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出走后的毛泽东:看似轻松实为彷徨无奈

王逸的这段话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此文的题目为什么是“天问”而不是“问天”,因为天尊不可问,故曰天问;二是《天问》是题画诗。屈原在流放途中,见到了庙堂寺宇的壁画,触动了他的情绪,唤起了他的想象力,呵壁发问,随见随问,随书壁上,没有预作布局构思,只是题画而已。那时同情他的人,把诗辑成定本,所以文义不甚有次序。注《天问》者莫古于王逸《楚辞章句》。王逸与屈原生活的时代相距四百余年,对那个时代应该还是有印象的。故“题画”之说是有可信之处的。现代考古发现证明,楚文化中的绘画,在战国时代的确有着辉煌成就,长沙楚墓中出土有竹简毛笔,有缯书,有帛画,有彩漆雕版和其他彩绘漆器。楚帛画《妇人龙凤图》最有代表性,具有神人通天的神话意味。

屈原出身于楚国贵族,在楚怀王时任左徒,其地位仅次于大司徒,“入则与王图议国事”,对外则“出号令”,同时又能应对诸侯的使节。楚怀王很信任他,让他成为怀王的代表来“接遇宾客,应对诸侯”。楚国的内政外交,都放手让屈原参与其事。因此他在《九章·惜往日》中说:“昔往日之曾信兮,受命望以昭时”,在人们的心中成为“口含天宪”的人物。楚怀王要屈原造“宪令”,有些变法的意思,草稿未成,上官大夫靳尚“欲夺之”,屈原不给,靳尚在怀王面前谗谄屈原,怀王不明是非,怒而疏远屈原。屈原由此忧愁幽思而作《离骚》,“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屈原之作《离骚》,盖自怨生也。”

《离骚》是屈原中年的作品,《天问》则是他晚年作品。屈原被罢黜以后,楚怀王在内外政策上一再失策,多次受秦使张仪欺骗,尽管屈原反复提醒他,但始终无效。秦昭公欲会楚怀王,屈原对怀王说:“秦,虎狼之国,不可信,不如毋行。”但是怀王的小儿子子兰,不但不陈述利害,反而还劝父亲去,结果楚怀王受骗上当了,他被骗到秦国,最终死在那里,这对楚国来讲是奇耻大辱。楚怀王死了以后,顷襄王立,以其弟为令尹,这人正是劝楚怀王去秦的子兰。这样,屈原就更无立足之地了,于是他再一次被流放到江南。

对屈原在《天问》发出的一百七十二问,我们虽然难以作一个详尽的介绍,但可以从中发现屈原问难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站在受苦受难者这一边提出各种责问的,这一特点大概和屈原自身不公平的遭遇有关,所以其立足点总是站在弱者或受难者一边,为他们鸣不平。从这一角度来讲,屈原敢于向权贵挑战,敢于向一切权威的思想和代表人物挑战,是了不起的,这一点也正是毛泽东最为赏识的地方。如《天问》中围绕洪水问题,讲了尧与舜,以及鲧与禹之间的关系,这里面最不幸的是鲧,因为治水失败,被尧判了刑,舜登基后又把他列为四凶,流放到羽山,使鲧一时成为历史罪人。屈原一反传统看法,认为鲧治水失败的责任在于尧的决策,而舜对他的处罚缺乏事实根据,刑罚不当。屈原为鲧翻案,表面上是为鲧这桩历史陈案申诉,实际是为自己申诉。在《天问》中,屈原抱打不平,向历史挑战的事例还不少。

屈原问难的另一个特点表现了屈原的天命观。春秋战国诸侯相伐,以无道伐有道,以子弑父,以弟弑兄的事,屈原在《天问》中都一一发问,发出感叹“天命反侧,何罚何由?”如夏王朝既然是天命所归,但何以招致亡国之祸呢?像比干那样的忠臣,为什么触怒纣王,被纣王压制沉冤而死呢?像雷开那样阿谀奉承的小人,是什么道理使他得到纣王的赏赐呢?晋献公的太子申生,自杀于柏林之中,他究竟是为了什么缘故,如果他的冤屈不能感动天地的话,那么还有谁再把天命畏惧呢?有关舜的事,屈原还问了一段,舜很顺从地服侍其兄象,结果象仍然想方设法将他陷害,为什么象这样的坏人不受报应,其身心不受危害呢?为什么圣人都有同样的美德,而他们的结局却不一样呢?真是天命反复无常啊,它并不认准哪一个人,哪一个家族,它保佑什么、惩罚什么,总有它的道理啊。屈原虽然不断地对天命提出怀疑和不满,但他又处处承认天命是存在的。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