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因一事对苏联罕见发怒:我再也受不了了

有人建议把精通俄语的岸英带来做翻译,毛泽东断然拒绝

毛泽东也在为与伟大导师的会面做着类似的准备。他很紧张,各种各样的想法,包括最不可能成为现实的种种担忧。他急于见到斯大林,当面向他祝贺他的70岁生日,送给他自己亲自挑选的许多礼物。他想与斯大林进行长时间的会谈,也想与莫洛托夫谈一谈。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认为莫洛托夫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家。另外,他也想在苏联休养一下,治治病。

他此行最大的愿望是,在中苏两国间达成一项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并获得3亿美元贷款。他随身带着一个以陈伯达为首的一群官员组成的工作小组。

除了陈伯达以外,毛此行只带了一个名叫叶子龙的秘书,另外还带了警卫处处长汪东兴、警卫员李家骥和翻译师哲。师哲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曾在苏联生活过很长时间,精通俄语。他的俄文化名是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卡尔斯基。

柯瓦廖夫曾建议他把精通俄语的岸英带来做翻译,毛断然拒绝。虽然他已经宽恕了这个“犯上作乱的家伙”,甚至欢迎他和他的年轻妻子每个周六来中南海做客。岸英是在1949年结婚的,媒人是刘少奇。

12月初,在罗申大使和柯瓦廖夫的陪同下,毛泽东离开北京。柯瓦寥夫回忆道:解放军严密地警戒着从北京到中苏边境的全部铁路线。在毛的列车行将通过的这条线两侧,每隔50米就有一个士兵在警戒,一律面向外侧……从北京到奥特堡尔车站,携带自动武器的士兵们排成了一个连续不断的漫长的人链。如此如临大敌的警戒并非无的放矢。尽管采取了如此严密的安保措施,在天津附近的铁轨上还是发现了一颗手榴弹。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