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表弟功德林拒写“认罪书”:抗日有罪?

本文摘自:《廖耀湘与蒋介石》,作者:严农,出版:湖南文艺出版社

文强病了。他得的是淋巴腺结核,脖子上长着一个一个疙瘩,管理所将他送进了公安部复兴医院。

廖耀湘很着急,请求去看文强,得到了允许,文强躺在手术台上,廖耀湘焦急地坐在手术室外的椅上。

这位廖耀湘昔日的战友、球友和学友,淮海战役中杜聿明徐州“剿总”代总参谋长,这时显出了军人和湖南人的气质,当医生在局部麻醉下用手术刀割破其脖子上的疙瘩,将黄脓一堆一堆往外扒时,他紧咬牙关,大鼓着眼,热汗直流,直伸着脖子,一动不动,没有哼一声。他以罕见的毅力,成功地配合医生将淋巴腺割了。同时,也把他的扁桃腺割了,以致他百病尽除,成了一个十分健康的人。

在医院养病期间,廖耀湘和杜聿明只要有空,就来看望他。陪同文强住院的管理员问他:“需不需要看书?”文强说:“非常需要。”“需要看什么书?”文强望了望坐在床边的管理员,又望了望坐在管理员身边的廖耀湘和杜聿明,诚恳地说:“医生治好了我的身体上的病,再请一个医生来治我灵魂上的病吧!只要对思想改造有帮助的书,我都想看。”

文强的话是发自肺腑的,共产党全力治好了他多年的痼疾,他是从内心充满感激之情的。

管理员对廖耀湘说:“你是文强的好朋友,又是我们管理所的‘秀才’,你说文强看什么最合适?”

廖耀湘想了想说:“文强在管理所一般的书他都看过,我看,现在就借层次深一点的书给他看吧!”

“看什么好呢?”管理员有点犯愁了。

“我看,就让他看马克思的《资本论》吧!”廖耀湘望了一眼躺着的文强,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行。”文强点点头。

“可我们所里暂时还没有准备这么高深的书。”管理员如实回答道。

“我们学习组的陈长捷有。”廖耀湘对所里所有的人有何种书了如指掌。

“好,我去借一下。”管理员走了。

文强从管理员手里接过《资本论》,看到书上有陈长捷密密麻麻写的眉批,有些不屑地对廖耀湘说:“这个陈长捷,有何能耐竟如此附庸风雅,在马克思的著作上作起了眉批来了。”

廖耀湘听罢,只是淡淡一笑。

文强捧起马克思的《资本论》,翻开第一页,便认真地“啃”起来。出乎文强意外的是,看着这《资本论》第一页,就使他如坠云里雾中,不知所云。

他不得不去看书眉上陈长捷做的密密麻麻的眉批。

《资本论》第十六页有一段论述为:“劳动作为使用价值的创造者,作为有用劳动,是不以任何社会形态为转移的人们存在的条件,是永久的自然的必然性。”

陈长捷在这段上做的眉批是:“构成价值的是抽象劳动,创造使用价值的是具体劳动。抽象劳动也不能离开物质过程。共产主义的分配原则之必然性,盖出于此。

《资本论》第二卷第384页写道:“不仅积累的资本,可以是资本化的剩余价值;原垫支资本的一部分,也可以是资本化的剩余价值。”

陈长捷的眉批是:“生意人的诀窍,剥削的秘密。”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