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处理刘青山张子善问题上毛泽东说了哪四个字(4)

刑场上肃静无声。人们静静地等待着。

“砰!”“砰!”——两声枪响过后,两颗正义的子弹从背后穿过刘青山、张子善的身体,结束了他们的一生,在冬日枯黄的草地上留下了两滩鲜血。时年,刘青山36岁,张子善38岁,正是年富力强、本可大有作为的年纪。

在刑场,早已准备好了两口通体紫红的松木棺材,收殓了这两个曾经的革命功臣,今日的人民罪人。

共产党说话历来是算数的,履行了对刘青山、张子善的四条承诺。

张子善无后,刘青山则有三个孩子,孩子的抚养和上学问题是他最关心的。在刘青山被处决后,中共中央、华北局、河北省委三级领导研究后作出决定:刘青山长子和次子由国家供给,每人每月15元生活费,老三由刘青山的妻子范勇抚养。当时的15元,折合150斤小米,是基本能满足一个月生活所需要的。1954年范勇改嫁后,两个孩子的生活费一度被取消,后在省委的干预下又恢复了供给。1961年刘青山之弟向石家庄地委反映刘青山的孩子生活困难,又领到了补助款几十元。1962年老大刘铁骑上高中后开支加大,省委决定将其生活费提高为20元,老二刘铁甲的生活费仍为15元,并给老三刘铁兵补为每月15元。兄弟三人每月共50元,维持到1970年刘铁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时。“文化大革命”期间曾欠发998元,1981年省纪委查明后也予以补发。

在三个孩子中,刘铁骑学习刻苦,成绩优秀,1965年考入北京石油学院,1970年被分配到抚顺石油一厂,1975年调到廊坊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供应处。刘铁甲吃苦最大,“文革”开始时已上到了高中二年级,“文革”后期便回农村务农,曾到东北编箩筐卖钱。1976年在哥哥刘铁骑的帮助下,成了一名石油管道工人,后在内蒙古二连输油公司工作。刘铁兵高中毕业后回家务农,因父亲的问题未能参军。他曾在曲阳煤矿下矿井,解决了农转非问题,后又调回安国县工作。

在刘青山被处决时,老大刘铁骑七岁,老二刘铁甲四岁,老三刘铁兵刚几个月大。后来,三弟兄先后跟叔叔刘恒山在老家安国县南章村生活、长大。刘恒山后来告诉记者:“我哥死后,那一家是爹死娘嫁人啊!我无儿无女,就把我哥的那几个孩子接了过来,是我给带大的。当然政府也没忘了刘家的后代,刘青山被枪毙之后,这几个孩子一直拿政府的抚养金,‘文革’期间由于受左的路线的干扰,孩子的抚养金一度被中断,后来我找有关方面申诉此事,引起了有关方面重视,后来也都补发了。现在他们都在忙自己的那份工作,干得都挺好的。”

刘青山给他的儿子们带来过荣耀,但他留给儿子们更多的是心灵上永远无法抹去的阴影!

作为共和国第一反腐大案,毛泽东亲批斩杀有功之臣,又要求当地政府抚慰其后代,如此决策,在新中国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在公审大会的第二天,1952年2月11日,《人民日报》、《河北日报》、《天津日报》等均以醒目的大字标题,在头版详细报道了公审大会的消息,《河北日报》还用整版篇幅,在二版位置刊登了12幅公审大会的纪实照片。

当时,《人民日报》在刊发报道时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报社一位负责同志向中央反映说,刘青山前不久刚出席了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的世界和平友好理事大会,并当选为常务理事,《人民日报》已经发表了消息。现在,再发表刘青山被处决的消息,恐怕在国际上会带来不好的影响。这位同志建议,在发表刘青山被处决的报道时,是否把刘青山的“青”字加上一个三点水,写成“刘清山”。这样,在国际上人们可以理解为,这个被处决的“刘清山”,不是被选为常务理事的“刘青山”。毛泽东当时明确表态:不行!你这个三点水不能加。我们就是要向国内外广泛宣布,我们枪毙的这个刘青山就是参加国际会议,并且被选为常务理事的那个刘青山,是不加三点水的刘青山,是不要水分的刘青山。

与此同时,全国各大城市的报纸、电台以及人民画报社、中央广播电台和港澳的一些新闻媒体,也都对此案迅速作了报道。

香港的一家右派报纸禁不住惊呼:“共产党杀了共产党!”

的确,官官相护自古如此。从旧中国过来的人,早已习惯了官场的腐败黑暗,他们担心:共产党执政后,会不会也像国民党一样很快走向腐败?

