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出逃最后十小时:内幕成中国最大政治谜案(3)

核心提示: 王兰义继续向将军楼方向走了200米,程洪珍(空司一处秘书,林立果“秘书”)驾驶另一辆伏尔加迎面过来。王兰义注意到程洪珍拉着个脸,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所以周宇驰的命令并不是周宇驰个人的,而是林立果甚至林彪的命令,胡萍能不言听计从吗?

19:00 256三叉戟并没有起飞

18时,胡萍给空军司令部航行局局长尚登峨打电话,告诉他三叉戟256号今晚19时飞山海关,发训练预报,代号252(256是专机,252是普通多座客机,发训练预报故意不报专机号,主要是为了首长安全,这在专机飞行中是常见的。但“九·一三事件”后这成了胡萍的罪行)。然后胡萍打电话给派驻山海关机场的李海彬(空34师西郊机场航行调度室主任),告诉他今晚起飞的三叉戟是256,使用252代号,你知道就行了。

19时,256三叉戟并没有起飞。

机组九人在机场等候,潘景寅叫空勤灶把饭送到候机室。机组吃完饭,又等了好一会儿,陈伦和开着一辆蓝色伏尔加快速驶到256三叉戟跟前。刘沛丰(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处长)卸下一堆箱包,留在原地看守。蓝色伏尔加走错了路,从飞机左翅膀下飞快钻出来,吓了康廷梓一大跳。很快蓝色伏尔加又回来了,林立果下车,戴眼镜的白面书生程洪珍带两个十八九岁的女兵也下了车,两个女兵的新军衣显得有些肥大。

陈伦和又卸下一堆箱包。大大小小20多个。这些箱包除了刘沛丰随身带的四个包,在山海关机场都没有卸下来。也就是说,这些箱包随机到了温都尔汗。如果没有烧毁,这些箱包都被蒙古或苏联人拿走了,而中国人没有从坠机现场拿走一件东西。

林立果向陈伦和交代一番,让他把蓝色伏尔加开走了。

19:30 林立果等人上了256三叉戟

34师100团政委安治梁和团参谋长李克修前来送行。按规定,专机起飞100团领导必须到场。因为团长陈晋忠到苏联接飞机去了,所以政委安治梁和参谋长李克修来送行。“九·一三事件”后安治梁和李克修都因此被关起来,安治梁被关了整整八年。

潘景寅任100团团长时,与政委安治梁搭档,彼此配合很愉快。潘景寅对安治梁说:老安,我吃了三片安眠药,原想抓紧睡一觉,没想到有任务。

安治梁嘱咐陈联柄,在必要时关照一下。

19时30分,林立果等人上了256三叉戟。

19时40分,天已经黑了,256三叉戟从西郊机场起飞。

这是256三叉戟改装后第一次正式飞行。

潘景寅驾驶飞机,起飞时倾斜度大了些。飞机抖动不已,桌上茶杯滑下来,摔碎了一两个。两个女兵很少坐飞机,以为要摔了,吓得够呛。康廷梓说摔茶杯是服务员魏秀玲没有固定好,飞行后讲评小魏作检讨。

到山海关是短途飞行,始终是潘景寅驾驶飞机。

潘景寅并没有对陈联柄说他吃了安眠药。但陈联柄有政委安治梁的嘱托,坐在副座上眼睛一眨不眨。

驾驶室没有康廷梓的位置,他坐在机舱里东张西望。林立果非常敏感,他正与刘沛丰说话,发现康廷梓注意他,立即不说话了。康廷梓感觉林立果表情沉重,眼神似乎还有一丝凶光。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