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亲妹妹谈川岛芳子为何当汉奸:她想复辟大清王朝(3)

川岛芳子认识国民政府中央政治会议秘书长唐有壬,从他嘴里得知上海国民党系统的银行已濒临破产边缘,国民党政府希望停战。日本政府得到川岛芳子的情报,得以站在优势的立场结束了战争。1932年5月5日,《淞沪停战协定》在上海正式签字。唐有壬以泄露情报罪受到追究,命在旦夕,川岛芳子将其隐藏家中。孙科也因泄露情报罪受到蒋介石的弹劾,川岛芳子受命协助孙科逃离上海前往广东。

"一·二八"事变的导火索是川岛芳子参与策划的"日本和尚事件"!为此,关东军高参板垣大佐对策动"一·二八"事变的阴谋作了很高的评价,说:"多亏这一击,满洲独立才得以成功!"川岛芳子和田中隆吉也为自己的这一"杰作"而飘飘然,洋洋得意。川岛芳子从此声名鹊起,被赞为"丽人手腕,东方谍雄"。她的名气大了,我则被世人骂为"大特务、大汉奸的妹妹",抬不起头来。

  由日本间谍变为"安国军"的金司令

上海"一·二八"事变后,川岛芳子以"满洲建国"的功臣自居,狂傲跋扈,不可一世,搬弄是非,胡作非为,影响干扰了日本军方的行动,引起板垣征四郎的不满。1932年4月,板垣征四郎命我哥宪立从上海将川岛芳子接回大连。

川岛芳子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回到大连不久,她就投靠伪满军政部顾问多田骏大佐。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稳定局势,不断招兵买马,以对付满洲的抗日力量。川岛芳子认为再造辉煌的时机已到,便向多田骏毛遂自荐,口出狂言:"荡平满洲叛逆,无需日本操劳,我对中国人很了解,尤其熟悉人情、地理,只要本人出马,必能所向披靡,马到成功!"她小时候就这样狂妄,与男孩子吵架,不斗倒他们不罢休。到了成年,喜欢穿西服,女扮男装,要像男人,总想出人头地。多田骏被川岛芳子口若悬河的辩才说服了,当即将招募来的三千多士兵交给她,并给这支部队命名为"安国军",任命川岛芳子为司令。我的七哥金璧东曾任伪满中将司令,在满洲颇有威名,川岛芳子便随之改名"金璧辉"。至此,川岛芳子由一个日本间谍摇身一变成为"安国军"的金司令。

1933年2月17日,日本关东军入侵热河。热河省位于今天的辽宁省、河北省和内蒙古的交界处,地理位置重要,同时盛产鸦片,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宝地。金璧辉看中了这块"肥肉",率领她的"安国军",积极参加了热河作战。清朝格格率部打仗,她可能是第一人。她不懂军事,虽指挥无方,因是女司令,倒也起到了鼓舞日军士气的作用。

"满洲国"建立后,抗日部队马占山、苏炳文两支人马很活跃,使日伪军很头疼。金璧辉诡计多端,使出了诱降苏炳文的特务手段,她拟订了一个大胆的劝降计划:乘飞机利用降落伞降到呼伦贝尔苏炳文的控制区,以高官厚禄为诱饵,诱降苏炳文。别的女人哪有这种魄力?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川岛芳子敢于这样冒险!这个计划得到关东军参谋长小矶国昭中将和多田骏的赞许。川岛芳子也因此得到了主子们的赏识和推崇。

抗日英雄马占山入关后停息天津。调任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多田骏命川岛芳子刺杀马占山。川岛芳子扮成舞女,设计谋害马占山,因被马占山的警卫发觉,未能得逞。其后,川岛芳子又受命勾结前骑兵师长郭希鹏、丰台暴徒首领张权本协同制造暴乱事件,同时暗中策动冯玉祥手下的善变将军石友三等投靠日本人,秘密组织"华北自治委员会"。川岛芳子的心肝坏透了,她完全变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

1935年年底,川岛芳子失去了利用价值,被军方打发回了日本。她很气愤,时常发表一些抨击日本的言论,发泄不满情绪。她并非觉醒,而是"狗咬狗"的心态。

  "日本人不会败"的预言失灵,川岛芳子恶有恶报

川岛芳子贪图享受,挥霍无度,她很想捞钱花。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日军全面侵占华北,川岛芳子认为发国难财的机会到了,乘机钻入天津。她首先将日租界内松岛街的东兴楼饭庄据为己有,攫取钱财。她还利用驻扎北京城外的宪兵队长田宫少佐,大做无本买卖。田宫少佐把中国资本家抓到宪兵队,由川岛芳子出面,向被捕者家属勒索财物。她还引诱日本军官将物资偷运到黑市出售。这一时期,她在日本军部将军们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日本饭庄的女老板而已。对她的贪财行为,中国商人背地里都咒骂她:"这个恶毒的女人什么都要,就是不要脸!"

