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为罗瑞卿罗织“十罪状”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删去“最高最活”成了罗的罪证

《罗瑞卿传》由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批准撰写,历时八载,在采访一百多位罗瑞卿老战友和知情者、查阅大量珍贵文献资料基础上,以严谨平实的文笔真实地再现了罗瑞卿大将为建立新中国出生入死的战斗历程和为我军的现代化、正规化做出巨大贡献的光辉人生,也如实反映了他在“文革”中的悲惨遭遇。

  林彪借总结讲话突然发难

1964年5月初,罗瑞卿回到北京,继续出席作战会议。不久,林彪也回到北京。

在作战会议期间,罗瑞卿经常到林彪处请示工作。一次,他告诉林彪,与会人员希望毛主席接见,但主席不在京,他建议请在京的中央常委接见一次。林彪同意。罗问林能不能去,林彪摇摇头,“身体不好,不见了。”但是,5月19日接见前林彪却突然到场。

接见即将结束,刘少奇已经宣布散会,林彪突然站起来说:“少奇同志,我还要讲话。”接着便讲了一通,批驳了那三位组长的发言,最后他说:“作战会议我不讲话了,要讲,让杨成武他们去讲。”罗瑞卿讲不讲,他只字未提。

作战会议定于5月底结束,结束前与会人员建议由罗瑞卿作总结发言,这一信息已登载在会议简报第63期上。5月25日,林彪看到这期简报后立即指示:

作战会议只能以主席、中央常委和会议多数人的意见和会议文件作为结论,不准任何个人以总结的名义讲话。元帅、总长和副总长都可以发言,会议上不能散布个人做结论的空气。如果散布了,要当众宣布收回……63号简报,关于罗总长做总结发言的提法不对,要具体进行的问题,以后可以逐步用军委常委或军委办公会议的名义发出指示。

林彪的秘书立即将此指示用电话通知罗瑞卿的秘书。当晚,罗瑞卿一回到家就看到林的“指示”。这时,叶群来电话了:“总长,今天下午我有事去总后,就出了这个事。一○一(林彪代号)发了大脾气,把两个孩子都吓坏了。现在,他已经睡了,我又不能出去,请你到我这儿来谈谈。”

罗瑞卿立即登上汽车来到毛家湾。他刚坐下,叶群便指着她的儿女故作正经地解释:“深更半夜,我们两人谈话不方便,只好把他们两个也叫来。”她接着说:“下午他可是大发脾气呵!站在电话边要秘书把他说的一个字一个字记下来并且看着秘书同各处打完电话。我回来后,一听说这事,连忙向他解释,并不是你自己要做总结发言,那天我在场嘛。大家推了半天,是大家要你作的……”

叶群继续说:“4月份你说来看他,到处放风,就是不来。5月份,亚楼同志刚死,刚刚作了通气的规定,又出了干部评级定薪的问题。干部的事情,他林彪要负责呀!”

所谓干部评级定薪,是指高干的评级定薪,总政搞了文件和一个名单,呈送林彪和罗瑞卿。罗已阅,让总政副主任徐立清请示林彪。叶群答复:一○一身体不好,名单不看了,汇报也不听了,军委办公会议讨论即可。军委办公厅主任萧向荣在办公会议讨论后即将文件和名单上报中央。叶群收到中央办公厅送来的文件后立即打电话责问:“刚刚规定了的要通气,为什么又不通气?这样重要的事,为什么不经过林就送中央?”后来,在6月3日召开的军委办公会议上,罗瑞卿承担了责任,徐立清作自我批评,也说明了叶电话答复的情况,但叶群却不认账了。

叶群接着说:“今天这件事不要扩大,公开是不利的。我已把所有电话记录追回了,并交代秘书任何人都不准讲。”罗瑞卿不接这个话茬,而是问她:“我怎么过关?”

叶说:“由我来转弯,说服他不要公开此事。我说好后,通知你来。你见了他,不要再提此事,就报告你要去作战会议发言,准备讲什么,问他有何意见。但不要讲是总结发言。”

罗瑞卿点点头,答应照办,便起身告辞。回到家,他憋了一肚子气,便对郝治平说:“一个国防部长、一个总参谋长,她叶群夹在中间算是怎么回事!”

