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美女作家奉命当“汉奸” 忍痛按组织安排分手

关露,原名胡寿楣,上世纪30年代著名作家,“左联”的一名得力干将,凭借诗作《太平洋上的歌声》,蜚声当时上海文坛,与张爱玲、苏青、潘柳黛并称为“民国四大才女”。赵丹主演的电影《十字街头》的主题曲《春天里》就出自她之手,这首“春天里来百花香”,让关露的名字红遍大街小巷。

遇到王炳南之前,关露有过两段感情。第一段,少女的旖旎梦,所遇非人,很快就梦碎了。第二段,是与“左联”里并肩战斗的战友,相貌堂堂,气宇轩昂,又文思敏捷,才气过人,但他却希望关露回家做贤妻良母,关露无疑是失望的。她从小就不愿意一生成为男人的附庸,为此她逃过婚,吃尽苦头。她内心火热,并且要把这份火热传递给她身边的人,她用火一样的热情写诗、写小说,鼓舞受封建压迫的妇女站起来,成为独立自主的女性。

王炳南走进关露生活前,刚和德国妻子安娜分手。那段婚姻,像一条不懂拐弯的河流,最终只能无奈地消失在荒漠中。

两颗在情感上受过伤的心,更容易产生共鸣。初次见面,是在潘汉年组织的一次聚会上。关露颀长玉立,秀眉隆鼻,华服高履,体态盈盈,让王炳南有眼前一亮的欢悦。她超拔的才情和革命的热情,王炳南也早有耳闻。聚会时,关露言谈举止落落大方,眼神专注而坚定,让人情不自禁被吸引。王炳南眼风不自觉地飘向她,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而王炳南的声名,关露也早有耳闻,他的果敢坚强,他的沉着睿智,关露仰慕已久。王炳南是出色的外交家,他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的策划者之一。他周旋于张学良、杨虎城、周恩来之间,成功实现了“西安事变”的和平演变。他是周恩来不可缺的左膀右臂。

高个子,板寸头,一袭黑色中山装,显得干净利索。这个男人,简洁得连一根多余的线条都没有。关露心中的一根细弦被轻轻扯动,仿佛春日里的一树樱花,被风一吹,片片落英缤纷了心间的一亩花田。这样侠骨柔肠的男人,最让女人没有抵抗力了。

关露爱得没有丝毫犹疑。

那天,关露新搬了住处,王炳南忙里偷闲,过来帮忙。他边搬东西边哼唱着“春天里来百花香”,低沉磁性的男中音,像密集的鼓点,敲在关露的心头。关露每次听到别人唱她作词的《春天里》,都特别激动,更何况是自己心仪的王炳南!她掏出写作用的心爱的绿色派克笔,拿起准备送给王炳南的那本诗集《太平洋上的歌声》,翻到扉页,唰唰地写上:“赶走东洋鬼/打回老家去/建立新中国!”然后,署上自己的名字,像是不经意地把派克笔夹在书里,递给了王炳南。王炳南接过来,专注于关露的题词,随手把她的派克笔别到了自己的兜里。一递一接间,关露触摸到了他的手。他的手冰冷,她一下攥住他的手,说:“呀,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冻的吧?快放到兜里暖和暖和!”

不过是一句普通之极的话,却让这个在残酷的斗争中从不妥协的七尺男人如沐春风,怦然心动。他顺从地把手插进衣兜。“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他在心里暗暗许下誓言。

第二天,王炳南便孤身一人离开上海,去了武汉。

不久,关露便收到王炳南的来信,信里还夹着他的一张照片。照片背面写着: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王炳南。

关露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珍藏着。那些灰暗的日子,这是她唯一的安慰。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