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战争风云 > 正文

合水之役:解放军血战"马家军"骑兵(3)

核心提示: 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经过不断地兼并和蚕食,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3个军阀集团实力逐渐强盛,人称“西北三马”。

在彭德怀指挥下,西野部队迅速突破陕甘两省边界,到达陇东的怀安、悦乐、合水一线。右路和中路两部进展较为顺利,很快就拿下了蒋台、悦乐,消灭了宁马整编第八十一师六十旅二七九团(欠一个营)和青马骑兵第二旅三团的5个连队,俘获马鸿逵的女婿上校团长马奠邦,以及少将副旅长陈应全,但左路二纵及教导旅却碰到了硬钉子,仗打得极为惨烈。

当时,西野左路军以王震指挥的第二纵队为主力,5月28日接近合水。二纵遂决定以三五九旅攻击合水,独四旅与教导旅打援。然而,教导旅前卫团刚到达合水以东10多公里的罗儿塬蒿草铺,便与青马整编骑兵第八旅警戒部队遭遇,双方立即展开了异常惨烈的战斗,我军损失较大。

29日凌晨4时,在旅长郭鹏部署下,三五九旅第七一七团开始向合水西北展开进攻,七一八团和独四旅第十二团向合水东进攻,七一九团作为攻城部队的预备队。29日中午,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和独四旅十二团先后占领了合水东部和南部诸高地,下午,七一八团杀入合水东关,守军退入城垣负隅顽抗。但七一七团却打得很不顺利,甚至预备队七一九团投入战斗后亦无法改变战局。当时我军按以往的作战方法,凭刺刀手榴弹逼近敌人的外壕前沿,但狡猾的“马家军”却早有埋伏,待我军攻击部队端着刺刀冲至近前时,预伏在暗道里的敌人突然出其不意地杀出来,我军指战员立足未稳,而“马家军”却个个精熟刀法,就这样,七一七团和七一九团不久便因伤亡过大撤出了战场。

由于对合水的城池布防掌握不够,西野的突击没能取得预期效果,而我军围攻合水的意图却暴露无遗,双方在合水周围形成了对峙局面。这时,驻守庆阳的“马家军”整编骑兵第八旅一个团,仗着骑兵的机动速度和精良的装备,高举战刀,气势汹汹,直奔合水而来,企图解合水之围。

负责警戒的教导旅仓促应战,损失不小,王震急令独四旅出其不意地从马莲河一线悄悄插到这股敌人身后,断其退路,以给其造成心理上的压力。果然,这支“马家军”骑兵部队闻听后路被断,便不约而同地拨转马头,夺路而逃。这时,我军战士一看敌军要逃,便不顾一切地猛扑上去,死死地抱住马头或揪住马尾巴,高喊“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但这些马上屠夫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我军又伤亡一部。

在我军指战员的奋力拼杀下,敌军总算撤退了,部队开始打扫战场,总结经验教训,以迎接下次战斗。但是,西北野战军将士们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对“马家军”迫切的仇怨报复心理和敢于铤而走险的野性估计不足。第二天一大早,庆阳驻敌便倾巢出动,“马家军”整编骑兵第八旅以2000多人,分南北两路,再次前来解合水之围。疲惫不堪的教导旅和独四旅由于疏于戒备,事先该扼守的隘口没有扼守,阵地也没有构筑,很快,这两支部队便被敌军逼到了险境……

敌军骑兵同我军指战员混战在一起,步枪手榴弹已难发挥作用,战场上听不到爆炸声,只见刀光闪烁,鲜血四溅。我军战士手握着手榴弹毫无畏惧地扑闪在敌人马群中间,只见敌军一骑兵冲了过来,我军战士倒下了,手榴弹也开了花,敌坐骑受了伤,另一个战士冲了上来,朝敌人胸前刺了下去,而敌人另一骑兵又冲来了,这个战士又倒了下去……战斗异常惨烈。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