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出逃最后十小时:内幕成中国最大政治谜案(8)

核心提示: 王兰义继续向将军楼方向走了200米,程洪珍(空司一处秘书,林立果“秘书”)驾驶另一辆伏尔加迎面过来。王兰义注意到程洪珍拉着个脸,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所以周宇驰的命令并不是周宇驰个人的,而是林立果甚至林彪的命令,胡萍能不言听计从吗?

00:32 256三叉戟冲上西南方向的天空

8341部队副大队长于仁堂距离飞机30米时,256三叉戟滑动了。于副大队长急了,又转身往山海关机场调度室跑,对山海关机场参谋长佟玉春说:这架飞机无论如何不能起飞,你要采取紧急措施。

佟玉春说:我们也接到了命令,不让这架飞机起飞,可现在来不及了。佟玉春一边朝飞机方向跑,一边掏出手枪,冲天打了三枪。

这时,机场的灯全熄灭了,黑暗中只有飞机的轰鸣声。

256三叉戟的右机翼撞上油车,刮坏了右机翼灯,仍继续前进。拐弯时,一侧轮子偏离了水泥路面,把跑道边的土地犁了深深一道沟。潘景寅不熟悉山海关机场的跑道地形,跑道一侧有一堆修跑道剩下的石头堆,潘景寅驾着飞机冲着石头堆就去了。如果撞上石头堆,肯定机毁,但不一定人亡。潘景寅使了吃奶的劲,把飞机轮子强扭了一个近90度的角,硬扭开了石头堆,把飞机扭进跑道。

零时28分,山海关机场副站长赵雅辉给李作鹏打电话,报告飞机强行滑出。李作鹏问:飞机到了哪里?赵副站长说:快到跑道了。

零时32分,256三叉戟加大油门,冲上西南方向的天空。剩下目瞪口呆的五名机组成员:第一副驾驶陈联柄,第二副驾驶康廷梓,领航员李成昌,通信员陈松鹤,空中服务员魏秀玲。

山海关机场调度室报告丹江(空军)注意,陈联柄等机组五人还未上飞机,报告李海彬。

零时45分 ,山海关机场调度室记录,飞机290度,75公里,场站政委潘浩报告李作鹏政委。

02:27 256三叉戟坠毁在蒙古温都尔汗

256三叉戟强行起飞,先向西南240度,然后右转,航向270度到280度。本来转30度只要几十秒,潘景寅却飞了四分钟。然后飞机又用了四分钟向北转弯,到了310度,还在转,转到345度,过了,又回到325度。

这时飞机的实际位置已经在山海关机场和北京之间的河北省迁安县(潘景寅老家)上空,高度3000米。偏离航线130公里,这是很不正常的。

2时27分,256三叉戟坠毁在蒙古温都尔汗(过去都说2时30分,蒙古搜集的机上人员的一块停摆手表,指针在2时27分,这应该是坠毁时间)。

林彪飞机接地时速度过快,潘景寅没有打开减速装置。飞机又被弹起来,再摔下,翻了个身,右翼翻到左翼去了。

机上九人分成三组,被甩了出来。

尾部是林立果、刘沛丰和林彪司机杨振刚。

中间是三个机械师成半圆,围着林彪。

机头是叶群和潘景寅。

从面部表情看,林立果在甩出时还有气,他的一只手摸着腰上的枪,面部狰狞。

潘景寅在被甩出时也没有死,但肯定烧伤了。他的面部表情非常痛苦,两只手伸向前方,似乎爬了一段,最后还是心有不甘地咽了气。也许他最后想到了他的三个孩子,12岁的患小儿麻痹的大女儿,11岁的二女儿和刚刚两岁的小儿子。

本文摘自《文史参考》2011年第9期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