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战争风云 > 正文

远征军老兵当游击队司令 后坐牢5年流浪16年

远征军坦克五兄弟

核心提示: 68年前,中国远征军战车二营一辆坦克车上,五位高学历热血青年在异国他乡同舟共济浴血奋战,日本投降胜利后凯旋,5人握手一别天各一方。

m420b03252126446580c5ae153f3351d3

坦克五兄弟

本文摘自:《杭州日报》2013年5月1日第03版,作者:何欣,原题为:《远征军坦克手张廷鹏4位战友全部找到 夏良哲健在现住安徽合肥》。

68年前,中国远征军战车二营一辆坦克车上,五位高学历热血青年在异国他乡同舟共济浴血奋战,日本投降胜利后凯旋,5人握手一别天各一方。

家住杭州城南清怡花园的远征军老兵张廷鹏,今年已经九十高龄,自从前年突发脑溢血,更加日夜思念当年的同车战友:他们别后身居何处?如今是否还在人间?有生之年能否再见一面……小儿子张海俊为帮父亲达成心愿,在今年1月19日发了一条微博,为父征寻同车战友。

“当时也是没抱太大希望,以试试看的心态发的,毕竟时间隔得太久,这些老人就算健在,年纪也已经很大很大了……”张海俊说。

两个多月之后,4位当年同车战友、天各一方的老人,通过微博、网络和传统媒体,还有众多网友和读者的热心帮助,一个接一个发现了线索并最终确认下来。

“如果只是在几年前,这都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微博和网络的力量太大了!”4月20日,张海俊又发了一条微博,这一次是表示感谢的:

自1月19日发布“寻人启事”以来,承蒙大家厚爱,经网友、媒体、关爱老兵网组织、各校友组织、社会各公益组织志愿者等等力量的不懈努力,家父同车兄弟现已全部找到,三人已故,一人健在,感叹微博力量,感动人间真爱,为此拜谢所有顶过此帖的朋友们、兄弟姐妹们!

寻找到这些远征军老兵的过程,以及他们后来各自走过的人生经历,又是一个个丰富精彩令人唏嘘感叹的故事。

王会期

4个战友中,最早确定下落的是王会期。他又是同车5兄弟中生活最孤独的一个,晚景也颇为凄凉。

张海俊寻人微博发出不久,一位姓王的网友主动联系。这位王先生和王会期同是湖南娄底双峰县蛇形山镇恒东村人,父亲生前和王会期关系很好,两家往来多年。

王会期是张廷鹏最要好的朋友,同车5个战友里,他去世最早(1995年),晚景也最为凄凉。

王会期是湖南邵阳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是家中独子,一表人才,清华大学政法专业高材生,在校时与一个女同学感情很深。从印度战场回来几年后患上了肺结核,那时此疾几乎等同绝症。王会期生怕自己的身体拖累女孩,断然拒绝了这份感情。这位曾经的清华高材生、远征军坦克副驾驶后来多年都是双峰四中一位极受学生欢迎的英语教师,他一生孤身一人,把全部精力都花在教书和学生身上,一直住在学校一间宿舍平房里,直到1995年因病去世。

夏良哲

张廷鹏寻找的4位战友当中,最后一个找到的是夏良哲,也是唯一还健在的一位。

当其他三人都有下落之后很久,夏良哲还是没有确切消息,线索只有南京大学档案馆里找到他就读时的《学籍表》,另外还听说他大学毕业后去了安徽,在水利系统工作。

张海俊后来又发了多条微博求助。

“与我父亲为同一战车的生死兄弟,现在其余3人下落均已找到,就只差您了。求扩散,叩谢!”但是始终没有回音。

他又委托南京《扬子晚报》记者陈婧帮忙打听,陈婧四处查找,很多线索都断了。后来终于通过一本中央大学老校友通讯录,联系到一位知道夏良哲的老人,他说夏良哲后来改名夏慕禹,退休前是安徽滁州水利局局长。

86岁的夏良哲现在住在滁州水利局大院里,退休生活安排得很丰富,每天早起先喝一杯蜂蜜水,用放大镜看完报纸,打太极拳,种种花,尤其喜爱唱歌,每天都要练练嗓子。

夏良哲从战场回来后,参加了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后来为了安全,他应组织要求,把名字改成了夏慕禹,取了“大禹治水”的寓意。他常年在安徽的水利工地负责具体业务,滁州市很多水库都是他当年负责修建的。

在陈婧的帮助下,夏良哲和张廷鹏两个老战友时隔68年后第一次通上了电话。后来,张海俊还专程跑去安徽滁州,看望了夏良哲,在自己住的宾馆里,让两位老人通过视频看到了对方,两个老人那一天非常开心。

张海俊说,今年7月,父亲要过90岁生日,当夏良哲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地说,那天你们不请我,我也要到杭州来的!

张练斋

4个老战友里,张练斋是最早得到线索的,却是最晚确定下来的一个。

快报第一篇报道《家住杭州的90岁远征军老兵寻找当年浴血奋战的兄弟》刊出10天后,一位12岁的小学生匡利民打进电话说:你们要找的张练斋,是我爷爷在游击队时候的司令员。匡利民的爷爷匡宗帝当时正住在杭州大关女儿家里,他是一位湖南籍抗战老兵,他说自己解放前起义参加共产党游击队,那时游击队司令员就叫张练斋。

这位游击队司令员张练斋,究竟是不是张廷鹏的老战友?

直到前不久,张海俊和吴缘专门跑去湖南祁东,找到张练斋的儿子张望明,并从他手里拿到了一本《张练斋回忆录》。约10万字的回忆录工工整整抄在厚厚一叠白纸上,封面是用旧挂历做的,醒目位置写着“凡我子孙必读一遍”八个字。回忆录写于1993年春,共约十万字,张练斋花了将近一年时间,详细记录了自己坎坷而传奇的一生。

“在这之前,我一直不确定这个游击队司令员是不是我父亲的老战友,直到我看到回忆录才确定无疑,因为里面详细地记录了他们在印缅战场上的经历,多次提到我父亲张廷鹏,还有王会期和夏良哲的名字。”

张练斋的命运最是传奇,他当过游击队司令员,又含冤入狱整整5年,当过小学代课老师,进过麻风病院,后来四处流浪,捕蛇为生……

曾承策

4个兄弟里距离最远的是曾承策,他在1949年内战结束后去了台湾,后来定居美国。

找到曾承策,先是一位杭州老太太提供线索,自己有个亲戚叫曾承策,参加过远征军,十多年前从美国得克萨斯发来信件。根据信件上的地址,《博客天下》女记者陆嘉宁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附近的华人论坛上发了求助帖,一位华人师江鹏和一位大学在读博士吕斯轩几乎同时看到,吕斯轩攻读法律,他拥有访问美国公民信息库的便利,检索后结果很快就找到曾承策的信息。而师江鹏在华人圈朋友众多,通过查阅房地产记录,找到了曾承策的女儿在得克萨斯州的住址。

曾承策夫妻养了5个子女,如今全都在美国和加拿大定居,女儿曾美美在美国开诊所后把父母接去美国定居,2009年,曾承策在美国去世。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