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贺子珍离婚后曾重聚 谈女儿不谈江青

 水静是这样介绍的:

“八月上旬的一个上午,尚奎同志突然对我说:‘毛主席想见见贺自珍同志,要你同朱旦华今天下午回南昌,把贺大姐接上庐山。

’全国解放后,贺大姐一直住在上海。后来她提出到南昌住一段,当时江西省委的几个负责人都是她的老战友,欢迎她到南昌来居住,尚奎同志常去看望她,她也常来我们家。”

“尚奎告诉我,你们上山后,直接去隧洞口左边的第二栋房子,我已安排好了。主席特意交代,这事要绝对保密。”

“我与朱旦华当晚回到南昌,把事情告诉贺大姐,她显得很激动,忙不迭地问我们何时动身。第二天中午,我们回到庐山,按照尚奎的交代,车子开到那栋房子前,早已有人等候在门口。”

贺自珍上山的时间,一种说法是在1959年的7月8日,而水静提供的时间是8月上旬,相差一个月。贺自珍是乘坐杨尚奎的专车上山的,汽车到达庐山贺自珍的住处,一种说法是第二天的中午,另一种说法是在晚上,是摸黑上山的。前者是水静的回忆,后者是贺自珍的回忆。

贺自珍的回忆是:汽车驶到一幢依坡而筑的别墅门前,门牌是28号。车灯一亮,她见到汽车的前面站着汪东兴,但他没有同她打招呼,也没有陪她进屋,就消失在黑夜中。汪东兴证实,他因怕车子出故障,不能准时到达,就在接待贺自珍的别墅前等候车子的到来。他看到车子到了,放心了,就离开了。

贺自珍居住的别墅,是在庐山一个很僻静的地方,行人很少。她进屋后,朱旦华就走了,是水静陪着她。水静介绍说:

“我们刚到达庐山,警卫就告诉我,主席通知我马上去见他,我立刻就去了。主席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听我汇报接贺自珍上山的经过。他听完以后问:贺自珍身体怎么样。我回答说,还可以。主席说,你同尚奎同志商量一下,是否这几天就由你陪着她。他又嘱咐说,你一定陪着她,不要让她跑到外面来,不要离开屋子一步。我答应了。”

“主席又说,你好好照顾她,我很快安排见她,时间可能是明天晚上,我会通知你的。主席接着说,江青正在北戴河,不知道这件事,我已经派人用专机给她送文件去了。我身边的人我也会安排的,把他们支开。”

“主席嘱咐完,看我要走了,突然又冒了一句:‘希望她能一拍即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主席没有解释,我也不便多问。从主席见到贺自珍后沉重的情绪看,是否他的希望落了空,没有做到一拍即合?”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