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54年毛泽东亲为哪位古代帝王翻案

毛泽东伏案写作 资料图

毛泽东伏案写作 资料图

《光明日报》与《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等报刊一样,是毛泽东每天必读的报刊之一。这些报纸印出后,报社一般很早就送到中南海西门收发室,由工作人员分送给中央领导同志。除特别重要急需阅批的文件外,毛泽东一般都会先翻翻摆放在办公桌上的《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纸。他对《光明日报》的“哲学”、“史学”、“文学遗产”等专刊发表的文章特别有兴趣,几乎期期都看,篇篇都读。他读报纸与读书一样,常常是边读边用笔在报纸上圈画,并写上一些批注文字,有的还批送其他中央领导同志阅读,或者指示《人民日报》等转载。

1957年4月29日《光明日报》刊载了北京大学教授李汝祺写的《从遗传学谈百家争鸣》一文。毛泽东看到后,致信当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秘书胡乔木建议《人民日报》予以转载,并为此文重新拟了题目《发展科学的必由之路》,还代《人民日报》编辑部拟写了按语:“这篇文章载在4月29日的《光明日报》,我们将原题改为副题,替作者换了一个肯定的题目,表示我们赞成这篇文章。我们欢迎对错误作彻底的批判(一切真正错误的思想和措施都应批判干净),同时提出恰当的建设性的意见来。”(《毛泽东书信选集》第526页)遵照毛泽东的指示,《人民日报》5月1日全文转载了这篇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对这篇文章如此重视呢?新中国成立初期,因受苏联李森科发动的对摩尔根学派粗暴批判的影响,我国有关高等院校和研究机关,也曾用行政手段和政治压力取缔了摩尔根学派的课程讲授和研究工作,一些教授、学者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毛泽东曾多次亲自纠正这方面的错误,批评了对待科学问题的简单粗暴的做法。1956年8月,中国科学院和高教部在青岛召开遗传学座谈会,各个学派的遗传学者在会上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取长补短。8月下旬至9月初,《光明日报》对会议作了报道并发表了与会学者发言的详细摘要。

青岛会议后,摩尔根学派在中国的代表人物谈家桢等来到北京。毛泽东曾在中南海怀仁堂听了谈家桢关于这次会议情况的汇报。他一边注意地听,一边不住地点头说:“应该取长补短。”同时鼓励谈家桢:“一定要把遗传学研究工作搞起来,要坚持真理,不要怕。”此时建议《人民日报》转载这样的文章,一方面表明毛泽东要继续深入推进百家争鸣方针的贯彻执行,另一方面也是毛泽东对谈家桢等科学家的鼓励和支持。

1959年初,为了改变学术界的沉闷空气,《光明日报》选定曹操评价问题作突破口,在报纸上组织学术争鸣。为曹操翻案的问题,是1959年1月间郭沫若在《光明日报·文学遗产》专刊上发表的《读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一文中首先提出的,曾在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光明日报》决定就此问题展开讨论后,2月19日在《史学》专刊第152期首先发表了翦伯赞撰写的《应该替曹操翻案—从〈赤壁之战〉说到曹操》;同时还发表了希望学术界人士和读者参加讨论的《编者按》。这篇文章认为“曹操不仅是三国豪族中第一流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而且是中国封建统治阶级中有数的杰出人物。”实际上,早在1954年夏天,毛泽东在北戴河就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过:“曹操统一北方,创立魏国。那时黄河流域是全国的中心地区。他改革了东汉的许多恶政,抑制豪强,发展生产、实行屯田制,还督促开荒,推行法制,提倡节俭,使遭受大破坏的社会开始稳定、恢复、发展。这些难道还不该肯定?难道不是了不起?说曹操是白脸奸臣,书上这么写,剧里这么演,老百姓这么说,那是封建正统观念制造的冤案,还有那些反动士族,他们是封建的垄断者,他们写东西就是维护封建正统。这个案要翻。”因此,毛泽东对此很关注,他看了翦伯赞的文章,说:“曹操结束汉末豪族式混战的局面,恢复了黄河两岸的广大平原,为后来西晋的统一铺平道路。”其后,这场讨论在报纸上展开,郭沫若、吴晗、王昆仑等都发表文章,重新评价曹操。

1965年《光明日报》开始编发关于《兰亭序》真伪问题的讨论文章,毛泽东对这一讨论很是关注。《兰亭序》的真伪,历史上一直众说纷纭。1965年5月,郭沫若经过考证,撰写了一篇文章:《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的真伪》,指出相传的《兰亭序》后半部文字,兴感无端,不符合王羲之的性格和思想感情,“是在《临河序》的基础上加心删改、移易、扩大而成的”(半真半假)的作品;它的书体也和近年出土的东晋王氏墓志不同,是唐人所伪托的赝品。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