川岛芳子目空一切,什么人都敢惹。1942年,她因殴打日本宪兵,再次被遣送回日本。一年后,从日本又回到北京后,再也没有大的作为。我问她:"姐,你死心塌地为日本人效力,凶狠地残杀中国同胞,就不怕遭到报应吗?"她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奸笑道:"我投靠日本人,是为了复辟,重振清王朝的雄风。玩政治嘛,无毒不丈夫,不能在乎杀人。至于报应,那就听天由命了。我相信强大的日本人不会败!"

然而,川岛芳子认为"日本人不会败"的预言失灵了。1945年8月15日,她在北京的住所从广播中听到了日本天皇的声音,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听到这里,川岛芳子浑身颤抖,预感到自己的末日来临了。

1945年10月10日,国民党"双十节"那天,一群国民党宪兵进入北京东四九条胡同三十四号搜捕川岛芳子。当年赫赫有名、不可一世的川岛芳子,如今失去了日本这座靠山,只能束手就擒。当时喜欢睡懒觉的她还没有起床,身上只穿了一件浅蓝色睡衣。当她被戴上手铐那一刻,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她的秘书、日本人小方八郎不忍看她那样,便让女佣给她找了件上衣穿上。小方八郎同时被捕。最初,川岛芳子被关在第十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后来转移到北新桥炮局子胡同前日本陆军监狱。在三平方米单身牢房中,川岛芳子受到一般在押犯享受不到的特别优待。基于这种待遇,她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那时戴笠的得力干将马汉三负责惩治汉奸的工作,任北京肃奸委员会主任。一天,一巨商登门拜访马汉三,带来十八尊金罗汉,恳求马刀下留人,释放川岛芳子。马汉三财迷心窍,贼胆包天,竟真的偷偷释放了川岛芳子。川岛芳子走出牢房,急匆匆回到家里,悄声对我说:"马汉三准备将我遣送日本,你留在北京也不安全,不如跟我一起走吧。"我经过思想斗争,一口拒绝:"我没有当过汉奸,没有害过中国同胞,我不走。"

不久,马汉三包庇川岛芳子事发,戴笠飞赴北京处理,命令马汉三立即抓捕川岛芳子。随后又将马汉三收受贿赂一事也查得清清楚楚。

历时两年调查取证,1947年10月22日,河北省高等法院以汉奸兼间谍罪判处川岛芳子死刑。她罪有应得,命归黄泉是早晚的事。1948年9月,蒋介石下令将马汉三和他的几个同谋处决(1946年3月16日,戴笠被马汉三命人安放的定时炸弹炸死在飞机上)。

  受株连坐牢十五年

新中国成立后,我和全国人民一样,迎来了新生活。1954年,我三十六岁时,与著名国画家马万里结婚,婚后美满幸福。讵料,1958年2月,我突然被捕,罪名有二:一、肃亲王的女儿;二、日本大特务川岛芳子的胞妹。

川岛芳子生前做坏事、发大财的时候,我没沾过她的光。她死后,我却受她的株连而获刑十五年。我不怪人民政府,要怪就怪我姐犯下了滔天罪行。为了不连累丈夫马万里的前程,我主动与他离婚。

我在狱中度过了漫长的十五年岁月,1973年刑满释放后,政府安排我在天津茶淀农场当工人。我与一位会讲上海话的人结了婚。1976年,我因患多种疾病"病退"。1979年,我写信给伟人邓小平,要求重新工作,得到解决,从天津回到北京。1996年5月,我在河北廊坊市开发区开办了一所民办爱心日语专修学校,我当了校长。上世纪90年代后期,在这所学校的基础上,建起了廊坊东方大学城。

回顾大半生走过的道路,我姐逆潮流而动,弃民族大义不顾,自取灭亡,我未参与姐姐的政治活动,不随哥哥们去香港,而是留在大陆干自己喜欢的事,这条路走对了。现在我的心情特好,感谢邓小平,是他为我们创造了施展才能、大干事业的条件。

本文摘自《名流沧桑》,《名人传记》编辑部编著, 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来源:中华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