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解开九一八历史谜团 事变当晚张学良的所作所为(2)

惠德安以当事人的身份说的这个事情或许偏帮张学良一方,但是不能排除马君武借机发泄对张学良的怨气的可能。如果是这样,马君武的《哀沈阳》诗就包含有公私兼顾的含义。

胡蝶:从未没见过张学良,“九一八”当夜根本没在北平,还能和张跳舞?

胡蝶是30年代影坛上红极一时的电影名星,在马君武诗发表第二天,即在上海《申报》上刊登声明:“蝶于上月为摄演影剧曾赴北平,抵平之日,适逢国难,明星同人乃开会集议公决,抵制日货,并规定罚规,禁止男女演员私自出外游戏及酬酢,所有私人宴会一概予以谢绝。留平五十余日,未尝一涉舞场。”她愤然强调:“蝶亦国民一份子也,虽尚未能以颈血溅仇人,岂能于国难当前之时,与负守土责者相与跳舞耶!”

30多年后,胡蝶在台湾说:“我已蒙了三十多年的冤枉了,因为从来我就没见过张学良。在九一八前,我跟着到北平拍外景,但火车到了天津,就遇沈阳退兵,客车就不通了。我根本没到北平,还能和张跳舞吗?”她苦笑着说:“当时马君武那首诗,对我的事业是很有帮助的,使我因而红了起来。现在我已老了,我要澄清事实,以免将来的历史,永远错误下去。”

胡蝶晚年在夏威夷写回忆录又说:“我是在事变之后到达北平的,在北平期间因为三部影片同时开拍,生活极其紧张。同时,张石川为防大家散漫,影响拍摄进度,订下了严格的生活纪律,所以空闲时间不多,即或有些大的应酬,都是集体行动的。”

真相:张正出席慈善义演,接急电后开会部署“不抵抗”

张学良副官何世礼:九一八当晚张学良在看戏,接到“事变”消息后就立刻离席

国难当头,行欢乐之事,胡蝶或许碍于骂名有意说谎,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的。张学良与胡蝶到底有没有共舞,不妨从侧面考证,那就是,“九一八”当晚,张学良到底在哪里,在干什么?

据李敖披露,早年任张学良副官何世礼写了《为历史作见证:“九一八”之夜张学良在何处?》一文:“九一八”事变之夜,东北军政要举行义演为水灾筹募,张学良也出席,中途突然接到电报,张学良阅后,匆匆而去,未再露面。何氏全文说:

“迨九月十八日,在平之东北军政要,为筹募辽北大水灾救灾基金,当晚举行平剧盛大义演,地点在开明大戏院,所有在平著启伶工,如梅兰芳等等,莫不参加演出,极一时之盛,各国住平使节,及当地绅商名流,亦踊跃观赏,座无虚席,因先父有所捐助遂亦偕同先母与本人夫妇,应邀趋陪末座,当演戏至精采阶段时,忽见张副总司令报告,谓沈阳有长途电话,请其亲往接听,张先生尚轻松地嘱该员代为接听,讵不旋踵,该员迅速返报,谓沈阳出事,务请张副总司令亲自接听,张先生始行离席,此后即未见张先生再行返座,先父母当时亦甚诧异,不意翌日北平各报之头条新闻,均报导日寇已于‘九一八’一夜之间,攻占了沈阳等地,震惊了全世界,也预点燃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火种。事隔虽已半世纪,但由于印象深刻,所以至今尚历历如在目前。”

民国高层盛成也证实张学良在看戏,并称亲自将军情告急的急件送到张学良手里。

民国高层盛成在其回忆录也证实变当晚张学良在看戏,并把东北军情告急的急件送到张学良手里。《盛成回忆录》其中有一节“‘九一八’当晚遇见张学良”有如下记载:

“这天,褚民谊唱的是《空城计》,演诸葛亮的是他的秘书。张学良也去了戏院,包厢就在我们旁边。正看戏时,东北来了急电。因为张学良下令任何人不准进他(的)包厢,结果送电报的人找到了我们这儿。张继让我问一问情形,来人告诉我是东北来的紧急电报。我慢慢敲了敲张的门,门没有开。戏散后,我对张学良说:‘汉卿,有一个紧急电报给你。'张一看很着急,拿着电报就走了。”

盛成回忆的细节、人物、地点与何世礼的有高度契合。不同之处在于,盛成记述张学良在戏结束后拿到急电,何的回忆却是戏中,但可以确定张学良当晚是在看戏。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