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贺子珍两上庐山 与毛泽东一个半小时密谈

1959年毛泽东在江青上庐山之前,派人将贺子珍接上庐山,他和贺子珍密谈了一个半小时,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谈了些什么。1960年夏,贺子珍再上庐山,然而这次她没有见到毛泽东……

1959年中央召开庐山会议,陶铸携夫人曾志一起上了山。刚下榻,一个长途电话从南昌追了上来,中央候补委员海南岛的冯白驹心肌梗塞住进南昌医院,情况危急。陶铸和曾志赶紧飞到南昌。

陶铸到人民医院去看冯白驹,曾志听说贺子珍在南昌三纬路住,便迫不及待去探望她。曾志和贺子珍是井冈山时期的战友,也是一个被筒睡觉的“闺中密友”。1937年贺子珍从延安出走苏联后,曾志才从白区到达延安,和毛泽东住上下窑洞。她曾听毛泽东亲口说过:“我和贺子珍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十年夫妻啊!”

1947年贺子珍从苏联回国在东北工作时,曾志曾去看过她。转眼12年过去了,贺子珍还好吗?外界传言她有病,是真的吗?曾志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来到贺子珍近年长住的小院,今三纬路20号。

贺子珍看上去有几许凄凉

解放后,贺子珍名义上在华东局组织部门担任领导职务,实际上她主要是在上海延安路一座别墅疗养,没有具体工作。有时贺子珍也到哥哥贺敏学家去住一住,贺敏学刚解放时在驻守上海部队,后转业到福建任副省长。

1958年贺子珍再次来到南昌,江西省委安排她住在洪都宾馆。不久贺子珍提出想在南昌长期住下来。江西是她的故乡,这里的一切,她非常熟悉和留念。江西省当时的一些领导,杨尚奎、邵式平、方志纯都是江西人,特别是方志纯还是她在苏联莫斯科共产国际党校的同班同学。方志纯的夫人朱旦华原来是毛泽民的妻子,她的儿子毛远新当时在毛泽东身边读书。副书记刘俊秀又是她的永新小老乡,这一切使贺子珍感到非常亲切。江西省委将贺子珍的意见转呈中央获得同意。

1958年初秋,组织上在江西省委大院附近(南昌三纬路20号)安排了一处二层楼房的小院,调去了一个刚从护校毕业的女孩子卢泮云做贺子珍的随身护士。

三纬路离江西省委大院不远,闹中取静,几棵高大的梧桐将那所小院遮掩得疏落有致。小院中央一座二层楼的别墅虽然陈旧,却整理得洁净大方,透着一种气派。贺子珍一眼看上这所房子,很快和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在这里安居下来。那时候,贺子珍身边除卢泮云外,还有一位上海的医护人员叫查元清(卢泮云熟悉工作后她回到上海),一位专门做饭的五十多岁的“江西妈妈”,一位门卫赵伯。江西妈妈和赵伯都是贺子珍从永新老家带出来的。

贺子珍还有一位由江西省委组织部分派的秘书叫刘洪经,三十多岁,不住在三纬路庭院,但经常来。刘洪经当时担任贺子珍的秘书工作,只向江西省主要领导同志汇报,对江西省组织部部长都保密。

三纬路20号别墅是解放前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的房子,上下两层有上十间房间,贺子珍要求卢泮云和她住在一间房子里,房子里铺着两张小床。晚上贺子珍睡眠不好,常常半夜坐起来对卢泮云说,房上有坏人要害她,有时她还要半夜起来打“壁虎”。卢泮云性格温顺,总是揉着睡眼劝慰“贺妈妈”。1959年的贺子珍比较清瘦,春秋喜欢穿列宁装,穿戴很整洁。夏天穿着更加简单,两条短辫用黑卡卡在脑后。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