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星岛日报历史版面档案解密 > 正文

星岛日报创刊纪念——胡文虎

截图

图为星岛日报1938年8月1日创刊版面

创办本报旨趣

文:胡文虎

本日为星岛日报诞生之日,肇端于始,不可无一言以明职志。文虎自少读书,即薄章句,因远游海外,以开拓胸襟。又念昔贤有言,不能医国,亦当医人,因从事药物之研究,以冀为世人解除痛苦;锲而不舍者,盖数十年矣。在此数十年之中,并时时留心国事,研究国情。又尝东游日本,西游欧美,考求他人富强之故,穷原探本,乃有所悟。窃维吾国贫弱原因,固樊然不一,而教育之不普及,要不失为其中之荦荦大者,是故普及教育,实为当务之急。文虎愚騃,不足以言救国。然对于祖国之兴替,民族之盛衰,未尝忘怀。频年以来,因立宏愿,欲竭其所能,以提倡文化事业,曾不惜巨资,捐款兴学,复在星洲、厦门,汕头各地,举办星洲,星中,星光,星华诸种日报。今后更拟在国内各大都市,创设各种日报,意在稍尽棉薄,助我政府力之所不及,以冀由此得达普及教育,发达民智之境云尔。

一国之兴衰,恒视学术之昌明与否而转移。吾国虽为文明旧邦,且具数千年之文化历史,然以挽近科学不发达,未能与先进诸国并驾齐驱,由是国力亦因之而悬殊。抗战以来,此种弱点,益为显著。今后对于提倡学术,发展科学,不独为政府应尽之责,抑亦为新闻界宜致力之虞,而文虎则尤愿追随诸先进同业之后黾勉从事也。

报章之价值安在乎?曰,以其能作人民之喉舌也。现代文明国家,一切政策之取决与施行,恒以舆论为准绳,而舆论之宣传机关,又莫宜乎报章,以其效力能速于置邮传命也。本报草创伊始,不敢即冀其能为有力之舆论机关,然已不属任何党派,则一切言论,必以大公态度出之,言人民之所欲言;若能由斯渐渍而成为舆论之代表机关,则岂独文虎个人之私幸而已哉。

报章职务,以新闻供给读者,固无论矣,然所纪载之新闻,若不正确,则其影响,良非浅鲜。本报除供给敏确之消息外,对于政治,经济等项问题,亦当加以系统之分析,客观之批判,藉冀社会发生正确之舆论,并对各种问题有充分之认识焉。

语曰,“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政府之一切设施,能洽与情者固多,而未尽如民意者亦不得谓为绝无。本报以后当本协助政府之旨,随时将观察所及,作善意之贡献,以促政府对于一切设施之改良。

数千年来,吾国受专制政治之统治,几无民气可言。总理革命事业,其致力于发扬民气者极多。不幸辛亥以□,外受帝国主义之压迫,内遭军阀官僚之荼毒,以致磅郁积之民气,亦因之消磨以尽。抗战迄今,民气稍振,然醉生梦死者,实繁有徒。嗣后对于发扬民气工作,犹须下绝大之努力,实无疑义;而本报则尤不敢不孜孜奔赴也。

风俗之良窳,实与报章有关,以报章之纪载,影响于风俗者不少也。吾国风俗,良者固多,而劣者亦不少,良善之风俗加以提倡之,褒扬之;恶劣之风俗,加以贬抑之,纠正之。此实为政府及报界应致力之处。而本报亦当以此为职责之一焉。

现代社会之复杂,可不言而喻矣,其有待于指导者,伙矣繁矣。今后对于社会之指导,本报敢不竭诚与诸同业协力以谋之乎。

上述诸端,为文虎创办本报旨趣。□缕而言,非区区篇幅所能尽,故略陈之,大雅君子,同业先进,不吝赐教,跂予望之。

尤有进者,文虎历年所创办之各种报章,每岁支出甚巨,但求有利于国家社会,稍达悃悃之忱,即已私幸无己,实不以牟利为目的也。对于本报今后之盈亏,不欲斤斤计较,茍有裨于吾国抗战,虽糜巨资,在所不惜。七七事起,迄今已逾一稔,香港地位,日见重要,不啻为吾国政治经济文化之第二中心,于此时,于此地,增设日报,实属需要。若能因创办本报而唤起民众,争得最后胜利,则岂独文虎之幸,抑亦国家民族之福也。(图说)本报董事长胡文虎先生 (图说)本报副董事长胡文豹先生

1938-08-01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