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开国少将建国后与毛泽东林彪合影却为何不示人

核心提示:毛与之握手,问姓名。林彪曰:“他是政治学院副院长宋维。”并摊开手掌向毛比划“”字。是时,新华社记者摄影:毛泽东居左,林彪居右,宋维栻居中。有人见之,道喜,宋忧曰“未知祸福”,压箱底秘不示人。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1年第2期,作者:吴东峰,原题《亲历东北战局大转折——开国将军宋维栻纪事》

2010年12月22日,冬至,广东最后一位1955年授衔的开国少将宋维栻因病在广州逝世。

宋维栻将军离休前任福州军区顾问。晚年迁居广州白云山东麓。将军宅临山而筑,四面花果,一池春水。纵步看山,气象非凡:十余株古松,霜皮剥落,虬枝峭拔,生机盎然。

将军晚年关心时政,社交频繁。闻时事有疵,必加详驳;见政务不当,直抒胸臆;而当大事,持大论,笃信自守,不移如山。其记忆超人,思维活跃,战争年代经历之人、事,历历如数家珍,少有差错。将军晚年与人交,只谋一面,隔数月乃至一年半载,仍能直呼其名。有人言:“比计算机反应还快。”

“那时共产党的领导可不是好当的”

宋维栻,安徽金寨人。13岁任苏区儿童团团长,15岁参加红二十五军。父宋仲翱、姐姐宋桂都是中共党员。

宋维栻将军告余,红二十五军曾被共产国际称为以“儿童军”为主体的红军部队,确实不假。那时营团干部,都只是二十出头,连排干部大多不到20岁,大多数战斗员的年龄在18岁以下,最小者仅十三四岁。

宋维栻曾任红二十五军特务队队员。当时的特务队就是军首长的警卫连。参加红军之初,宋与军长程子华、军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等军领导朝夕相处,亲眼见军领导冲锋在前、牺牲惨重的情景。军政委吴焕先英勇牺牲,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都曾身负重伤。

长征途中某战斗,程子华手腕被敌子弹击穿,其时任特务员的宋维栻以双手紧捂伤口将程军长送上担架。当时副军长徐海东已经负伤,程军长为了不影响军心,特嘱宋维栻,千万不可说他负伤了。当时宋维栻不太明白其意,程子华又补充道:“别人问起我,就说我打摆子了!”宋言此曰:“那时共产党的领导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哪像现在一些干部,享受在前,吃苦在后……”

“‘文革’中批林彪怕死,那是胡扯的”

宋维栻作战勇敢机智,带兵军政皆优。

抗日战争时期某日,胡炳云与宋维栻一道研究地图。胡不解之处,宋均一一答之。其时胡为团长,宋为组织股长。故副旅长梁兴初见之大惊,谓宋“像个参谋,不像政治干部”。宋言,此皆因1936至1937年于红军大学受过正规军事训练之故。

解放战争开始,宋维栻随三师七旅进入东北。1945年12月打上下齐台,是他记忆深刻的一场战斗:黎明,他奉命率一团兵力抗击敌人。指挥阵地左前方有一高地,处于敌我间。星斗将隐,忽见该高地有数人影隐隐约约,不辨人形,宋急派侦察兵前往侦察,回报曰,是林彪和参谋人员等。是时,敌我双方弹雨交织,而林彪则跪于高地观察敌我双方交战之全过程。林彪从现场观察后命令一师从左边插到敌后,把敌人吃掉。结果敌人发现了我军意图,撤了。宋言此曰:“当时很危险,我对林总说,警卫连都用上了,你就快走吧。‘文革’中批林彪怕死,那是胡扯的。”

宋维栻言,由此林彪掌握了战场第一手资料。上下齐台战斗后,林彪向营以上干部讲过一次话,主旨为:部队战斗力究竟怎么样?老部队战斗力很强,但战术没有跟上,现在国民党军是美械装备,和过去不同,火力很强。部队伤亡大,战斗队形密集是重要原因。林彪由此形成其战术思想的初步,如“三三制”、“一点两面”等。

1946年2月,宋维栻率部参加了由林彪直接指挥的秀水河战斗。是时,宋任七旅二十团政委兼团长。13日黄昏战斗打响后,林彪突然来到前线,叫宋维栻去接受战斗任务。宋言,当时天已黑,林彪正在口述命令,李作鹏打着手电筒记录。命令下达完毕,他只对我讲了一句话:“你赶快把增援部队用上。”半夜战斗正酣,宋又接到林彪召见通知。当时林彪刚睡下,闻宋维栻来,即披衣起床,问战斗进展情况,问人员伤亡情况,问下一步战斗打算。宋回忆,林彪问得很仔细,听得很认真,最后也就是交代了一句话:“你们天亮之前一定要脱离战场。”

宋维栻言,到前线亲自观察,直接听指挥员汇报,是林彪指挥作战的重要特点。林彪讲话言简意赅,你已经明白的事,他绝不重复。秀水河之战是国共双方争夺东北初期我军取得的第一个歼灭战胜利,也是林彪战术思想的重要实践,一扫前期屡战屡败的被动局面,为我军树立了战胜美械国军的信心。

1946年,四平保卫战期间,林彪于四平梨树县召开作战会议。宋维栻发言:打三道岭子我们没有攻击好,步炮没有协同好,炮打过后,步兵冲击晚了,要加强部队的战术训练。林彪闻之微微点头,宋由此得到林彪的关注。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