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乱云飞渡仍从容——“文化大革命”中的陈云

“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席卷全国之初,身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的陈云因身体不好,正在家中休养,在党和国家事务中很少起到决策作用。然而,林彪、江青、康生等一小撮权力熏心的人却没有忘记向陈云射来毒箭。在这乱局中,陈云从容应对。

遭受冲击

“文化大革命”爆发前,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陈云在上海养病,并不在中央一线工作,所以1965年秋的中央工作会议(毛泽东在会上提出要警惕中央出修正主义)、1966年5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通过了“五一六”通知)均因病未参加。1966年8月,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批判刘少奇时,陈云连同朱德、邓子恢、薄一波等人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批判。1967年1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今后不再通知陈云等人出席政治局会议,实际就是与刘少奇、邓小平、陶铸、贺龙等人一道被靠边站了。1月25日,北京大专院校和财贸系统的造反派成立了“彻底批判陈云联络站”,标志着对陈云批判的升级。3月10日,在北京师范大学校园内召开了批判陈云“反革命修正主义罪行”大会。大会宣称“对陈云的大批判、大斗争,是彻底砸烂刘、邓黑司令部这一伟大斗争的主要组成部分”。但周恩来3月21日对财贸口造反派说,中央常委没有决定拿出批判陈云的材料,我是不主张大字报上街的。中央常委当然是听毛泽东的。3月,中央办公厅停止向陈云等人发送文件和《参考资料》、《参考消息》等。1970年9月上旬,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决定审查陈伯达后,江青、张春桥等借机围攻陈云,要他交代1962年西楼会议时陈伯达是如何与他互相配合的,并无端指责他不揭发陈伯达是要为自己推脱罪责。

康生发难

在“文化大革命”中,最早挑头向陈云发难的是康生,此后屡次挑头。1966年8月10日,他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华东组会上到处咬人,称:“陈云同志的思想也是长期与主席对立的。他以经济专家自居,自以为他的经济学在主席之上。……他讲的经济政策,据我看,只是资本主义的商人经济而已。”其实陈云从来就没有以经济专家自居,也从来没有说过他的经济学在毛泽东之上。康生这种攻击性言论与林彪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攻击彭德怀想当大英雄,只有毛主席才是大英雄的调子如出一辙。1967年,康生在给江青的信中将陈云等18人定性为“有错误或历史需要考查的”一类人中。1968年11月25日,康生写信给毛泽东,称“陈云同志又一次包庇了袁血卒,而且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此件未见毛泽东的任何批示。“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陈云在1978年11月中央工作会议东北组会议上讲到康生的历史问题时说,“康生是不是被捕过?被捕的表现怎么样?要慎重一些”,“没有真凭实据,就不能轻易定”,要由中央组织部组织人进行审查。在稍后进行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陈云再次提出要对康生进行审查,全会接受了这一重要的意见。

多次检讨

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期间,陈云致信毛泽东并中共中央表示拥护“十六条”。1966年10月,中央工作会议批判刘少奇、邓小平所谓资反路线时,刘少奇在检查1962年所谓右倾错误时提到他支持陈云报告并推荐陈云任中央财经小组组长的事情。10月30日,陈云就解放前后包括1962年“右倾错误”在内的“严重错误”向会议写出书面检讨。这是他“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第一次检讨。1968年10月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上,陈云以“一贯右倾”再次遭到批判。谢富治说:“刘少奇抬出陈云搞经济小组,收拾残局,就是搞修正主义。”“陈云同志一贯反毛泽东,休息也不干好事。这些都要清算。”会上陈云多次被迫就自己解放前后的“路线错误”进行口头及书面检讨。他在讲到1962年七千人大会毛主席要他发言而没有发言时说:“因为我不愿在这样大的会议上散布我的右倾观点,因此,没有讲。”在1969年4月召开的“九大”上,陈云在中央直属机关小组会上又一次就自己历史上所谓路线错误进行检讨。1970年2月在 “蹲点”单位———江西化工石油机械厂的斗私批修会上,陈云先后分四次讲述自己的历史,对所谓路线错误进行检讨。1970年8月26日,他又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华东组书面发言中就自己历史上所犯历次“路线错误”,特别是1957年反冒进、1962年“夸大”暂时困难和提出分田到户的意见等进行了检讨。1972年7月21日,陈云致信毛泽东与中共中央,再次对1962年七千人大会时毛泽东要他讲话他不讲,而隔了几个星期却在西楼会议做所谓错误报告的问题进行了检讨,并请求中央根据他的身体情况分配力所能及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获准出来工作后,陈云还在检讨。1973年5月22日,他在中央工作会议小组会上发言时再次对自己过去的所谓错误进行了检讨。

主席保护

尽管陈云在“文化大革命”初期遭受冲击与批判,处境困难,但毛泽东在一定程度上的保护,使得陈云还是可以享受规格较低的政治待遇。自1966年8月18日起,毛泽东先后八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前六次陈云均参加了。9月15日,毛泽东在第三次接见红卫兵时对陈云说:“文化大革命,我并没有打倒你,你好好养病,将来好工作。”在“九大”酝酿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时,毛泽东提议陈云等一些老同志要选进去,结果陈云被选为九届中央委员,但未能进入政治局。1969年10月,毛泽东在陈云被疏散到江西之前特意交代汪东兴,“要把陈云、王震他们放在交通沿线,来去方便。……这些人还用得着,我还要他们呢”。1972年7月22日,毛泽东批示印发陈云7月21日的来信,“请中央商定。我看都可以同意。”不久,陈云就参加了国务院业务组的工作。7月31日,陈云出席了八一建军节招待会,结束了自1969年10月以来不让参加国务活动的局面。如果没有毛泽东的批示,要做到这些,显然是不可能的。而毛泽东所以作出这一批示,又是建立在陈云反复检讨自己“错误”(据不全统计,至此陈云在党内外做的检讨已经超过十次)的前提之上的,同时也是出于林彪事件后调整干部政策之需要。“十大”陈云仍被选为中央委员,1975年1月,在四届人大上又被选为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这些当然是毛泽东同意的。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