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成毛泽东接班人后为何“不想干这种角色”

核心提示:林彪之所以“不想干”,并不是说他没有权力欲,没有个人野心。或许在他看来,这种角色只不过是“附庸”和“陪衬”而已,毫无实际意义。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2004年04期 作者:张聿温 原题为:“文革”中毛泽东和林彪的分歧与裂痕

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之后,林彪并非时时处处都和毛泽东的认识完全一致,也非时时处处都耍了两面派,他们的分歧有一个酝酿和发展的过程。

  林彪关于“政变”的讲话令毛泽东担心和忧虑

1966年5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未到会,会议由刘少奇主持。会议在5月16日通过了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五一六通知》。5月18日,林彪发表了长篇讲话。林彪在讲话中,除继续宣传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外,还列举了古今中外各种政变的例子,制造中央有人要搞反革命政变的恐怖,这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政变经”。

林彪说道:“世界上政变的事,远的不说,1960年以来,据不完全的统计,仅在亚非拉地区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中,先后发生六十一次政变,搞成了的五十六次。把首脑人物杀掉的八次,留当傀儡的七次,废黜的十一次。这个统计是在加纳、印尼、叙利亚政变之前。六年中间,每年平均十一次。”随后,他又列举了中国历史上十几个朝代政变的例子,有儿子杀老子的,有兄弟相残的。他说:“这些历史上的反动政变,应该引起我们惊心动魄,高度警惕……野心家,大有人在。他们是资产阶级的代表,想推翻我们无产阶级政权,不能让他们得逞。他们想冒险,他们待机而动。他们想杀我们,我们就要镇压他们!他们是假革命,他们是假马克思主义,他们是假毛泽东思想,他们是背叛分子。毛主席还健在,他们就背叛,他们阳奉阴违,他们是野心家,他们搞鬼,他们现在就想杀人。”

在作这篇讲话时,林彪没有忘记赞颂毛泽东。他搜罗了一些美好的词句,宣扬毛泽东的天才和伟大。

林彪的这篇讲话稿送到毛泽东面前后,毛泽东表示了某种程度的保留,这体现在1966年7月8日他写给江青的一封信中。毛泽东写道:“我的朋友?穴指林彪?雪的讲话,中央催着要发,我准备同意发下去,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像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他的一些提法,我总感觉不安。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被他们逼上梁山的,看来不同意他们不行了。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吧……”

此时的毛泽东,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其头脑仍然保持了相当程度的清醒。相对而言,他对林彪是信任的,但他对林彪的某些提法和做法,确实有一定程度的保留,并且保持了一定程度的警觉。在他看来,林彪是为了打彭?穴真?雪罗?穴瑞卿?雪陆?穴定一?雪杨?穴尚昆?雪之“鬼”,才借助他这个“钟馗”,林彪是在利用他。在1966年6月10日,毛泽东曾对胡志明说:“我们都是七十以上的人了,总有一天被马克思请去。接班人究竟是谁,是伯恩斯坦、考茨基,还是赫鲁晓夫,不得而知。要准备,还来得及。总之,是一分为二,不要看现在都是喊‘万岁’的。”他特别叮嘱胡志明说:“我劝你,你们的人是不是都忠诚于你的?忠诚的可能是大多数,但小部分可能是只在口头上叫你‘万岁’,他叫你‘万岁’时,要注意,要分析。越是捧你的越靠不住。这是很自然的规律。一个党不分裂?没有那回事。一切事物都是一分为二。”

毛泽东同胡志明的谈话和给江青的信,用薄一波的话说是“意味深长”的,“看来他当时对自己选的接班人也并不那么自信”。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