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辽沈战役根本改变敌我力量 军委批评林彪犹豫(3)

补白

令人心倒戈的“喊话”

在对国民党军队形成包围之势后,共产党最常用的策略就是前沿的大规模“喊话”,“赶紧过来吧,这边有肉包子”、“兄弟赶紧过来吧,回家吧,你们家分地了”。特别是“分地”的话语,造成国民党军队成建制地投诚。

《解放战争》一书描述了几处杀伤力巨大的“喊话”:

1948年11月21日,淮海战役,华东解放军对黄百韬兵团发起最后的冲击。在尤家湖村,出现了一道奇异的场景:无数只土喇叭环绕着尤家湖村,解放军官兵扯开嗓门讲政策、喊口号,被俘的第25军官兵也跟着张三李四点名道姓地让守军放下武器赶快过来吃馍。于是,村庄里死寂一片,没有一星灯火;村庄外火把熊熊,喊声不断。

1948年11月27日,淮海战役,廖运周率领110师发动起义。在双堆集的一片树林里,喘息平静之后的110师士兵,发现树林里的草丛中有很多粗布口袋,打开一看,是大米、白面、猪肉、粉条、盐巴和白菜,许多未吃饱的官兵顿时欢呼起来。

1949年1月,包围陈官庄时,华东野战军的一名年轻的排长,觉得喊话撒传单不过瘾,竟然让国民党军投诚人员带路,亲自跑到敌人的战壕里当面做工作,并很快带回一个连的官兵。

赵莹莹

东北解放

从根本上改变了

敌我力量的对比

在锦州战役中,战况空前惨烈的塔山阻击战,是最精彩的一幕。塔山,是一条10公里宽的起伏地带,只有几处村落和一些小高地,无险可守,是锦西敌人北援锦州的必经要道。战斗打响后,国民党军在海空军支援下,一次又一次向塔山全线发起猛攻,敌人从海上、从空中、从山头每天以上万发炮弹向野战军轰击。东野第四纵队在第十一纵队等部的配合下,击退了3倍于己的国民党军数十次攻击。经过6昼夜鏖战,反复与敌争夺,白刃肉搏,阵地寸土未失,终于完成了阻击任务,歼敌6000余人;野战军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有的班、排战斗到只剩下1个人,仍坚守阵地,保障了兄弟部队全歼锦州守敌。10月15日,东野攻克锦州,全歼国民党守军8个师及地方部队,俘获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及以下高级军官36人、官兵8.8万余人,共歼敌10.8万余人。攻克锦州,最后封闭了东北敌军逃路,造成对国民党军“关门打狗”之势。战役进程表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关于集中主力迅速打锦州的决策,是非常英明的。敌人丧失了锦州,实际上等于失去了全东北。

东野从6月下旬起,正式对长春进行封锁围困。数月之后,这座孤城处于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军心民心涣散恐慌的绝境。在中共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争取下,据守长春的第六十军军长曾泽生深明大义,毅然率部2.6万官兵起义,撤出长春。接着,东北“剿总”副司令郑洞国和第七军军长李鸿率部4.7万人全部放下武器,长春宣告和平解放。

锦州、长春的解放,完全切断了卫立煌集团向关内撤退的陆上通道。10月下旬,辽西会战打响。东北野战军在黑山、大虎山以东地区展开对廖耀湘兵团的围歼,大胆穿插于敌各部之间,实施分割围歼,全歼守敌10万余人,廖耀湘以下官兵8.7万余人被俘,取得了全歼东北敌军的决定性胜利。11月1日,东野第一、第二纵队向沈阳发起总攻,当天下午国民党守军投降,沈阳宣告解放,共歼敌13.4万余人。

辽沈战役是解放战争具有决定意义的首个大战役,历时52天,共歼灭国民党正规军及地方部队47.2万人;野战军伤亡6.9万余人。此战役的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敌我力量的对比,不仅实现了全东北的解放,而且为加速华北的解放乃至全中国的解放奠定了巩固的基础。

有论者认为,过去一味指责林彪在辽沈战役中是右倾战略指导的错误,是不客观的。林彪在战役前期表现得犹豫不决,错失了若干有利战机,但1948年10月定下攻锦州的决心后,执行了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作战方针,在短短1个月内,与罗荣桓等领导人一起,指挥部队攻克锦州,并接连取得了和平解放长春、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和全歼沈阳守敌的巨大胜利。正如陈云1983年所说:“林彪作为四野的司令员,在当时正确的地方,我们也不必否定。”

来源:北京晚报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