年7月动工时,预算6座闸坝的工程款又只够建2座。1942年7月,新成立的国民政府水利委员会拨款后,另外4座闸坝才得以开工,直至1945年3月相继完工,6座闸坝工程总费用竟达法币1.15亿多元。

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将军曾撰词:“中华常胜利,民族庆复兴,道德本忠义,公理在和平。”本来作为二期工程20座闸坝的名字,结果只用了前6个,即:大中——石溪口、大华——花石子、大常——剪刀口、大胜——油房脚、大利——车滩、大民——五岔。

綦江主航道和支流经过筑坝后,分别渠化了80公里和16公里,河道水深增加,险滩淹没,航行条件大为改善,全年可通行10至30吨的木船,全部航程只需两天,运输船只从1938年的1600艘,增加到1944年的2600艘,年货运量也从4.8万吨达到30万吨。

代水泥筑闸坝

导淮委员会总工程师须恺主持綦江筑坝工程的规划和设计工作,他曾修建过淮河流域安徽和江苏地区很多著名的水利工程,綦江治理借鉴这些工程建筑闸坝的方式,枯水期蓄水,提高库区航行水深,开启闸门后放水,下游又可行船运行。闸坝全部用条石砌成,第一期5个闸坝的通航船闸长66米、宽9米、高8米,第二期6个闸坝为了更方便行船,船闸长缩短为60米、宽增加到12米。

修建闸坝需用大量的水泥,而当时抗战期间一切物资紧缺,无法购买。须恺采纳工程师王鹤亭的建议,自行生产代水泥。

王鹤亭在印度学习农田水利工程时,学过土法制造水泥的办法,用粘土烧结成砖坯,再磨成粉末,称陶粉,然后配以硝石灰,替代水泥,故称“代水泥”。1940年9月,导淮委员会綦江水道工程局在蒲河大场滩建起一个代水泥制造厂,王鹤亭被任命为副厂长,闸坝工程使用代水泥砌筑。

支流蒲河3座闸坝完工后,当即移交钢铁厂迁建委员会水道运输处接管。1939年至1945年运到重庆大渡口钢迁会的原料累计达到42万多吨,支持了重庆钢铁工业的发展及抗战物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