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辽沈战役根本改变敌我力量 军委批评林彪犹豫(2)

补白

国民党士兵

踏进“解放门”

解放战争打到中后期,许多国民党的将士都开始疑惑,自己究竟为什么而战。许多官兵在被俘虏后,主动编入共军成为“解放战士”。王树增在《解放战争启示录》中提到,渡江战役时共产党军队达到400多万人,其中相当一部分连队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解放战士”。

辽沈战役打廖耀湘兵团,1948年10月27日凌晨,东北野战军以胡家窝棚为中心,发起了最后总攻。数十万人马在一个漩涡般的战场上急速地周旋,被追歼的国民党军在方向不明中四处奔跑,看见身边的人扔了枪举起手就跟着举起手,最终8.7万余人被俘虏。

按照条例,抓了俘虏是要甄别的。可数百数千名俘虏来自好几个番号完全不同的部队,政工干部除了重点清查团以上军官,特别是那些可能藏在俘虏群里的师长、军长以外,不可能一个人一个人地做工作。

最后,索性用树枝临时搭了一个门,上贴“解放门”三字。愿意跟着共产党部队参军的俘虏,从门里走过,就算被“解放”了,门那边就握手拥抱成为同志和兄弟。不愿意的从门边走,给两块大洋回家。最后,有三分之二的国民党士兵踏进了“解放门”。 赵莹莹 J201

辽沈战役

中央军委批评林彪

对作战方针犹豫不决

在济南解放后,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因势利导,及时地组织了辽沈决战。是时,东北野战军(简称东野)有70余万人,加上地方部队共达105万人;国民党的总兵力为55万人,龟缩于长春、沈阳、锦州3个互不相连的孤立据点,物资供应短缺,军心涣散,士气低落,蒋介石惊呼东北各要点“皆成瓮中之鳖”。对此,国民党军决定采取“集中兵力,重点守备,确保沈阳、锦州、长春,相机打通北宁路”的方针,重新调整作战部署:东北“剿总”副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郑洞国所部10万人,守备长春,在北线牵制东野部分主力;东北“剿总”副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指挥15万人,守备锦州地区,确保关内外陆、海的联系;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坐镇沈阳,直接指挥30万人,确保沈阳并支援长春和锦州。

鉴于东北地区战略地位的重要性,毛泽东早就提出了在东北进行战略决战的构想,并断定打锦州是东北战场的关键所在,曾多次明示或暗示林彪南下北宁线。1948年2月,毛泽东电示中共东北局和东北野战军领导人林彪、罗荣桓等,指出“对我军战略利益来说,是以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为有利”。林彪虽复电表示同意,可是在先打长春还是南下控制北宁线的问题上犹豫不决,首鼠两端。4月,林彪等以南下北宁线或入关作战,道路和补给均有困难为由,向军委提出“目前只有打长春的办法为好”。军委有保留地批准了先打长春的建议,同时指出“我们同意你们先打长春的理由是先打长春比较先打他处有利一些,不是因为先打他处特别不利,或有不可克服之困难”。5月下旬,东野攻打长春没有达到歼灭更多敌人的预期目的,林彪等由此认为,攻打长春可能遇到由沈阳、锦州北上的20万增援之敌的威胁,硬攻长春带有很大的冒险性,于是放弃勉强和被动的攻打长春计划,改为对长春“久困长围”,即以最大主力执行南下作战。毛泽东和中央军委闻讯大喜,于7月下旬复电,同意东野改为以主力南下作战的新建议,并批评说:“在你们准备攻击长春期间,我们即告知你们,不要将南进作战的困难条件说得太多太死,以致在精神上将自己限制起来,失去主动性。”林彪此时对南下作战的困难仍顾虑重重,故未能确定部队南下日期。8月下旬,在军委和毛泽东的严厉批评下,林彪才开始拟定南下作战的具体计划。9月上旬,中央军委和东野经过反复酝酿与磋商,终于将作战方针最后确定下来。中央军委电示林彪等,现在应该准备使用主力于北宁线,“而置长春、沈阳两敌于不顾,并准备在打锦州时歼灭可能由长、沈援锦之敌”。

辽沈战役于9月12日从攻打锦州开始。但在战役实施过程中,林彪举棋不定,反复无常,缺乏必胜信心,其基本点仍是置于回师打长春。获悉国民党军将由葫芦岛登陆增兵锦州,林彪因敌情变化,对攻打锦州之决心又发生动摇,先是提议放弃北宁路作战,回师攻打长春;随后未待中央军委回电,又表示了“攻锦州”之决心。10月3日,中央军委复电林彪等,要求“集中主力迅速打下锦州,对此计划不应再改”,并批评说:在5个月前,长春之敌本来好打,你们不敢打;在2个月前,长春之敌同样好打,你们又不敢打;现在攻锦部署业已完毕,你们却又因敌情并不很大的变化,“又不敢打锦州,又不想回去打长春,我们认为这是很不妥当的”。强调“只要打下锦州,你们就有了战役上的主动权;而打下长春,并不能帮助你们取得主动权,反而将增加你们下一步的困难”。林彪经过一度犹豫、顾虑后,才坚定了攻取锦州的决心。4日,军委致电林彪等,高兴地说:“在此之前我们和你们之间的一切不同意见,现在都没有了,希望你们按照你们3日九时电的部署,大胆放手和坚持地实施,争取首先攻克锦州,然后再攻锦西。”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