然而,从保定东关大校场传出的这两声枪响,打消了人们心头的疑虑——共产党不是国民党,毛泽东不是李自成。

处决刘青山、张子善后,社会各界和亿万人民赞叹不已:“共产党真伟大!能够公开揭露自己的错误,惩治贪污犯,甚至对刘、张这样的老干部也作这样大义凛然的处置”。

当时一家报纸发表文章称:“没有想到,中国共产党进城不久,会这样快进行全党、全民总动员,掀起声势浩大的‘三反’运动,对于危及该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腐败现象,施以‘巨型爆破’。这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均属无此前例。更没想到,枪毙刘青山、张子善,竟是毛主席亲自批准的。过去担心共产党胜利了也和国民党一样贪污腐化,现在放心了。共产党、毛主席伟大,了不起!”

在处决刘青山、张子善的第二天,《河北日报》刊登了一封署名“彦文”的读者来信。其中写道:刘青山、张子善二人,过去都是中国共产党的比较高级的负责干部。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看,从来没有像他们这样身居显要地位的人,因为损害了人民的利益,而受到国法制裁的。共产党就绝对不是那样,而是有高度的原则,决不宽恕任何损害人民利益的行为。不管是什么人,犯了国法,就要依国法治罪。

一个叫陈步湘的人,当时也写信给《人民日报》编辑部。他说:刘青山、张子善被判处死刑的事实,使人更进一步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和公正。共产党大公无私,处处以国家人民利益为重,谁要是危害国家人民的利益,谁就要受到应得的处分。任何罪犯都不会因其地位高、资格老而被宽恕。

当时,记者曾采访了一位河北沧州专署的干部。这位普通的干部说:“刘青山、张子善都是比较高级的干部,都对革命事业有过贡献,但是当他们犯了严重的罪行之后,中国共产党毫不姑息地开除了他们的党籍,人民法院毫不手软地将他们判了死刑,这充分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无比伟大,人民政府空前廉洁。全国人民对这样的党,这样的政府,完全信赖,衷心拥护。”

当时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日侨小川维熙,对中国共产党果断处理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案,十分赞赏。他说:“看到报纸发表天津的贪污案后,感到共产党与其他政党不同,共产党伟大之处,是对不法分子不管他地位多高也要依法惩办。”

民心所向,众望所归。正是中国共产党这种不徇私情、严惩腐败的决心和行动,赢得了国人的衷心拥戴和世人的无限钦佩,打消了人们对中国共产党的疑虑,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共产党的威望,增强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政治合法性。

同时,查处这一腐败大案,严惩刘青山、张子善,在中国共产党内也起到了警戒作用,极大地震慑了那些已经或正在走向腐化堕落的人,教育和挽救了一大批党的干部,促进了党风和社会风气的全面好转。

当时有的老干部说:“八年抗日战争,三年解放战争,我都经历过,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几次,从不知道害怕。可不知为什么,当我看到黑乎乎的枪口对准了刘青山、张子善,我的腿有些发软,脑袋嗡地一下胀得老大。过去认为自己的居功自傲思想没什么,享受点没什么,今天看到刘、张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才让我大吃一惊!我们应该时时警惕自己,自觉抵制资产阶级的侵袭,千万麻痹不得呀!”

从刑罚的角度说,对刘、张二人判处极刑,无疑充分发挥了刑罚的惩罚功能、威慑功能和教育功能,在当时和以后很长一个时期内,都对保持干部队伍的廉洁产生了重要影响。

邓小平后来曾说过:“1952年杀了两个人,一个刘青山,一个张子善,起了很大的作用。”

江泽民2000年1月14日在一次中纪委会议上也指出:“当年,我们党果断处理了刘青山、张子善案件,对党员、干部进城后注意反腐倡廉、拒腐防变起了很大的警戒作用。”

当年曾揭发刘青山、张子善罪行的李克才,后来颇有感慨地说:“杀了两个人,管了几十年。”他还说:“刘青山、张子善最后受到党纪国法的严厉制裁,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至今我认为,我们党在‘三反’、‘五反’期间,根据广大干部群众揭发出来的大量事实,对刘、张这样的高级干部采取果断措施,处以极刑,是完全必要的,处理得及时,处理得对!”

许多老百姓都有这样的共识:这两个人头,换来了中国官场上至少20年的安定。

是啊!半个多世纪以来,那两声枪响,确实起到了振聋发聩、扶正祛邪的良好效果,就像两声浑洪的警钟,震荡大地,穿越时空,摇撼着数代中国人的心。它实际上是用行动向全社会表明:中国共产党人决不会做李自成!中国共产党人决不允许腐败!中国共产党人决不容许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对自己肌体的侵蚀!同时,也是再次告诫每一个领导干部,无论手中权力有多大,资格有多老,功劳有多高,都必须加强学习,加强世界观的改造,防微杜渐,克己奉公,正确运用手中的权力。否则,就会走向人民的反面,成为人民和历史的罪人。

对于查处刘青山、张子善贪污大案所产生的巨大影响,还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刘、张案件的发生和处理,也使全党进一步认识到了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侵蚀的危险性和加强执政党建设的重要性,直接推动了全国性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斗争的兴起和深入发展,形成了共和国历史上的一场反腐肃贪大风暴——“三反”运动。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