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朝鲜战争最惨烈的战斗 志愿军阵亡3万?(6)

核心提示: 砥平里之战是朝鲜战争的一场经典战例,是抗美援朝战争第四次战役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在朝鲜战场东线,对京畿道杨平郡砥平里进行的一次对坚固野战阵地进攻的战斗。

砥平里战斗为什么会失败?

揭秘:朝鲜战争最惨烈的战斗志愿军阵亡3万?

砥平里战斗确实是志愿军的一个败仗。

让人感觉奇怪的是,我方从来未回避过这个败仗,大量的书籍、文章以及网络帖子对此都有介绍,然而一些文章却以“揭秘”的口吻介绍真相。

目前关于砥平里战斗的文章书籍,如果是偏向美军的,基本都会有这句话“砥平里战斗打破了中国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

虽然此类文章都是站美军立场,其实这句话却是褒扬志愿军。因为按照纸面实力,志愿军根本不可能是美军对手。对一支纸面实力比美军弱很多的军队,居然要用“打破中国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这其实是对美军的讽刺。

在战争中失败和胜利是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不打败仗。失败的战例也是前人留下的宝贵财富,理应认真予以研究。

砥平里战斗失败,我们就必须了解,战斗是怎么组织指挥的。

在抗美援朝运动战期间,美军防御时每公里正面是14到17门炮,在砥平里战斗是每公里16门炮。

砥平里美军在一线展开了12个步兵连,平均每个连的正面有500米,也就是说平均每个连的正面能分到8门炮。8门炮对付500米的正面,这个火力密度已经足够了,但这可能并不是砥平里战斗美军真实的战术密度。

根据资料分析,美军很有可能是把炮口转过来,炮口朝外变为炮口朝内,炮阵地放在一线步兵连的后面,也就是说美军把炮兵阵地放在600米线这个位置,每个方向放一个炮群,在西边的炮门对着东边,在南边的炮口对着北边。这样志愿军所有的行动都在美军榴弹炮火力打击范围之内,常规的部署方式造成的1000米榴弹炮火力打击范围空白就被填补了。

图为志愿军在战斗

图为志愿军在战斗

这样反向布置炮口的好处并不仅仅是东打西、南打北,而是东南西都打北,南西北都打东。这就意味着在美军每个营1.6公里的正面大约有18门榴弹炮,再加上营属迫击炮13门以及团属迫击炮支援每个营3门。砥平里美军火炮的战术密度实际可能达到每公里21门。在火炮不变的情况下,大大加强了炮兵火力。而炮兵的火力正是阻止志愿军接近美军基本阵地的关键。砥平里的美军兵力火力远超长津湖战役下碣隅里美军环形防御圈,但面积却只有下碣隅里的四分之一。

美军轻武器的火力同样强大,美军在每1米的正面,每分钟发射的子弹数是12发,理论上没有生物可以突破这层弹幕。

但是,这还不是全部。按照美军的作战常规,上述砥平里环形防御圈只是美军的主阵地,或者说基本阵地。在基本阵地外面,美军通常有两道警戒阵地,战斗警戒阵地和全般警戒阵地。

警戒阵地一般位于美军基本阵地之前1公里,按照砥平里的情况每个营负责一个方向,派出的兵力在半个排到一个连。他们的任务是迟滞、阻击志愿军攻击部队,迫使志愿军攻击部队提前展开战斗队形,并给美军炮兵指示目标,美军炮兵对志愿军的接敌行动实施移动阻拦射击或者不动阻拦射击。

志愿军攻击美军基本上只有晚上,很明显,战斗警戒阵地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个阵地拖延志愿军的时间越长,志愿军用在接敌运动的时间就越长,突破美军阵地的可能就越低。由于志愿军在接敌过程中一路都在受到美军火力打击,那么就算通过这一路段,队形必然散乱,能有效发起进攻的部队也将低于计划,作战能力自然大打折扣。

一句话概括,美军的战斗警戒阵地发挥着在夜晚与志愿军争夺战场主动权的重任。美军只要能拖延时间,就是胜利。到了白天,主动权自然转移到美军手中,志愿军只能被迫被动挨打。

砥平里美军环形防御圈正面是6公里,一线共12个连阵地。那么打一个美军连阵地,志愿军需要多少弹药呢?

