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利用林彪叛逃事件进入中央政治局

大庭广众的“会见”,李德生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和良好的印象。半年后,李德生在“九大”被选为中央委员

4月28日召开九届一中全会前,酝酿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候选人员名单,李德生名字赫然在候补政治局委员之列,这使他既无思想准备,又十分不安。他找到老领导许世友、陈锡联两位司令请教:“你们是了解我的,我干不了这个工作,请你们向毛主席、周总理说说,不要选我了。”

许、陈二司令心中有数,都说:“这是毛主席、党中央的安排,我们怎么能去说这个话。”

果然,九届一中全会选举投票后,当周总理宣布选举结果念到李德生的名字时,毛主席再次点名:“我再看看李德生同志。”周恩来示意李德生站起来,并要他摘下帽子让毛主席端详。毛主席眯眼边看边问:“多大年纪了?”李答复:“53岁。”毛泽东连着重复几遍:啊,53岁,53岁。心中若有所思。

1969年7月下旬的一天,周恩来亲自给李德生打电话,直截了当地说:德生同志毛主席、党中央决定,调你到中央来工作。

离开下面,李德生还真有点舍不得。

在周恩来面前,他也没顾忌,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最好不要让他离开相依为命的部队,再说他也适合在下面工作。

周恩来在电话里笑了:这是中央的决定,也是工作的需要。同时,周恩来也理解李德生,作为军人,他对军队有着那份深厚的感情。

李德生匆匆交代了一下工作,乘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当飞机穿进云层时,层层叠叠的云团朝着飞机压来,流走,又压来,又流走。这似乎象征了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正悄悄酝酿,飞速临近……

机翼下,北京渐渐离李德生近了,风起云涌的中心也渐渐地近了……

长期在下面工作的李德生不知道此时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担忧。

林彪成为写进党章里的接班人以后,他的势力范围随着野心的迅速膨胀而日益扩大。军委已被林彪和他的亲信把持,陆海空三军的军权都在他们手里。在他们的反党行为没有充分暴露以前,大家都不会也不敢随便乱加猜测。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后怕,如果他们阴谋得逞,那么最先倒塌的就是钢铁长城。

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对林彪重兵在握是很担忧的,也是很警惕的。最后考虑用“掺沙子”的方法抑制林彪势力的增长。可是这“沙子”的人选并不是太好选的。老帅们受冷落,都没有出来工作;老将们受冲击,掺进去也不合适,搞不好更要受林彪的整。进军委工作的人首先不会和林彪搞到一块去,并且有一定的群众基础。

反复考虑,最后决定了几个人,李德生便是其中的一位。

李德生到京的当天,周恩来便把中央的决定告诉了他:担任总政治部主任,参加国务院业务组和军委办事组工作,同时兼任安徽省第一书记。

李德生心里有点紧张,这个担子太重了,怕做不好。

过了几天,周恩来高兴地通知他:主席要见见你。

被毛泽东点名请去面对面谈话,这在李德生是生平第一次。

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接见他,兴奋中他有点紧张,可是走进毛泽东居住的房间,紧张的感觉不知不觉消失了。毛泽东的房间没有什么摆设,满眼都是书,尤其是线装的古书特别多,连睡觉的大床上也堆着书。毛泽东的随和、简单使人感到亲切。特别是在谈话间,毛泽东随手拿起陪同一起来的周恩来的老花镜,往眼睛上试戴了一下,还远近看看合适不合适。这个常人的举动更让他感到亲切。

他们的谈话很轻松,周恩来在一旁不时地插话补充,最后毛泽东问李德生看没看过《红楼梦》。军人出身的人对古典小说一般读的不多,至少是没有研究。

主席认真地说:“要读《红楼梦》。《红楼梦》我看了5遍才解开。《天演论》和《通鉴纪事本末》也要看。”李德生当时并不能一下子理解毛泽东叫读古书的意义,后来在实践中逐渐明白,这是让高级领导从历史中学会借鉴,博古才能通今。

