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解开九一八历史谜团 事变当晚张学良的所作所为(3)

张学良听到急报后立刻召开会议,下达“不抵抗”命令,电请南京出面要求国联公裁。

那么张学良离席后,又做了什么?1990年8月,张学良在台北接受日本NHK采访时曾说:我那时在北京,在医院养病。当时病刚好。那天我请英国大使去看梅兰芳唱戏。我听到这个报告。立刻回到家里下命令。……”至于命令内容,张学良在他的自传体着作《杂忆随感漫录》中讲得很具体:约在十点卅分许,来人报告沈阳有长途电话,荣参谋长请我说话,有紧急事项,我立刻辞蓝公使归返。荣对我说:有日本铁道守备队约一中队,向我北大营营团射击,日本附属地的日本驻军亦集结活动。我嘱切戒我军勿乱动,速与日本顾问妹尾、柴山向日方高级将领交涉制止,由交涉者即向日本林总领事处接洽交涉……天晓之后,除报告政府请示外,我派员向日本北平使馆矢野代办交涉,彼答以不知其详。

据当时随同张学良在北平办公的陆海空军副总司令行营秘书处机要室主任洪钫追忆,九一八当晚张学良接到臧式毅、荣臻等人电话报告,凌晨一时即召集东北军在平高级将领召开紧急会议。张学良在会上表示:“这次日本军队寻衅,又在柳河沟制造炸坏路轨事件,诬称我方军队所为。我们避免冲突,不予抵抗,如此正可证明我军对他们的进攻,都未予以还击,更无由我方炸坏柳河沟路轨之理,以免兵连祸结,波及全国。”

洪钫的记忆是否准确?

当时驻守沈阳北大营的东北军陆军团长王铁汉在《王铁汉访问录》一文中说:“十九日上午一时四十分,日军步兵二百余,并有跟进的部队,逐次向本国接近,炮兵也开始射击本国营房。此刻适逢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军事厅长荣臻电话,询问情况,并严令“不抵抗”我答称:敌人入侵吾国土,攻吾兵营,斯可以让,则国格、人格全无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洪记述张学良在凌晨一时下达“不抵抗”命令,王铁汉记载在一时四十分钟接到上级“不抵抗”命令,可见洪的记述十分可信。

此后,又据顾维钧回忆,十九日 6点左右,张又急召顾维钧、汤尔和、章士钊等人继续会商,会上决定采用顾维钧提出的主张——“立刻电告南京,要求国民政府向国际联盟行政院提出抗议,请求行政院召开紧急会议处理这一局势。”可见,张学良在当时的应急措施是一方面命令东北军不要抵抗,“以免兵连祸结,波及全国”,一方面电请南京出面要求国联公裁。

可以确定,九一八当晚张学良正在慈善义演上看戏,接到“事变”消息后立刻召开会议部署,当晚下达了“不抵抗”命令,力求避免冲突,波及全国。

来源:中华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