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邱会作告丁盛:江青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施工“老虎洞”

我所在的一二四师是甲种战备值班师,我那时是该师下属三七O团三营八连指导员。我们师从1970年就开始在“支左”(编者注“文化大革命”中,工人和人民解放军支持当时被称为左派群众组织的行动)中增加了国防施工的任务。我们团参加的“七·五工程”在广州白云山脚下,那里是军区战时的指挥所,已建了多年,有些陈旧,现在要扩建。这项工程属于绝密,虽然任务很急很重,但只许部队参加施工,干起活来非常累,星期天也不能休息。

1971年春节刚过,我的连队接到命令,到一处名叫“老虎洞”的地方执行任务,为一处刚建好的独立房子的外围架设铁丝网。那是一座平房,建筑面积约六七百平方米,房子背靠白云山,房后几米远就是80度的山体陡坡,房前有个小院,房子的墙体是青灰色的,如果不走近它,很难发现。

架设铁丝网本是工兵做的事,由我们步兵连承担,不仅专业工具少,而且没有经验和技能。好在总长度只有400多米,大家可以边干边学。

任务完成后,团里又让连队在这里继续做防空隐蔽工程,并担任警卫。“防空隐蔽”就是在那座房子附近和院子里种树种草,使之从远处或是后面的山上看,与周边丛林草木环境近似,不易被发现。

我负责组织施工和警卫工作。房子只有一层,但比一般住房要高许多,宽大的双层玻璃窗,长长的走廊,厚重且密闭效果很好的大门,和广东当地的房子不一样。我想来想去,觉得像北京西山军队领导住的房子,再细细地看,发现和北京毛家湾林彪的住所更相似。

全团都为“七·五工程”紧张施工,我们连却在这儿搞绿化、当警卫,太轻闲了,我有点不愿意。团政委看出了我的心思,找我谈话,说这是军委主要领导到广州时居住的房子,要忠诚可靠的人来完成任务,团里考虑再三,才决定选我。

3月初,在室外绿化的同时,开始布置室内。军区一个管理科长带着一批人进驻到院子里的偏房,有炊事员、服务员、内勤和花匠。那几名女服务员,一看着装就知道是军区接待部门为首长服务的。凡是要搬重东西,一律叫我派战士去,帮帮忙不算难,可是战士回来诉苦,说摆放东西时总是要求他们变来变去,被指手画脚吆喝,累了不算,还遭训斥。战士每天和泥土打交道,一天下来浑身上下都是烂泥,可是院子里有自来水的地方只有那所房子厨房外的一个棚子里,人一多就把周围地上搞得到处都是水。管理人员就骂战士,双方时常发生口角。我找到那个科长,不许他训斥战士。他很恼怒,说你一个小小的连指导员敢影响我们的工作?我不客气地说,你敢把我的战士不当人,就不再让他们给你帮忙。他连声说反了反了,要反映到我们师,处分我!

一天中午,我接到师部一个电话,说军区办公室通知,指名叫我下午6点前准时到某地去有要事,要绝对保密。我感到好笑,因为通知的地点就是我们连警卫的那所房子。下午,我按时到了,被领进餐厅,里面摆了两桌酒席。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空军政委、司令员吴法宪坐在主桌,广州军区司令员丁盛、政委刘兴元等军区首长围坐在旁边。

席间,听他们说,这是为林彪副主席修的一座房子,过去他来广州时住过的房子太破旧,不好用了。从吴法宪的口气中听得出,林彪、叶群并不知道此事。林彪不许专门为他修房子,在外地都是住老地方。

军区领导还提到,他们正在修建另外一个工程,是更好更大的房子。吴法宪看上去并不知情,因为军区首长强调,那是中央办公厅汪主任(编者注指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汪东兴)布置的。

吴法宪说这事全听汪主任的,他叫你们怎么办就怎么办。

那天以后,那个科长对我不仅很客气,还特地打开了房子后面工作人员用的一处卫生间,劳动一天下来的战士可以在那儿洗一洗。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