李德生对毛泽东说自己水平不高,怕不能胜任这么重要的工作。安徽、南京的工作能不能免去·毛泽东连连摇手:不能免,一个也不要免。周恩来在一旁也鼓励他大胆干。

中央军委办事组(也就是“文革”前的军委)的许多人因为林彪拉帮结派倒向了林彪,矛盾非常尖锐。如果没有较好的修养和沉着冷静的头脑,是不能保持出污泥而不染的。

李德生去工作,显而易见不是林彪的人,谁也不和他交流情况。轻一点把他当外人,什么话都不和他说,重一点把他当敌人,想法要排挤整治他。有时军委开会,整场会议像没这个人似的;表决什么问题,事先不征求意见,事后不交换看法,同意不同意横竖是要通过的。人在这个环境里会是什么感觉,可想而知。谁都会有压抑感、陌生感和被排斥感,可是李德生默默地承受了这种冷漠和轻视。他心里只想着一点,我是主席和总理派来工作的,我的行为对中央负责,对军委负责,至于个人的失落委屈,不过是暂时的,就当它是过眼云烟,不往心里去,不往脸上挂。后来毛泽东问他情况时,他也不多说自己的情况。

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他表面上沉默寡言,但私下却积极调查研究,了解各方面的情况。

1971年9月12日中午,也是林彪叛党逃跑的前一天,毛泽东提前结束南方的视察回到了北京。在丰台火车站,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和吴忠走上毛泽东的专列。这时,毛泽东已经对林彪叛党行为有所估计。他在和他们几位谈话时,不时流露这个担忧,甚至忠告大家,要提高警惕,防止分裂党的行为。最后毛泽东吩咐李德生调一个师来南口,干什么他没有说。

毛泽东担心的事当晚就发生了,林彪带妻携子乘机叛逃,走上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的道路。

飞机一跑,谁也不知道会去哪,后果怎样。人民大会堂成为指挥中心。空军是“重灾区”,空军司令员吴法宪就是林彪的死党,不然林彪也不会有这样便利的外逃机会。紧急关头,周恩来最不能放心的就是空军。李德生受周恩来重托,在空军招待所指挥,整整5天5夜没有合眼。

事后周恩来说:“当时情况不明,我们派德生同志去空军,他是只身入虎穴,我们都为他捏了把汗,但结果还是我们胜利了。”

林彪事件后,李德生又参加了清查林彪反党集团的专案工作。

从1969年进军委工作,他始终是林彪眼里的一粒沙子,林彪集团的人极力排挤他,想把他挤出军委。林彪在九届二中全会上大肆鼓吹“天才论”和设国家主席,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评。从庐山回来,李德生不是冷落他,而是接受毛泽东指示,随同周恩来一道去北戴河,亲自做林彪的工作,希望他悬崖勒马,认识自己的错误,并且出来参加中央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这是中央给他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实际也是一个下台的台阶。但是林彪一不检查二不开会三不参加活动,抵触情绪很大,一意孤行,直到折戟沉沙,摔死在温都尔汗。

江青等人将手伸向沈阳军区,李德生将军成了一个“冷凳”书记

林彪事件后,长期被林彪冷落排挤的高级将领们头上的“大山”终于被搬开了,军队工作有了新的局面,焕发了从未有过的活力。冷落多年的叶剑英元帅被重新起用,主持军委工作。以前那种结党营私、不光明正大的丑恶现象在军委中消失了,大家有了一个愉快的工作环境。 1973年8月,党的“十大”在北京召开,李德生以他独特的经历和特殊的功绩走上了党的副主席岗位。 李德生成为党的领导人,这无形又在江青一伙通往最高权利的道路上树立了一道屏障。之前江青他们和林彪相互利用相互勾结又相互拆台。特别是庐山会议上,江青对林彪设国家主席是持反对态度的,成为胜利的一派。林彪垮台了,江青手里有了反对林彪的资本,以为从此可以一手遮天。可是大家都知道,在林彪叛逃前一个月,《解放军画报》7、8月合刊上,第一张大照片就是江青从庐山回来后,专门请林彪来钓鱼台她的摄影室亲手给他拍的,画面上的林彪手捧毛主席着作,江青为照片取名“孜孜不倦”。可见,江青还想继续利用林彪,对他的垮台没有-点预见。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