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蒋宋联姻大揭秘:蒋介石竟曾托人向宋庆龄求婚

原文配图:蒋介石和宋庆龄。

配图:蒋介石和宋庆龄。

11月10日,蒋介石回到上海,主要做了两件事:一件是举办与宋美龄的结婚大典;另一件进行复职的活动。

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经历了长达5年的追求过程。其间有很多曲折和秘闻,值得一记。

蒋介石初识宋美龄,时间在1922年12月,地点是孙中山在上海的寓所法租界莫里哀路(即香山路),机会是一次社区的基督教晚会。晚会由宋子文主持。蒋介石之所以能够参加这次晚会,这和当时他与孙中山关系密切有关。当年6月16日,陈炯明在广州发动兵变,炮击孙中山的总统府,想把孙置之死地。孙脱险登上永丰舰(后改名中山舰),召蒋介石抵粤护卫。蒋应召登舰,与孙中山共患难,取得了孙中山的极大信任。8月随孙中山离粤转香港至上海,9月作《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孙中山为之作序。所以孙中山在上海寓所这段时间,蒋介石走动颇殷,得以参加这次晚会。他看到年仅23、风姿绰约的宋美龄,立即为之倾倒,下决心要把这位年轻美貌、门第高贵的女人追到手。

同年12月底,蒋介石应孙中山的紧急召唤,前往广州。一到那里,他就急不可耐地向孙先生提出要求,希望孙先生能把妻妹介绍给他。他对孙先生说,15岁时所娶的发妻毛福梅已经“休掉”,侍妾姚冶诚也已离开,老师,我现在没有太太了。……您认为可以说服宋小姐接受我吗?这里蒋介石隐瞒了和他新婚不久的第三位夫人陈洁如。孙中山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学生,而是把蒋介石的意思转告了妻子宋庆龄。不料,宋庆龄竭力反对。她极为愤怒地说:“我宁愿小妹死掉,也不愿意嫁给一个在广州城内至少有一两个情妇的男人,虽然他自己说已经没有太太。”其实,宋庆龄对蒋介石与陈洁如结婚一事早有所闻。于是,孙中山决定不出面撮合这段婚事,只是对蒋介石说:“等一等吧!”在孙中山逝世以前,蒋介石又曾两次提起这门亲事,但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再等一等吧!”

蒋介石认定“及与宋女士相稔,知为理想之终身良伴,而向所求不得者,故不稍犹豫,露求婚之意”。在孙中山先生婉拒介绍之后,直接与“宋女士函牍往返,仍时申前请”。在陈洁如自传手稿中,有一封被抄录的当时宋美龄给蒋介石的信。内云:“亲爱的哥哥:数月来,一直未能见面,以聆听您的教诲。在您繁忙的军旅生活中,您还邀请我陪伴姐姐和家里人游览武汉,了解革命军的新成就,对此我十分感谢。前天,我才离开广东,要去上海看母亲;大姐仍在广东,不久也将返沪。如果有时间,我当然要陪她游览Yangtai Cities(烟台)。现在我借扬子(孔祥熙)的光去汉口,写这封信向您致意。美龄。”这时,蒋介石已是显赫的北伐军总司令了。

由于陈洁如的存在,蒋宋之间的通信与会面受到很大影响,于是,蒋介石于1927年3月19日在南昌正式向陈洁如摊牌,逼陈洁如退让。他拿出给宋霭龄、宋美龄的两封信,对陈洁如说:“我明天要去安庆视察前线,我们在那里进展很大。这是我写的两封信,请你看过后,交给阿顺去寄发。我想把正在进行的事情和所有新近发展情形,都让你知道。因此,请不要生我的气。”给宋霭龄的信写着:“亲爱的大姐:请陪您的母亲、孙夫人、您的三妹、您的儿子代维和女儿来牯岭,无论如何不要再待在汉口。我今晚离九江,明天到安庆。我注意到美龄没有来牯岭的原因(由于我的妻子),您回到汉口后,看看您三妹的态度。如果有信,请派特使送到安庆来,介石。”给宋美龄的信写着:“亲爱的美龄:估计你姐姐已将我的密信交给你了,我今晚将离九江,在安庆待几天等待你的答复。得到你的信后,我即上前线。……考虑到我仍在江西,你觉得(由于我妻子的原因)来看我不方便……。”陈洁如看完信,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决定离开南昌,回到上海。蒋介石达到了目的。

蒋介石向宋美龄正式提婚是1927年4月。此举在宋家掀起了轩然大波。

首先反对的是孙夫人宋庆龄。她在蒋介石一露出追求宋美龄的意向时,即强烈反对。更使她恼火的是,孙中山先生逝世后,蒋介石竟托人向自己求婚。

据美国作家西格雷夫所著《宋家王朝》一书记载:“他派了一位月下老人——很显然是古董张(即张静江)——向文君新寡的宋庆龄求婚。宋庆龄在与伊德洛·斯诺的谈话中,曾经回忆蒋介石向她求婚的经过。斯诺这样记述:“孙文于1925年逝世后,蒋介石通过媒人向她求婚。她认为这是政治,不是爱情,就一口回绝了。”

宋太夫人倪桂珍也持反对态度。倪桂珍祖籍浙江余姚,是明代著名科学家徐光启的第17代后人,自其丈夫宋耀如辞世后,她掌管着宋氏大家庭,一言九鼎,举足轻重。

宋太夫人认为:第一,蒋介石是个军人,而在过去有文化的中国人眼里,是不被尊敬的;第二,蒋介石已结过婚了,而且社会上还流传着他与其他女人有染的丑闻;第三,蒋介石不是基督教徒,与宋家的信仰格格不入。

宋家的实力人物宋子文也不以为然。第一,他认为蒋介石还是处在各派军阀的斗争当中,事业的成败尚难预卜;第二,更重要的是当时他与蒋介石处于对立地位。

美国记者希恩在回忆录《个人经历》中描述了宋子文当时的处境:“他的住宅一直受到特务监视,这使他心情十分紧张。他不敢走出法租界和公共租界,因为中国这个城市无处没有蒋介石的士兵,他们转眼就能把他抓走。如果被他们抓走,那就只有两条路:要么当财政部长,要么坐牢。”在这种情况下,宋子文当然不会同意把自己的妹妹嫁给蒋介石。

极力撮合这段婚事并立下汗马功劳的是宋美龄的大姐、孔祥熙夫人霭龄。她坚信蒋介石前途无量,可为宋家带来极大荣光。她除了在蒋介石与宋美龄鱼雁往来中牵线搭桥以外,还导演了一场新的“捉放曹”,促使宋子文改变态度。

当时,武汉与南京处于对立状态,武汉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宋子文来上海公干,拟订平衡国家预算计划,促使上海一带的大企业家购买武汉政府的公债。宋子文一下飞机,就被蒋介石派人扣押。蒋介石在征得宋霭龄的同意后,还命驻广州的部队,没收宋子文在南方政府银行的所有财产。在宋子文走投无路时,宋霭龄出马劝说弟弟,为南京政府效命,同时同意小妹与蒋介石的婚事。蒋介石还请出国民党元老谭延闽充当说客,劝说宋子文改变主意。宋子文在蒋介石软硬兼施、内外夹攻的策略之下,终于由反对而趋向赞同,并陪伴蒋介石去日本说服母亲。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