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诞辰

核心提示: 在2568年前的今天,前551年9月28日 (农历冬月初十),孔子诞辰。

在2568年前的今天,前551年9月28日 (农历冬月初十),孔子诞辰。

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距今已2568多年)(距今已2568年)(农历八月廿七)~公元前479年4月11日(农历二月十一)名丘,字仲尼,春秋鲁国人,汉族,英文:Confucius。生于鲁国陬邑昌平乡(今山东曲阜市东南的鲁源村)。逝世后葬于曲阜城北泗水之上,即今日孔林。孔子是春秋末期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的派创始人。

孔子的弟子有哪些?

孔子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其中在德行方面表现突出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在语言方面表现突出的有宰我、子贡;办理政事能力较强的有冉有、子路;熟悉古代文献的有子游、子夏。在孔子的弟子中,有不少人都干出了一番成就,对于当时政治,尤其是对于孔子思想的传播,对于儒家的形成和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孔子最杰出的弟子应该是谁?

前几天去了地方上一个颇有点名气的孔庙里游览,看到在大殿里摆着5座塑像,正中是孔子,左边是颜子(子渊)和子思,右边是曾子(子舆)和孟子,大概也可以叫“五贤祠”了。“亚圣”孟子、孔子孙子子思(他也是孟子老师)倒还罢了,其地位不可摇撼;可孔子的七十二大门徒里,放了两位(子渊、子舆)而竟没有子贡,很让我为他鸣不平。

其实大家都知道,子贡(前520—前456)即端木赐,才真正是孔子最杰出的弟子,他在学问、政绩、理财、经商、道德等方面的卓越表现有目共睹、有耳共闻。故其在当时的名声、地位青云直上,甚至超过了他的老师孔子。可为什么到了后来,直到今天,他的名声、地位反倒不如子渊、子舆、子路、子蹇等人呢?(就像杜甫,曾经许多年里,其地位和评价一直高过李白;但后来却很奇怪地竟不如李白了。)实在蹊跷得很。我分析不出原因来,只笼统地称之为历史上的“残缺美”吧。

在孔门七十二贤之中,子贡素来被列为最前茅的几位之一。首先,他被列言语科优异者,孔子曾称其“瑚琏之器”;利口巧辞,善于雄辩,且有干济之才,办事通达。曾任鲁、卫两国之相,为孔门弟子中首臣。又善于经商之道,曾行商于曹、鲁两国之间,富致千金,亦为孔门弟子中首富,甚至被称为“中国古代十大富豪之一”。相传孔子病危时他未赶回,觉得对不起老师,别人守墓3年离去,他却守了6年。

子贡与孔子最得意、最著名的弟子子渊(颜回)相比,到底哪个更强一些?世人其实有目共睹。就政事而言,子渊要交白卷;子贡则贵为两国之相。就生存能力而言,子渊连生计也几乎维持不下去——《论语》说他“屡空”,看来断炊的事情亦经常发生;而子贡却是“家累千金”——方今之世提倡发展经济,比起“君子固穷”、“安贫乐道”、自命清高的子渊来,善于经商理财、富甲天下的子贡更值得推崇。论彰扬其师美名,子渊更没有子贡那样的巨大能量;且孔子去世后,别人都是为先生守墓3年,而子贡竟守了6年;当有人侮辱孔子时,仍是子贡在为先生美言。

当孔子遇危难、遭险恶时,总是子贡挺身而出,突显其大智大勇。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曾困于陈、蔡,绝粮数日,情形十分危急。众门徒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百无一用是书生”。正是子贡一人毅然自荐,单枪匹马冲出重围,寻求援助,出使楚国,“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

无论从哪方面而言,子贡无疑是孔门弟子中最为杰出者。难怪司马迁在《史记》里,对孔子众门徒的描述,于子贡用的笔墨最多、评价也是最高的。

尽管子贡如此优秀,但他在孔夫子面前却表现得非常谦恭。据《论语·公冶长》里记载,孔子问子贡:“汝与回也孰愈(谁更强些)?”子贡却相当有涵养和胸怀,他说:“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

叔孙武叔是鲁国的一位大夫,他有一天在朝廷上对众臣僚说:“子贡比仲尼(孔子)更贤德。”后来,大夫子服景伯把这些话告诉了子贡。子贡却谦虚地说:“若拿围墙来作比喻,我家的围墙只有齐肩高,而老师家的围墙却有几仞高(古时7尺为一仞)。如果找不到门进去,就看不见里面宗庙的富丽堂皇,及房屋的绚丽多彩。而能够找到门进去的人,世上并不多见。叔孙武叔那么讲,不是很正常吗?(因为他也没找到门进去。)”

叔孙武叔又毁谤仲尼。子贡说:“这样做是没有用的!仲尼是毁谤不了的!别人的贤德好比丘陵,还可超越过去;仲尼则好比太阳和月亮,是无法超越的。虽然有人要自绝于日月,可对日月又有什么损害呢?只是表明他不自量力而已。”

再后来,鲁国另一个大臣陈子禽也对子贡说:“您太谦虚了,仲尼怎么能比您更贤良呢?”子贡说:“君子的一句话,既可以表现他的智识,也可以表现他的不智,所以说话不可以不慎重。夫子的高不可及,就像天空是不能顺着梯子爬上去一样。夫子如果得国,那就会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教百姓立于礼,百姓就会立于礼;引导百姓,百姓就会跟着他走;安抚百姓,百姓就会归顺他;动员百姓,百姓就会齐心协力。夫子其生也荣、其死也哀,我怎么能赶得上他呢?”

一个当老师的,若是有个对自己这样谦恭、这样敬重、这样维护、而又非常优秀的学生,岂不是非常幸运、非常幸福?同样,一个当学生的,若是在自己的老师面前如此虚心、礼让、低调、维护,又岂不是非常高尚、非常可贵?

正以为子贡是孔子最杰出、最高尚的弟子,所以我为人们(包括孔子本人)给他的地位和评价不够公正而鸣不平。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孔子 诞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