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战争风云 > 正文

鲜为人知的红九军:因伤亡太大存在时间短

核心提示: 红九军军部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乘黑夜实施突围。由张焕民、刘煊率领第一、二支队在第三支队掩护下首先突围,而后从敌后包抄,形成内外夹击之势。但是第一、二支队突围后,又陷重围,伤亡严重。第三支队被打散,姚洗心带少数人突围。

1928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的第五十一号通告《军事工作大纲》规定:“在割据区域所建立的军队,可正式定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1930年4月15日,中共中央又发布《军事工作大纲》,规定各地红军统一由中央军委指挥,并统一制定全国各地红军的序列番号。目前为公众所熟知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共有三支,分别为鄂北地区红九军、闽西红九军和红四方面军的红九军。诞生在河南叶县望夫石山脚下的红九军,由于存在时间较短,伤亡损失较大,几乎鲜为人知。

1930年5月,蒋、冯、阎中原大战爆发,军阀混战加剧了社会动荡,但也暂时减弱了对革命力量的进攻。当时驻扎在河南叶县的杨虎城部冯钦哉旅内,共产党的秘密组织(支部)已经建立,并按照上级部署进行了发展党员、筹备起义等方面的基础工作。为把军阀战争转变为革命战争,中共中央决定在杨虎城部参加军阀混战后,即组织兵变。

6月6日,中共中央长江局派白玉文来到该旅驻地——叶县尤潦村传达中共中央长江局关于兵变的指示,研究兵变计划,决定在党的组织基础较好,又处在反冯前线的杨部第一旅首先发动兵变,并发动南阳县城东部的赊旗镇农民起义,以作策应。待夺取南阳后,与农民起义武装会合,割据鄂豫边区,建立革命根据地。同时,成立了兵变前敌委员会,由中共中央联络员孙永康任书记,白玉文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参加前委工作。前委成立后,一方面派党员深入士兵中间,以反对军阀混战、索要欠饷为号召,发动组织兵变力量;另一方面派出人员侦察周围敌兵情况,以决定兵变后部队的行军路线。

7月下旬,冯钦哉旅调往舞阳下澧河店。29日晚,前委利用旅长冯钦哉赴南阳开会之机发动起义,以共产党员为骨干,组织冯旅内倾向革命的连以下官兵700多人,迅速行动,掌控了军需处,获得军饷和物资。当夜,起义部队撤出驻地,按照预定路线,急行南下到叶县辛店望夫石山。

7月30日,起义军在望夫石山上召开誓师大会并进行整编,按照中央军委授予的番号,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原冯钦哉旅手枪队队长张焕民任司令员,孙永康任政治委员,原冯旅卫队营副营长刘煊与密探队队长姚洗心任副司令员,白玉文以中央特派员身份随军行动。为便于指挥,成立军部直辖的三个支队。

誓师大会上,白玉文、张焕民、孙永康先后介绍了全国的革命形势、兵变的意义及部队的任务。整编之后,红九军执行长江局指示,按照事先侦察好的路线,离开望夫石山,向南阳一带进发,沿途刷写标语,宣传动员群众,扩大革命影响。

7月31日,当红九军部队行至南阳赊旗镇时,遭遇闻风赶来的十七路军及其他部队的堵截,身陷重围。夜幕降临,红九军军部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乘黑夜实施突围。由张焕民、刘煊率领第一、二支队在第三支队掩护下首先突围,而后从敌后包抄,形成内外夹击之势。但是第一、二支队突围后,又陷重围,伤亡严重。第三支队被打散,姚洗心带少数人突围。当军部和第一、二支队向东南方向急进时,又与反动民团遭遇,发生激战,孙永康脱险,张焕民、白玉文、刘煊等被俘,遂被杀害,英勇就义。

由于敌我力量众寡悬殊,加之缺乏斗争经验,这支短暂存在的红九军遭受严重挫折而失败,像一颗流星悄然陨落,番号亦被撤销。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