首先需要说明,因为纵深的原因,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把一个团阵地视为9个连阵地的。但是砥平里的情况不一样。虽然美军是一个加强团阵地,但是因为是环形防御圈和普通的不同。如果是普通的防御阵地,美军一个团有很大的纵深,志愿军打起来难度很大,是不能简单视为多个连阵地组合的。但砥平里的美军防御圈几乎没有纵深,因此可以视为12个支撑点防御来计算志愿军所需弹药量。

按照志愿军的经验总结,打一个美军连阵地,至少需动用火炮30门,其中野榴炮20门,破坏射击至少需炮弹600发,一次火力急袭至少需600发,开辟通路2条的话至少需200发,压制敌炮群及侧翼火力点至少需208发,阻拦射击至少需64发,共计1772发。考虑到砥平里的情况为野战防御工事,1772发是有把握攻克一个美军连阵地的最低限量,还不包括可能对美军的反击。

1952年志愿军规定,攻歼美军一个连消耗炮弹的标准是3645发。而砥平里战斗的实际情况是,攻击一个美军连阵地,平均只有7门炮。如果炮弹按平均最大量计算,总共210发。

这就意味着,炮兵在战斗中能发挥的作用为:第一,开辟通路1条,用弹100发,剩下的靠步兵自己破障。第二,支援步兵发起冲锋,100发。剩余10发,再压制下侧翼火力点,至于压制美军炮群,在砥平里,想都不要想。

必须强调的是,210发依然是理论数据。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的运动战阶段,向来是在缺炮少弹的情况下作战的,也不缺乏火力劣势攻坚的战例,这属于志愿军的常态。砥平里战斗炮兵参战,发挥的作用很有限。

砥平里战斗,对于美军来说,有预先准备的野战防御工事。打这种攻坚战斗,炮兵是要有时间去准备的。

首先的准备工作就是看地形。打这种防御之敌不看地形肯定不行,能看个三五次最好,至少看一次地形。不看地形不可能掌握美军的工事情况、火力配系,更不可能知道美军基本阵地内的情况。看完地形才可以计算射击诸元,有条件还要进行试射。

没看过地形,那就只能按地图指示法射击,那就成了盲目射击,无法准确判断炮弹打到哪里去。本来炮弹就少,恨不得一发掰成两发打,恨不得每发都精准射中目标。可是之前的准备工作都没办法做,炮兵的支援效果可想而知。

对于这样的军队,没什么好抹黑的

看起来,我似乎在给志愿军砥平里战败寻找客观原因。那为什么要这么写?

首先,解放军从来不忌讳败仗,自己进行总结检讨时要求非常之高,很多时候一个很小的失误都会严厉批评。

几乎全中国的军迷都知道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和美军的火力不对称,处于很大的劣势。

可是有多少人知道,志愿军在检讨砥平里战败的经验教训时基本不提火力这个问题,就算有少数部队提到,也是放在很次要原因里轻描淡写提一句,主要在总结检讨自己的主观问题。

只找主观问题,不找客观原因,这是解放军越来越强的秘密。

第二,我军陆军各部队往往都有着光辉且骄傲的历史,所以宣传上总是突出步兵,而忽略了对战争之神炮兵的宣传。事实上,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伤亡的62%来自火炮,枪弹仅为32%。

第三,由于抗美援朝战争的大小战斗,志愿军胜多败少,中国人民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深刻的固有印象,志愿军很强大。可是实际上,在纸面实力上志愿军根本不可能是美军的对手,美军的强大远远超出中国人的想象,志愿军面对的艰难困苦也远远超出国人的想象。

就以本文中的弗里曼为例,实际上他在美军中并不得志,58岁当个上校团长,可是他的战术素质极为高超。

美军增援部队带队的骑兵第5团团长柯罗姆贝茨上校,他的勇敢也不弱于志愿军的指战员。

这两个人在美军中都不得志,也可以从侧面反应一个问题,像他们这样的军官,在美军中很多很普遍,这也足以体现美军的强大。

砥平里战斗是朝鲜战争的第三个攻防转折点。砥平里之战标志着志愿军战略进攻大规模、大踏步、大纵深运动战的结束,以阵地防御战为主的战略相持阶段来临。

明确砥平里战斗中两军真实的火力情况,就应得出一个结论,志愿军打不赢,很正常;打赢了,反而是奇迹。

可是,志愿军偏偏一次又一次创造奇迹。对于这样的军队,还有什么可以抹黑的?

来源:中华网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