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刘少奇被毛泽东的最后召见

刘爱琴著《我的父亲刘少奇》一书封面(局部)

刘爱琴著《我的父亲刘少奇》一书封面(局部)

1966年底、1967年初,“打倒刘少奇”的活动已蔓延全国,批判、斗争我父亲的趋势愈演愈烈,舆论已经形成,中央文革小组的阴谋策划也步步加紧。

1月13日,毛主席派秘书徐业夫接我父亲到人民大会堂谈话。

一见面,毛泽东就问我父亲:“平平的腿好了吗?”这显然是指1月6日设圈套抓光美妈妈开头的那个情节。从此也可以得知,毛泽东对这件事或真或假也是知道的。

我父亲如实回答道:“根本没有这回事,是个骗局。”

然后就转入了正题。我父亲表示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错误,已不适宜再担任领导职务。提出:

“一、这次路线错误的责任在我,广大干部是好的,特别是许多老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主要责任由我来承担,尽快把广大干部解放出来,使党少受损失;“二、辞去国家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毛泽东著作编委会主任职务,和妻子儿女去延安或老家种地,以便尽早结束‘文化大革命’,使国家少受损失。”

毛泽东对我父亲提出的两点意见,沉思一会儿后,并没有表态,而是建议我父亲读几本书,他还特别介绍了德国动物学家海格尔写的《机械唯物主义》和狄德罗写的《机械人》两本书。分手时,毛泽东要我父亲“回去后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就在毛泽东同我父亲谈话后的几天,家里就被强行拆下电话,断绝了我父亲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事态发展很快急剧恶化,到3月毛泽东的态度也明朗化了。3月21日毛泽东、林彪等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把运动中揭发刘少奇历史问题的材料交“王光美专案组”,并指定由康生负责这个“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给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残害我父亲,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