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共和国十大元帅大多出生贫寒 都是中央军委委员(4)

在不同时期,中共中央军委也是不断变化的:包括1924年12月12日成立中央军事部,1930年3月成立中央军委,1930年9月成立中央苏区军委,1931年1月成立中革军委,1949年10月19日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1954年9月28日成立中央军委。

最早参与军委工作的元帅是聂荣臻,他于1927年5月担任中央军事部参谋长。

入选军委最早的元帅是聂荣臻、刘伯承、叶剑英,均于1930年3月入选中央军委。从这届军委开始,中共中央正式决定中央军委为全国最高军事指挥机关。

入选军委次数最多的元帅是叶剑英,从1930年3月成立的中央军委,直到授衔前的1954年9月再度成立的中央军委,历届都入选,十帅十将中仅他一人。

入选军委次数最少也是最晚的元帅是罗荣桓,1954年6月进入中央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并增补为军委副主席,当年9月第一次入选中央军委。

军委中任职最高的元帅是朱德,1931年、1934年两届中革军委主席。

人们对十大元帅的称谓也有所不同:一般称朱德、彭德怀、贺龙、陈毅为“老总”,称林彪为“总”,即“林总”,称刘伯承、聂荣臻、罗荣桓、叶剑英、徐向前为“帅”。

十大元帅的伤病及遇险情况:朱德未见负伤记录,但在1928年初湘南起义前夕一次与土匪的遭遇战中被包围,朱德急中生智,抹了一把灶灰在脸上,等敌人冲进屋时,朱德称自己是伙夫,敌人问部队往哪里撤逃了,朱德指着相反的方向引开了敌人。还有一次是1929年任红四军军长时,在寻乌遇敌,朱德脱身不得,他急中生智把随身带的银元和纸币往地上撒,遂躲开敌人的追杀。刘伯承在1916年3月攻占丰都之役中右眼中弹致残。贺龙在1939年4月的齐会战斗中遭日军毒气弹袭击而致中毒,后经抢救而脱险。罗荣桓在1943年初因操劳过度,身患严重的肾病,1946年初被确诊为肾癌。林彪于1938年3月在行军途中被阎锡山的晋绥军哨兵误伤,子弹从他的前胸打入,洞穿了右肺叶,并擦伤脊柱神经,留下了交感神经受损的后遗症,因而导致他对冷热的敏感。陈毅于1934年在兴国老营盘战斗中身负重伤,未能长征,1936年寒冬又身负重伤弹尽粮绝,在生死关头最危险的时刻获救。徐向前负过三次伤,1948年打太原战役时因病重而不能指挥战斗。

毛泽东对十大元帅的点评独到,赞誉特别

本应该作为开国大元帅的毛泽东,对十大开国元帅的考语、点评,眼光非常独到,赞誉也很特别:

称朱德是“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自从井冈山会师后,朱德就成为解放军偶像级的人物,各个时期担任总司令,与毛泽东的配合相当默契。朱德宽和忍让、纯朴谦逊、忠厚绵长,毛泽东对他赞誉有加。

称彭德怀是“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彭德怀性格刚烈,疾恶如仇,而且有些特立独行,但打天下绝对是猛将。在战争年代,毛泽东就是依仗彭德怀这样的“大将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称林彪是“这个娃娃堪当大任”。朱毛在井冈山会师时,毛泽东看见一个娃娃模样的军人在给部队讲话:“其实这个土匪,那个军阀,只要有枪,就有一块天下。我们也有枪,也能坐天下!”毛泽东得知这个人是指挥部队在敖山庙、耒阳城打了胜仗的林彪营长,于是感慨道:一般的营长也只是领兵打仗,没什么政治头脑,而面前这个娃娃营长却满是“红色割据”的道理,与自己的主张完全一样,今后堪当大任。后来,毛泽东始终对林彪钟爱有加,识才善用,使林彪始终是同级别军事首长中最年轻者,这种时时提携、指点,是日后林彪成为纵横中国的杰出军事指挥员的重要因素。

称刘伯承是“一条龙下凡”。红军长征途中,前有金沙江天险,后有数十万追兵,许多人都担心部队过不了江,毛泽东则风趣地称赞刘伯承是“一条龙下凡,肯定能让我们渡过天险长江的”,对刘伯承的才干深信不疑。

称贺龙是“红二方面军的旗帜”。毛泽东在三湾改编时曾以贺龙“两把菜刀起家闹革命”的例子鼓励起义军,到陕北后又称他是“红二方面军的旗帜”,可见对贺龙的器重。

称陈毅“是个好同志”。“文革”中,一次红卫兵批斗陈毅时,陈毅先发制人,掏出“红宝书”说,请翻到《毛主席语录》第某某页,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陈毅是个好同志。台下一片哗然,都在翻“宝书”但没有找到。在一旁的周恩来作证说,确有此话。于是陈毅过关。1972年1月陈毅不幸逝世,极少参加党内同志追悼会的毛泽东亲自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这是毛泽东参加的最后一个追悼会。可见对昔日老战友的尊重和怀念。

称罗荣桓是:“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罗荣桓是第一位逝世的元帅,毛泽东十分悲痛,并把悲痛化作成一首悼诗,以寄托对老部下的哀思。这既是对罗荣桓的高度评价,也是对广大政工干部的肯定。

称徐向前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西路军失败后,徐向前只身回到延安,毛泽东不但没有责怪,而且亲自接见,百般抚慰。毛泽东深知徐向前对党的忠诚。他记得徐向前在红军最困难的关键时刻说的“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那句话。因此,毛泽东在徐向前最困难的时刻,说出了感人肺腑的安抚和鼓舞的话,这也是对广大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的安抚,表现了一个领袖人物的胸襟。

称聂荣臻是“五台山,前有鲁智深,今有聂荣臻,聂荣臻就是新的鲁智深”。抗战期间,聂荣臻创建了晋察冀根据地,并使之发展成为一块模范根据地。对此,毛泽东甚感欣慰。解放战争中后期,毛泽东一直在晋察冀根据地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所以对聂荣臻褒奖有加。

称叶剑英是“吕端大事不糊涂”。毛泽东借北宋重臣吕端的美誉来评价叶剑英。长征途中,红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张国焘野心勃勃,想加害毛泽东,幸亏叶剑英及时报信,在关键时刻挽救了红军。对叶剑英的睿智和才干,毛泽东十分欣赏。

1955年9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元帅衔的上述十位高级将领,又称十大开国元帅,不愧为彪炳史册的军事家。

来源:党史博览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