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李克农虎穴传情报 避免党中央被敌一网打尽

1929年,革命力量迅猛发展,各地红色政权纷纷建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扩大了。蒋介石责成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兼建设委员会主任陈立夫,组建专门特务机构遏制共产党。陈立夫把差使交给表弟、国民党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局长徐恩曾承办。徐恩曾哪里是这块料,他把蒋介石的旨意、陈立夫的计划向钱壮飞(1925年在北京入党,1927年冬因共产党员身份被敌察觉,遭敌通缉,经党组织周密安排同共产党员胡底离京赴沪。为生计所迫1928年考入徐恩曾主办的无线电训练班,结业后被无线电管理局录用。因才干出众、与徐恩曾是同乡等,被徐恩曾任命为该局秘书)和盘托出,恳求钱壮飞物色可靠干才,组建办事机构。此时尚未与党组织接上关系的钱壮飞,意识到这是能让党及时获得国民党党政军核心机密情报的良机。可是,没有得到党组织的批准怎么能贸然接受徐恩曾的请求呢?他只好不置可否地敷衍应酬徐恩曾,不明确表态,拖着时间寻找机会。

机会终于来了,与钱壮飞分别两年、已和党组织接上关系的胡底出现了。经胡底介绍证明,钱壮飞重回了党组织的怀抱。党组织听取钱壮飞关于徐恩曾着手组建特务机构的汇报后,中共中央特委为此事由周恩来召集专门会议,研究认为钱壮飞在徐恩曾处取得了信任,有了一定地位,站稳了脚根,是党获得国民党有价值情报的良好阵地和有利条件。会议决定批准时任中共沪中区委宣传委员李克农打入国民党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由钱壮飞负责向徐恩曾举荐李克农,任该局新闻股长,主管新闻编辑业务。

12月,徐恩曾擢升国民党中央组织部总务科主任,负调查科实际责任,钱壮飞兼任徐恩曾的机要秘书。徐恩曾不仅把国民党建立侦察机关的秘密告诉钱壮飞,而且要钱壮飞鼎力相助。钱壮飞将这些机密告诉李克农,李克农及时报告了党组织。为配合李克农、钱壮飞的工作,中央特科派出李强、陈赓、陈寿昌等面见钱壮飞,传达党组织批准他深入国民党侦察机关,掩护和协助李克农开展收集和传递情报工作。

1930年初,南京市山东路5号那座中式小楼前挂出了“正元实业社”的牌子,屋顶架设了无线电天线。这是由李克农、钱壮飞精心筹划为徐恩曾建立的国民党特务组织最高机关—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李克农同钱壮飞商量后由钱壮飞向徐恩曾提出:“正元实业社”应制造小型发报机以掩人耳目,收集情报用新闻记者名义最适宜,各地应抓紧建立新闻通讯社。建议均被徐恩曾采纳,交托钱壮飞具体承办。

不久,钱壮飞任社长的统管各地情报收集的“长江通讯社”在南京建立。之后,相继成立了钱壮飞兼社长、胡底任总编辑、张家昽(中共党员,钱壮飞之妻弟)任翻译的“民智通讯社”。1930年下半年,华北、东北局势紧张,李克农与钱壮飞决定派胡底、张家昽去天津建立“长城通讯社”并主持工作,负责华北、东北地区情报收集。这样,李克农、钱壮飞、胡底等共产党员就控制了国民党最高特务机关,通过往来文电掌握了徐恩曾派驻各大中城市的调查员和报务员。被称为“龙潭三杰”的李克农、钱壮飞、胡底,成为了中共特科反间谍工作最得力的干部。例如陈立夫批给徐恩曾阅读的蒋介石发动对江西中央苏区“围剿”的命令、兵力部署等绝密文电,徐恩曾也给钱壮飞浏览。获此绝密情报的钱壮飞,迅速交李克农转陈赓报送周恩来,对毛泽东率主力红军打赢了两次反“围剿”发挥了积极作用。

徐恩曾虽然很信任重用钱壮飞和李克农,但是有件“宝贝”是不让他们接触的,总是如同护身符似的珍藏在贴身内衣口袋里。是什么呢?是国民党顶级官员亲译电报时使用的密码本。一个周末,徐恩曾要去上海度假,李克农和钱壮飞趁机进言:“你不能带着密码本去那儿,万一出事你承担不起责任呀!”徐恩曾沉思许久,掏出密码本放进文件柜,亲自上锁贴封条后叮嘱:“你两个好好替我看管一夜,明晨我来取。”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