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中陈毅为何被诬蔑为“反毛主席”

1958年,毛主席和陈毅同志在北京。(资料图)

1958年,毛主席和陈毅同志在北京。(资料图)

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 作者:林蕴晖  原标题为“陈毅是个好同志”

【中共“九大”批陈毅的诱因】

对“九大”期间,陈毅在上海代表团的会议上受到多次批判的情景和诱因,《邱会作回忆录》中有如下记述:

在大会期间,上海代表团对陈老总进行了多次批判,大会选举的头一天晚上,还进行了通宵达旦的批判,这与毛主席批“二月逆流”和在八届十二中全会上,对陈老总错误的批评,是有密切关系的。文革中批判“二月逆流”,主席对陈毅批判的话也确是说得过重了:在八届十二中全会的工作会议上,毛主席挖苦陈毅是“右派代表”……九大没有把陈毅留在中央政治局里也是十分不妥当的。陈老总在文化大革命中遇到的灾难,主要是由毛主席对陈总的态度所决定,几十年的恩怨,主席嘴上说不计较,实际上心里还是没有忘的。

“几十年的恩怨”指的是什么?邱会作所记1969年4月11日下午,毛泽东召集老同志、各大组负责人、各部门的负责同志开会讲话中有这样一段,毛说:“朱(德)、陈(毅)是经历过中央苏区的斗争,吃过苦的,三次反围剿帮过忙的。现在选他们当中央委员困难,许世友说朱、陈反我反了几十年,其实有时也不反。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后,他们开了第八次代表大会,篡夺了军权,但心里不踏实。陈毅到上海向中央请示,受了批评,中央批评他们是极端民主化。陈毅又请我回军队了。我不是又‘复辟’了嘛!”

可见,要弄清问题的根源,还得从红四军“七大”说起。

【红四军“七大”与毛泽东落选】

1928年4月,朱毛会师成立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毅任政治部主任。6月,中共湖南省委命红四军成立前敌委员会,毛泽东任前委书记。由两部合编成立的红四军,因各自成分、传统、习惯的不同,难免产生思想上的分歧,突出表现在党与军队的关系处理上。据陈毅在1929年9月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说:“因四军是由各种自有其本身奋斗的历史部队而组成,混编的办法始终未执行,因此历史的残余尚保留在一般同志的脑中,武昌出发(毛部)南昌出发(朱部)的资格在军队中是有相当的尊重的,尤其军队的习惯,一班、一排、一连、一营、一团,生活各为一集团,农民的自私关系,自然要划分界而且非常清楚。因此,小团体主义的色彩就很浓重。” “政治工作人员与军官常常发生纠纷,恍惚是国民革命军旧习一样”。(转引自罗平汉《中共妥善解决内部争论的一次重大实践》,《党史博览》2011年第2期)党与军队的这一关系反映在上层,就是“朱毛之争”了。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所要解决的正是这个问题。

1929年6月22日,红四军“七大”在闽西龙岩举行,参加会议的有支队以上干部和士兵代表四五十人。由陈毅向大会作报告,毛泽东、朱德发表了讲话。朱德承认自己过去有些看法存在片面性,表示欢?-大家对他提出批评。毛泽东则强调,现在还要根据我们历来的斗争经验,加强政治工作,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军队应该严格地在党的领导之下,军队要做群众工作,要打仗,要筹款,要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至于会上对他的批评,他现在不说,如果对他有好处,他会考虑的,不正确的,将来自然会证明是不正确的。(《中共妥善解决内部争论的一次重大实践》)

大会对党内争论问题展开了讨论,通过了《红军第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决议案》。

《决议》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党内争论问题”,第二部分是“分兵问题”。关于党内争论问题,分别是:一、过去工作的检阅;二、这次争论之迎因和性质;三、党应不应该管理一切;四、对前委通信第三期的意见;五、对朱毛同志的意见;六、对中央指定之前委委员不动,决定以陈毅为书记;七、提出几个口号作为这次争论的结果及党员以后的工作标准。

《决议》在对争论的迎因及各方意见作出分析与评价后,分别指出毛泽东和朱德的缺点。《决议》认为毛的缺点是:英雄主义;固执己见,过分自信;虚荣心重,不接受批评;在党内用手段排除异己,惯用报复主义;对同志有成见;工作态度不好;小资产阶级色彩浓厚。结语是:“因有以上之错误,使同志们怕说话,造成个人信仰,使小团体观念加重。”朱的缺点是:用旧军阀的手段,相信私人;有Ó-合群众造成个人信仰的倾向;无形间有游民无产阶级行动的表现;工作不科学,无条理,无计划,马马虎虎;无形中夸大英雄思想的表现;不能坚决执行党的决议;不注意军事训练,不注意维持军纪。结语是:“因为有以上错误,弄成了军纪风纪松懈,使士兵具有流氓习气,难以纠正,又惯用手段À-拢部下,小团体观念极深。”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