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罗瑞卿子谈父亲文革被打倒:关键是毛主席态度

本文节选自:《新民晚报》2013年4月14日第B7版,作者:罗箭,原题:《罗瑞卿和上海》

本文节选自:《新民晚报》2013年4月14日第B7版,作者:罗箭

“文革”前我父亲最后一次到上海是1965年12月了,而且不在他的计划安排之中,是被突然叫去的。当时毛主席提出“备战备荒”,我父亲到广西、云南边境地区查看地形,还接到小平伯伯的一个电话,说他和李富春、李井泉正在昆明,让他赶到昆明见面,父亲说恐怕不行,还有几个地方没有看完,要到河口、老街看完后才能到昆明,到昆明后还约好和妈妈一起到西双版纳。不久听温玉成说上海要开会,广州军区黄永胜司令员,邓小平都要去,你怎么不知道?父亲因为其他事和杨勇通电话,杨在电话上说第二天他要同贺龙、肖劲光到上海开会,什么内容不清楚。第二天到了一个军分区,父亲亲自给彭真伯伯打电话,彭在北京值班,他应该知道。可彭也不知道,说可能是讨论作战问题,总理在电话上,说不是,是庐山会议性质的问题。父亲问是谁?彭说不知道,总理说电话上不好说,会写信告诉他,他接到信后再告诉父亲。过了一两天彭伯伯来电话了,说上海会议分批开,我和你是第二批。马上总理电话也到了,要父亲11日赶到上海开会,父亲问什么事?总理说电话上不好说,来了就知道了。这样父亲9日赶到昆明(而在昆明等他的邓小平、李富春、李井泉已经飞往上海了)。10日在昆明停了一天,在昆明军区高级干部会上讲了话,11日和先前已经到昆明的妈妈一块坐飞机从昆明到了上海。

后来才知道,上海会议是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常委才7人,可参加会议的多达几十人,连不是中央委员的叶群都参加了。事先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常委中只有毛、林、周知道,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都是到了上海后才知道。军队中也是少数人才知道,其中像杨成武、肖华等人还是林彪亲自打了招呼的。而当时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副主席贺龙元帅也不知道,他也以为是研究作战问题。

父亲后来回忆这次到上海充满了诡异,下了飞机就感到气氛不对。在机场等着他的是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和空军司令员吴法宪。以往接机、送机吴法宪在机场是最忙碌的,跑前跑后,拿大衣,开车门的事都要抢着做,这次却板着面孔一直催促“快上车!快上车!”。陈丕显和爸爸、妈妈坐在同一辆车上,爸爸急于解开心中的谜团,一上车就问:“阿丕,开什么会呀,这么紧张?”陈指了指前排的司机和警卫人员,意即不便说,接着东拉西扯起天气、交通、工农业生产等,气氛十分尴尬。快到驻地时陈又说锦江饭店已经满了(以往每次来上海几乎都住锦江饭店),这次换个地方住公馆,在建国西路618号。又说总理和小平同志在公馆等着和你谈话。进了会客室见到总理和小平伯伯,总理才告诉他上海会议就是解决你的问题,父亲犹如听到一个晴天霹雳,他事先一点迹象也未察觉到,也没想到这次会整到他的头上。总理说了他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和林彪的关系,林彪说对他六年的观察,发现父亲有意封锁他。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