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战争风云 > 正文

傅作义还是被中共记了笔细账

核心提示: 薄一波与傅作义谈到今后工作打算。傅作义说,如果政策允许,愿意在黄河后套修水利搞合作农场。薄一波立即报告中央。周恩来提名傅作义任水利部部长。戎马一生的傅作义,对军队也是留恋的。

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2008年第9期,原题为“‘布衣将军’傅作义”

傅作义一把夺过报纸,这是1949年2月2日的中共华北局机关报《人民日报》北平版创刊号。头条:“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关于时局的声明》”。二条:“在人民解放军无敌威力下——古都北平宣告解放”。三条:“林罗两将军曾致函傅作义——任何顽抗必遭覆没,和平解决可望折罪”。傅作义看得浑身发冷,共产党给自己记了一笔细账。

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多位高级将领起义,其中影响最大的,首推傅作义。

傅作义起义前任“华北军政长官公署司令长官”,统领25万大军,是起义将领中实权最大者,又是起义较早者。但傅作义的起义过程,又是最为艰难的。他不仅在起义前百般犹豫,甚至起义之后,也曾深深陷入苦恼。

学习八路军,人称“七路半”

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中,颇有些走捷径当官的人物,或留洋镀金,或老蒋提拔,但傅作义却身经百战——他是打出来的将军。

傅作义,山西荣河人,15岁进入太原陆军小学,第二年就遇上辛亥革命,于是剪掉辫子,作了起义军学生排排长,还试图谋刺袁世凯;20岁,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23岁从军校毕业,在阎锡山的晋军担任排长、连长、营长,参加了第二次直奉战争;一年之内,从团长升到师长,从上校升到中将,成为晋军名将。

1927年,晋军转向支持北伐军,又向奉军进攻,傅作义师奔袭奉军重镇涿州。奉军全力反攻,晋军被赶回山西,傅作义的涿州成了孤城。面对军校老师的劝降信,傅作义答:“老师教授我们的学科中,从来没有投降一门。”傅坚守涿州三月,名动全国。

抗日战争,傅于绥远任第七军团总指挥,响亮地提出“宁作战死鬼,不作亡国奴”。长城抗战、绥远抗战、平型关战役、太原守城……傅作义带兵转战18000里,作战290多次,立下累累战功。其中的“五原大捷”,更是国民党军队在抗战中首次收复失地。蒋介石特设“青天白日勋章”,第一枚授予自己,第二枚授予傅作义。

国民党高级将领总是派头极大,而傅作义却是朴素节俭,穿着同士兵一样的棉布军服,腰间扎着细皮带,人称“布衣将军”。

抗日战争中,傅作义的驻地与陕甘宁边区接壤,多次与八路军联合作战,很佩服共产党的做法。1938年,傅作义特派代表去延安,请抗大毕业生到自己的部队开展政治工作。八路军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傅作义也颁布“十项纪律”,傅作义的部队中建立了“奋斗室”,军官家属组成“眷属团”,军人子弟上“奋斗小学”、“奋斗中学”。共产党搞土改,傅作义也“整理土地”,对于地主的土地,清丈之后,限制地租;对于领主、地商开垦土地未交地价的,收归国有,永远租给佃农……

傅作义的部队学习八路军,被其他国民党部队称为“七路半”,这引起了蒋介石的警惕。蒋介石特派中统特务到傅作义部队担任政治部主任,驱逐共产党员……

国民党“中兴功臣”叫板毛泽东

抗日战争胜利后,傅作义同共产党的关系变了。

日军投降,大量地盘等待接收。八路军在前线作战,很快扩大了控制区。国民党部队多在后方,动作就慢了。蒋介石命令各地国民党军队迅速争夺地盘,这也符合傅作义的利益。时任第12战区司令长官的傅作义,率领6万多人,奔向包头、归绥……此前,中共的陕甘宁晋绥5省联防军司令贺龙已经率军包围了包头、归绥,正待进城接收。傅作义大军突至,强占两城。傅部还远程出动,企图攻占解放区第二大城市张家口。

解放军奋起反攻,贺龙所部会攻包头、归绥,但苦战多日后,弹药棉衣缺乏,不得不撤出战斗。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傅作义以善于守城著称。这次固守包头、归绥,又大长威风。此后,傅作义又在华北与解放军展开激烈争夺。1946年内战爆发,贺龙的晋绥军区、聂荣臻的晋察冀军区会攻战略要地大同,口号为“进大同吃月饼”。阎锡山部队驻守的大同眼看不保,蒋介石灵机一动,决定把大同划归傅作义的第12战区,调动傅作义解围大同的积极性。傅作义果然积极,而且颇有心计。他一方面派周北峰去解放区假和谈,一方面派部队奇袭集宁,支援大同方向。经过激烈战斗,傅军攻克集宁,共产党部队不得已撤围大同。

1946年10月,傅作义声东击西,迫使华北野战军放弃张家口。傅作义开进张家口的第二天,蒋介石就在南京宣布召开没有共产党参加的“国民大会”。傅作义风尘仆仆赶到南京,国大代表隆重欢迎,奉傅作义为国民党的“中兴功臣”。

国民党军队派系林立,蒋介石一向视中央军为嫡系,歧视地方军。傅作义出身晋军,过去颇不得志,如今纵横西北、华北,与解放军作战旗鼓相当,成为国民党公认的战将。蒋不得不把“华北剿总司令”头衔交给他。

从绥远苦寒之地进入辽阔的华北平原,傅作义踌躇满志,头脑开始发热。他自信能与“共军”决战,力挽狂澜——抗战中曾与共产党保持良好关系的傅作义,成了反共内战的急先锋,居然点名叫阵毛泽东,发表了《致毛泽东的公开电》。

傅作义“谴责中共发起内战”:“自去年日本投降,你们大举进攻绥包,放出内战的第一枪……”

傅作义斥责毛泽东:“我不禁要问,是谁杀死了他们……如果他们是在你的错误领导之下逞兵倡乱祸国害民,那就是你杀死了他们,在夜阑人静时,你应该受到责备,受到全国人民的惩罚。”

傅作义教训共产党:“一个代表人民的政党,在决定政策时,无论如何,应该问问人民……人民今日最起码的要求,只是能在和平安定中活下去,绝不奢望在你们的战乱中再翻几个拼死的筋斗。”

傅作义还要替国民党招安共产党:“只要毛先生参加政府,以政府一员的资格,向政府保荐贺龙或你们任何一位先生接替我现任的职位,我不但首先衷心欢迎,并愿尽力促成。你如果不嫌的话,我自己愿在毛先生部下当一个最低级的职员,而绝对忠实的服从你。”

国民党《中央日报》全文刊登傅作义电报,大字标题是“傅作义电劝毛泽东,结束战乱参加政府”。共产党比老蒋更重视傅作义的那封公开电,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全文转载。解放军朱德总司令指示西北解放军向连级以上干部宣读。共产党也要拿傅作义电报当反面教材。

但傅作义哪里知道,为自己起草这封公开电的第12战区长官部新闻处少将副处长、奋斗日报社社长阎又文,其实是中共地下党员!阎又文得到为傅作义起草电报的任务后,曾请示组织,周恩来指示:公开电要骂得狠些,要能够激起解放区军民义愤,要能够导致傅作义部队狂妄自大。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