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夫妇北戴河最后时刻 叶群与女儿一起看电影(2)

从外部传来的消息中,林彪、叶群知道了毛泽东在南巡时“打招呼”,实际上是要高级干部同林彪划清界限。这预示着,不但顺理成章接领袖的班已不可能,现有地位也难保了!

从后来的揭发材料看,在这7天中,林彪在室内情绪紧张,其活动少为人知,而叶群明显是在紧张地进行叛逃准备。

9月7日上午9时50分左右,叶群叫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俄华字典、英华字典、俄语和英语会话让飞机带来。

到了这天晚间,9月7日晚约21点30分,总参二部的一位参谋照例给叶群“讲课”,原定是讲马其顿王亚力山大或美国电影《巴顿将军》,可是叶群却突然拿着《世界地图集》,问蒙古有哪些大城市,哪些地方有苏联军队,中苏、中蒙边境地区有多少苏联军队。

叶群这里把主要注意力转向飞行,在北京的空军办公室副主任、那个林立果最铁杆的伙伴周宇驰也同样专心于此。他在北京找原空军司令部原航行局局长尚登峨,要他搞一本苏联航班地图。

9月9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叶群又要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有关中美关系的文件送来。

9月9日上午,那个几天来最积极活动的周宇驰又布置许秀绪搞一份东北、华北、西北地区的雷达兵部署图。这天晚21时,周宇驰又布置当时已成为他“小舰队”成员的空军司令部情报技侦处副处长王永奎搞一份作导航用的周围国家广播电台频率表。这些东西,自然马上能搞到。

9月10日上午,周宇驰要空军作战部部长鲁珉把“福建、江西、广东、广西的一、二、三级机场的位置、长度、宽度拿个单子”给他。

一会儿要北,一会儿又要南,可能还在多方考虑逃跑方向。

9月11日上午11时左右,叶群要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全军副军以上干部名册、部队部署情况登记表以及全军干部工作座谈会的全套文件送来。

据揭发材料称,9月11日当天,在空军办公大楼西侧三楼南侧最西头的办公室里,“小舰队”的王飞、于新野按照周宇驰的布置,研究确定“机关”南逃广州的人员名单和行动计划。

据说,他们先研究了总的名单,然后研究了分别随同黄、吴、李、邱上飞机的分组名单,研究了通知南逃人员的方法,去机场车辆的安排,集中地点,还确定了分别对黄、吴、李、邱的秘书和司机“做工作”的人。在这中间,王飞叫郑兴和以“首长打靶”为名,到警卫营取手枪30支,子弹2,000多发,冲锋枪2支,子弹200发,装到车上。

王飞还提出,会议结束后,他要带几个人去西郊机场,实地察看一下人员集中的地点和上飞机的位置。并计划在第二天凌晨人员集中后,由他进行简单“动员”后向大家发枪。

据揭发材料称,北京的“小舰队”当时准备南逃广州,然而这边的林彪、叶群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1971年9月12日,天色渐黑时分,林彪、叶群正在密室中忙着商议出路,可是从表面看96号楼却是十分平静。在这里服务的工作人员,只感到林彪夫妇情绪有点不对,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天,林彪、叶群在接到林立果马上要飞来北戴河的电话后,耍了一个花招,宣布当天晚上他们的女儿林立衡要与其恋爱对象张清林举行订婚仪式。叶群指示秘书和工作人员说,不请人吃饭,但要准备好烟、酒、糖果、茶等,另外再准备两部电影招待大家。他们这样做,看来是要转移工作人员的注意力,掩盖他们的阴谋活动。

这天天黑后,叶群与林立衡、张清林一起看香港电影,电影的名字叫《甜甜蜜蜜》。晚间8点多钟,林立果乘专机飞到山海关机场,9点钟到了林彪住地。林立果送了一束鲜花给林立衡,表示祝贺。林彪、叶群他们搞阴谋的事,林立衡当时并不知道。

作为母女的林立衡与叶群之间,平时关系不好,甚至从不喊“妈”而只称“主任”。叶群有事,也总是背着女儿,包括当时的外逃准备。林立衡毕竟是长期从事政治活动的人,了解一些上层的矛盾。这天晚间,她看出林立果回来后家里好像有事不让她知道。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