  叶群不伦不类将林、罗比作贾宝玉林黛玉

第二天早饭后,叶群给罗瑞卿打电话说:“通了,按昨天晚上说的办。”叶又对郝说:“你也来吧。他们两个男的干巴巴的,谈不好又谈崩了。你来,你来,你一来气氛就不一样了。要是出事,也好缓和一下。”郝治平很不情愿地答应了。

罗瑞卿夫妇到了林家,林彪和叶都出来迎接,林彪脸色很不好看,他同罗瑞卿握了握手,便招呼罗坐下。罗瑞卿即按叶群昨晚所说,只谈要到作战会议作一个发言的事。最后,罗瑞卿请他指示,他说:“去讲一次好,就照这样讲。”

林彪和罗瑞卿谈话时,叶群将郝治平让入另一间会客室,对郝说:“一○一脾气坏得很,他只同自己最亲密的人发脾气。总长就是他最亲密的人。他们就像是《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太好了,所以就常常发生‘不预之隙’,所以就是又要吵,又要好。”

叶群谈兴正浓,又造谣说在解放战争时期林彪如何分了一半功劳给罗荣桓。她见郝治平对这一话题没有兴趣,又说:“你们为什么不送点东西给我们呢?”郝有点茫然:“没想到什么合适的东西呀。”叶群说:“就是送张孩子们的照片也好嘛!”郝治平答应了。叶群又提议到院子里走走。这时牡丹、芍药正在盛开,叶群剪了一些花朵,过了会儿罗瑞卿已经出来,郝治平赶紧向叶群告辞上车。叶群将花由车门送给郝治平。郝治平说:“这么好的花,你们留着看吧。”叶群说:“大家看,大家看。”郝只得将花接到手里。

当天下午,作战会议召开中心小组会,罗瑞卿在发言中指出:“过去有一个习惯,谁主持会议,最后讲几句,有叫总结发言的,有叫发言的。没有统一规定。以后是否改一下,不叫总结发言。”罗瑞卿讲的事实上是贯彻了叶群让收回的林彪的指示,第二点则是为了防止今后再发生类似林彪、叶群在高干评级定薪中出尔反尔的补救措施。

罗瑞卿夫妇回家后的第二天,郝治平给叶群送去了几张孩子的照片,叶群回电话说:“一○一喜欢极了,已将这些照片装了镜框放在办公桌上。”

  林、叶一面甜言蜜语,一面授意收集揭罗材料

在这几天,叶群每天差不多都要给罗瑞卿来两次电话,反复说:“一定要改善关系,你们过去的关系是最好的了。我同林结婚后,经常听他说,他有两个好干部,一个叫罗瑞卿,一个叫刘亚楼。亚楼同志去世了,你们两个不要凶终隙末,不要因为关系不好,而使亲痛仇快呵!”罗瑞卿被她唠叨得十分厌烦,便说了一句:“请你放心,我同林总的关系,是棒打不散的。”后来,在整罗瑞卿时,林彪、叶群便抓住这一句脱口而出的话大做文章。

为了搞好同林彪的关系,罗瑞卿又做出了几项决定。6月3日,罗瑞卿在军委办公会议上就通气问题提出:“各总部、各军兵种和各总部下面主要部的部长都可以到林副主席和贺副主席处去通气,使他们了解情况,便于他们考虑问题,并及时取得他们的指示。但也不要什么问题都到他们那里通气,要保护他们的健康。”6月10日,罗瑞卿告诉萧向荣,请他和叶群商量,“为了使一○一及时了解情况,可否每次开办公会议都请他们派一个秘书参加。”6月中旬,罗瑞卿又对他的秘书交代,让他们向各单位传达,以后不准用总长批示、指示,对主席、副主席可用(这些字样),对总长可用意见、提议、建议。

然而,林彪、叶群此时整罗瑞卿的决心看来已经下定了。早在5月20日,他们就授意自己的几个秘书联名写了揭发罗瑞卿的材料。6月间,就在叶群每天同罗瑞卿打电话说那些甜得发腻的话、呼吁团结的同时,她又授意海军政治部负责人写了揭发罗瑞卿的材料。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