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光天化日下被毒打致死的“两弹一星”元勋(3)

二哥很早就离家到远方求学,我和他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很短,但我从小就非常敬重他,把他作为学习的榜样。他对父母、对兄弟姐妹永远充满爱心。我至今仍珍藏着一封他1951年底在瑞士一个山城旅店写给家里的信。二哥在信中流露了对家里情况的挂牵:“母亲的赡养,涌弟的休养,珠妹的升学,都是我戚戚于心的,我常因不能分担家庭的责任,不能安慰老年的母亲及帮助弟妹而梦魂不安。”他当然知道全家人正盼着他早些回国团聚,但他不得不通知说要延期回国。他写道:“在国外,也正需要适当的人去做很多重要的工作,我决定接受此项使命。以后我的工作也许同我的本行稍为脱离,但只要我对祖国一样有贡献,或甚至能完成更为迫促的任务,我想我的心里是会永远感到快乐的。”多年之后我们才知道,他当时的使命是多么重要。

他是1968年6月8日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毒打致死的。惨案发生后,周恩来总理极为震怒,指出,这是严重的政治事件,为党纪国法所不容,一定要查明凶手,严肃处理。周总理随即挥笔写下了一批科学家的名字,命令严加保护,“必要时用武力保护”。上百位科学家被保护下来了。他们至今还念念不忘,是他们的同事姚桐斌,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才让他们免遭厄运。直到拨乱反正的1978年,经中共中央批准,追认姚桐斌为烈士,并于3月18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这一天,正是全国科学大会召开的日子。

来源:光明网作者:姚素珠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