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胡耀邦谈“耳朵认字”:荒谬笑话党报居然发表

(图片来源:北青网)

正当耳朵听字事件如火如荼的时候,事件突然发生了转折。1979年5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陈祖甲《从“以鼻嗅文”到“以耳认字”》的文章。18日,叶圣陶《关于耳朵听字的新闻报道》在《人民日报》发表。这两篇文章对“耳朵听字”进行了有力地抨击,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人民日报》文章成为“耳朵听字”由热到冷的转折点

陈祖甲和叶圣陶文章的大背景是《四川日报》关于唐雨的报道,小背景则是中共中央宣传部《宣传动态》上的两篇文章。

中共中央宣传部发表《未经科学鉴定的奇事不宜宣传》说:“对此奇闻,很多人都表示怀疑。我们认为,即使确有其事,在未作出科学鉴定之前,如此公开宣传,也是不妥当的。这种宣传,徒然增加人们的迷信传说和助长各种离奇的谣言呓语的流传,对我们的事业没有任何好处。类乎这样的事,过去也曾发生过,事后证明都是不足信的。我们应当记取教训。”

1979年4月24日,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胡耀邦对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信访简报《揭穿“耳朵认字”的骗术》写了批语。批语称:

“穆之、井丹、绩伟、曾涛、香山同志一阅。所有表演过这出丑戏的小孩都没有罪。地县委居然轻信,党报居然发表,在向四个现代化进军声中,居然出现这样荒谬绝伦的笑话,并由此推想各条战线上必然存在的能同这种笑话相比美的事情,我们该要警惕啊!该要努力联系实际解决一些问题啊!”

《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见批示后,叫陈祖甲写了那一篇文章。

陈祖甲在文中援引了《聊斋志异》里一个叫《司文郎》的故事,说一个瞎和尚能用鼻子判断文章的优劣,无论什么样的文章烧成灰烬,经他一嗅,便见分晓。是好文章,就像闻到奇花异草,馨香扑鼻,沁人肺腑;如果碰到坏文章,瞎和尚则会恶心,“向壁大呕,下气如雷”。但这都只是传闻的功夫,真正检验时,常常出错,一些坏文章常被瞎和尚嗅成好文章,使作者金榜题名,写好文章的人反倒落了第。

陈祖甲以“聊斋”故事来类比用耳认字。他说:“科学常识告诉我们:写的字只能反射可见光,决不会发出什么声音,因而只可用眼看,不能用耳朵听。”文章还表达了“‘听’字的儿童是无辜的”,不要“被那些荒诞无稽的事分散了精力”之类观点。

1979年5月28日,《四川日报》编辑部向省委宣传部作了自我批评。此后,四川省委宣传部又向中宣部作了自我批评。

就这样,1979年3月11日公开见报的“以耳认字”历时还不足百天。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