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31年中共面临的灾难:党内分裂致使叛变成风(3)

就在中共中央公开要求所有反对四中全会的党员干部“回头”之际,罗章龙等又公开散发了他们秘密印制的《力争紧急会议反对四中全会报告大纲》的小册子,宣称“中央的领导在政治上组织上早已完全破产”,必须“根本上废除他”,号召举行紧急会议以挽救党所面临的严重危机。

事至于此,在远东局的支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月27日开会通过了开除罗章龙中央委员及党籍的决议,宣布开除罗章龙的中央委员及其党籍。同日,中共中央还同时开除了王克全的政治局委员及中央委员,并对其他有类似分裂行为者施加同样严厉的处罚。

显而易见,中共组织上的分裂未能避免。在中共中央通过开除罗章龙等人的决议后,罗章龙、史文彬、林育南、韩连会、袁乃祥、张金保等就在1931年1月31日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非常委员会”,以史文彬为总书记,林育南为秘书长,罗章龙为组织部长。尽管他们专门去信莫斯科,要求纠正米夫的错误决定,寄希望于共产国际能够予以理解和支持,但结果注定是不可能的。而他们的别树异帜,分庭抗礼,也因失去了莫斯科的经费帮助和其他各种物质基础,而断难延续与发展。

但这一分裂行动对中国党,特别是对党在工人中的工作的打击,仍旧是惨重的。各地及各工会中参加分裂的非常委员会活动的党员干部人数相当多,因此不得不杀鸡儆猴,在各地、各党团都先后开除了众多进行分裂活动的骨干党员干部。如河北省就有张金刃、韩连会等一批干部积极参与非常委员会的活动,并组织了河北省紧急会议筹备处。2月6日,新成立的中共河北临时省委通过决议,解散分裂党的筹备处组织,要求河北全党反对张金刃、韩连会等人的分裂活动。18日,鉴于张、韩等宣布立即筹备河北省紧急会议,意图成立第二省委,河北省委不得不做出决议,开除张、韩等人党籍。后分裂的筹备处停止活动,是因为被国民党破获,十余名主要干部被捕所致。

这时候,陈独秀等人也在托洛茨基的支持下,集合起中共党内赞同托洛茨基主张的四个小组织,宣告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在5月初召开的代表会议上,陈独秀、彭述之、郑超麟、王文元等被推举为中央常委,整个托派组织有党员三四百人。他们中绝大多数虽然都被中共开除出党,但多半仍旧自视为中共党员,只是他们自认是中国共产党内的一个反对“左派反对派”。这个组织同样在上海、北平等地中共党、团及工会系统中有着不小的影响与作用。而它同样是被国民党的特务及警察机关消灭的。中国托派党组织刚刚统一不久,就被国民党接连三度破获。1932年10月15日,陈独秀、彭述之等也被捕入狱。

除了组织上的干部损失以外,因为众多基层干部站到了反对派一边,所以极大削弱了中共在各大中城市中的基层工作力量。仅上海一地,据2月底的统计,赤色工会会员数就已经从1930年的大约2000人,骤减到只有513人了。随之而来的思想混乱,工作情绪低落,更使相当一批干部感到苦恼和无出路,于是自首叛变之风平地而起。4月25日,多年负责中共中央保卫及特务工作的政治局委员顾顺章被捕后叛变,迫使中共中央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无法从事正常工作。6月20日,中共党的总书记向忠发居然也被捕变节,以至中共中央又有将近五个月时间几乎陷于半瘫痪状态,所有在上海活动年限稍长的中央负责干部,最后都不得不全部撤离或转移。

来源:环球时报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