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朱德与女儿朱敏在“文革”中的骨肉亲情

朱德是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领导人和创建人之一,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他功勋卓著、德高望重。然而,在“文化大革命”中,朱德却受到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不公正的对待:大字报围攻,被逼出中南海,夫人遭批斗,连从德国集中营死里逃生幸免于害的女儿朱敏也受到迫害……在那黑云翻滚的岁月里,虽然父女长时期不能见面交谈,但是父女的心是相通的,情感是相融的……

淡然一笑 泰然处之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面对纷乱的局势,朱德陷入深深的困惑之中:他不理解党内斗争为什么要用“打倒”的方式。他多次将这种不理解在中央召开的会议上提出:“我觉得在这次运动中我们不能放松生产,要保证工农业生产的增长。现在群众起来了,搞大串联……我怕出乱子,特别是生产出乱子……”

“都什么时候了,老总还讲这话?”会场中有人为朱德捏了把汗,担心他的话会被人利用。

朱德不看别人的脸色,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往下说:“现在有个问题,你是反革命,他是反革命。帽子一戴,人家还怎么改正错误?没有余地了,一打成反革命,人家就没有路走了……这是问题啊,要想办法解决好这个问题!”

朱德这番话是在中央召开的会议上公开讲的,在那个特殊的政治环境里,无疑是与“中央文革小组”唱对台戏。

不几天,林彪、陈伯达授意由“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挂帅,贴出了“打倒”朱德的大字报。接着,写有“把大军阀、大野心家、黑司令轰出中南海,批倒批臭”的大幅标语,张挂在京城街头。斗大的黑字,鲜明而刺眼。

对于大字报和标语,朱德选择了沉默,他相信广大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身经百战,指挥了千军万马的老帅,不屑于几张大字报、几幅标语的歪曲和攻击。他做好夫人康克清的工作,由她“留守”中南海,自己约上秘书、警卫住到市郊玉泉山,离开漫天飘舞的大字报、刺耳心烦的高音喇叭。在宁静的玉泉山,朱德照常爬山,和身边工作人员下棋,也看看文件。一贯乐观大度的他这时显得心事重重,沉闷地打发着每一天的时光,消磨日子。

一天上午,朱德接到康克清的电话:揭发批判你的大字报贴到中南海里了,贴到我们家的门口了,你赶快回来看看!放下话筒,朱德沉思良久,嘱咐秘书:与别墅管理员结清伙食、住宿等费用。然后召集齐随行人员,说:“回家看看!”

朱德的车抵中南海西门,白花花的大字报从墙的这头一直贴到那头。红墙、白纸、黑字,在初春阳光的照射下格外扎眼,阵阵寒风把大字报掀得哗哗作响。老帅面色凝重,看到作为国家政治心脏的中南海也乱成如此局面,他不禁为党和国家的前途感到忧虑!

汽车靠近家门,等候朱德归来的康克清倚立门口,疲惫的脸上露出几分焦虑。朱德下车后,先安慰康克清,然后牵着她的手一同去看大字报。浏览一阵大字报后,朱德甚觉乏味,便回到家中。

来到书房,朱德对忧心忡忡的康克清淡淡一笑,说:“只要毛主席在、周总理在,就没有关系,他们是了解我的。你不要怕,个个都打倒,个个都倒不了;个个都是走资派,就不是走资派!”康克清见朱德不以为然,不由得松了口气。

朱德回到家后,门外,大字报天天在更换,“朱德”两字上的红叉叉在延续;门内,朱德依然平静地生活,散步时常驻足批判自己的大字报前仔细阅读,读到胡说八道离谱处,不禁发出朗朗笑声。对大字报涉及的内容,他也不作评论。

大字报不足以扳倒朱德,“中央文革小组”决定将斗争形式升级。一场批斗朱德的大会,在“中央文革小组”的策划中紧张地筹备着。

红墙如山 亲情如割

中南海里贴满“揭批”朱德的大字报,首都体育场里召开批斗朱德的大会紧锣密鼓……这些消息传到了朱德女儿朱敏的耳朵里,时为北京师范大学教师的她不由得急火攻心。81岁高龄且多病的老父亲万一发生意外,做女儿的如何面对悲剧?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