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战争风云 > 正文

合水之役:解放军血战"马家军"骑兵(2)

核心提示: 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经过不断地兼并和蚕食,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3个军阀集团实力逐渐强盛,人称“西北三马”。

当时,围攻延安的国民党军队中有胡宗南的20个旅17万多人,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的12个旅近7万人,邓宝珊的2个旅1.2万多人。这些军队属于不同的派系,之间互有矛盾,虽然其进攻延安的目标是一致的,但心态却各有不同:胡宗南是蒋介石在西北重点培养的一颗棋子,是蒋的心腹爱将,其部是国民党中央嫡系军队,在人员补给、物资供应方面都享有很多特权,对进攻延安当然最积极;马步芳、马鸿逵反共、攻击延安是积极的,然其“马家军”虽凶悍善战,盘踞一方数十年,但终究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且当时又受制于胡宗南,与胡心有芥蒂;马鸿宾与嗜杀成性的马步芳、马鸿逵有所不同,且实力又逊于青宁“二马”,对进攻延安不甚积极;而邓宝珊则与中共关系甚密,且因其长期受蒋介石排挤,对进攻延安更是敷衍了事。因此,真正威胁延安的,只有胡宗南和青宁“二马”。

从我军角度来说,当时我军在西北地区的野战部队兵力满打满算只有7个旅,16178人,算上地方部队和后勤部队也不过两万余人,再加上武器装备差、弹药奇缺、后勤补给困难等因素,敌我力量极其悬殊。

利用青宁“二马”与胡宗南之间的矛盾,达到分而破之的目的,是彭德怀最为关心的问题。他经过深思熟虑,制定出了一个大胆的策略,即“吃胡看马”、“先胡后马”。集中大部分兵力,先将老对手胡宗南部作为正面战场的主要目标,从多方面对骄横的胡宗南部实施致命性的打击,然后再集中力量解决青宁“二马”,从而实现防止敌军联合,最终将其各个击破的战略计划。

遵循着这一战略指导思想,西北野战军主力在彭德怀指挥下,采用围点打援、运动中消灭敌人等战术原则,短短数月间便连续取得青化砭、羊马河、蟠龙等战役胜利,使胡宗南在西北的军事力量遭受惨重打击。

但就在彭德怀集中力量消灭胡宗南部的同时,“马家军”趁西北野战军无暇西顾之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相继占去了陇东地区的合水、西华池、曲子、环县、庆阳5个城市,陇东百姓遭到“马家军”的残酷掠夺和屠杀。“马家军”还借机大肆扩充武装,马步芳派韩起功到临夏等地大肆抓兵,新编为一二九军;下令在青海农业区强征新兵1万名,在牧区征马1万匹,开赴陕北前线;在平凉、西峰镇强征新兵2.5万多人。一时间,“马家军”实力极速膨胀。

也就在此时,鉴于胡宗南部收缩集中,不易寻找战机的新情况,彭德怀也将西北战场上对敌作战的主要矛头指向了恶贯满盈的青宁“二马”,他向中共中央提交了西出陇东鞭抽“二马”的作战计划。

出击陇东,彭德怀颇费了一番心思。此时的青马整编八十二师师部统辖下属第一○○旅分驻西峰、宁县;整骑八旅分驻庆阳、合水、西华池地区;骑兵二旅在悦乐、阜城。宁马整编八十一师的六十旅在环县、蒋台,三十五旅则在羊圈山,整十八师分驻三边。针对“马家军”的分布情况,彭德怀制定了先打骑二旅和骑八旅,再打一○○旅的计划。

计划获批准后,西北野战军便在彭德怀率领下,兵分三路,自安塞西进。西野一纵为右路;新四旅为中路;二纵及教导旅为左路。其中左路部队任务最为艰巨,因为他们肩负的任务是围歼青马在合水的部队,并消灭可能增援的青马之一○○旅。对于此,彭德怀甚至想得更远,在1947年5月28日向中共中央汇报部队动态的电报中,彭德怀、习仲勋曾联名报称:“(合水)得手后定会引起二马调动,再集中兵力作战。”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