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岸英看不惯江青:你不照顾爸爸 你就赶紧滚

1949年毛泽东和长子毛岸英(右二)、儿媳刘思齐(右一)、女儿李讷在北京香山,左一为江青。(资料图)

1949年毛泽东和长子毛岸英(右二)、儿媳刘思齐(右一)、女儿李讷在北京香山,左一为江青。(资料图)

毛岸英,因为他是毛泽东的儿子,他便有机会接触到许多大人物和特殊人物,季米特洛夫、周恩来、彭德怀、林彪等。也正因为他是毛泽东的儿子,他没有特权,就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乃埋骨异国。本文摘录《见证毛岸英》书中毛泽东等亲人口述回忆毛岸英的部分内容,此书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金振林。

张琼的回忆1950年“八一”建军节的晚上,在中南海。大家吃了晚饭以后,走了。张琼于1979年3月23日,在上海山阴路2弄5号家中离鲁迅故居不远,向笔者回忆三十年前的一幕。

毛主席与刘少奇都住在中南海,中间只隔一条马路。

毛主席说:“现在天亮了,我们要办公啦!”

毛泽东长期养成的习惯,白天睡觉,夜晚办公,这是战争年代就形成的,结果,其他中央领导同志也“客随主便”,把“日夜颠倒”。不过,像周恩来、刘少奇,一些具体的日常事务,不能让人家“半夜上门”,总是累的多,睡的少。

张琼有些着急,她还没见到岸英呢,当时岸青还在苏联。

毛泽东讲:“明天见他,我和少奇,随你住那一家。”

张琼有些失望,直率地说:“明天?明天我要办公啦!”

毛泽东与张琼是老熟人,又是开慧的同学,破例叫一个人把儿子岸英、侄儿毛远新喊来,朝张琼指了指说:“朱妈妈!”

岸英喊了一声朱妈妈,可调皮鬼小豆子毛远新不仅不喊人,还反问:“猪妈妈?为什么不叫狗妈妈呢?”

毛泽东很生气:“对大人没大没小的,不懂礼貌,给我站在墙边上。”毛泽东给小豆子罚站,张琼说:“细伢子,懂什么,玩去吧!”

“我问岸英:弟弟身体好不好?他说:‘在苏联治病,三弟岸龙走时发烧,组织上接去了,找不到了。”张琼回忆说。

毛泽东对岸英挥挥手:“你去你去,给朱妈妈到杯茶。”岸英倒了一杯茶,跟张琼打个招呼走了。想不到这是与张琼的最后一面,三个多月后,在朝鲜牺牲了。

毛泽东说:“我跟你讲,这孩子蛮可怜的,锻炼一下也好,住在牧师家里,牧师有大老婆小老婆,大老婆没地方出气就打小鬼,小鬼宁可饿死也不在他家里,后来就住在庙里。组织找到他们,岸青闯祸啦。”

那一段张琼很熟悉:“组织上买他的报纸,报头好凶的。”

毛泽东讲:“卖不掉呀,岸英要读书,买一本字典,卖了报就学习,钱就紧张,岸英早饭不吃,中午吃个大饼,省下来买字典。有时报纸卖不出去没饭吃。岸青卖到十一点,报也没卖几张,就在电杆上写‘打倒帝国主义!’。正好法国巡捕‘三道头’(袖上有三道金边)见到,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岸英把他背到庙里,大家用些姜汤治了,好一些,从此神志不清。”

还有岸龙的下落,毛泽东讲不清楚,他说:“问恩来晓得,组织上派人找过。”谈判时,周恩来住上海思南路,派人去找,连家都没有。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