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讨好外国记者献唱小调 自曝“男友可多了”

核心提示: 维特克夫人怕江青的承诺不能兑现,在谈话过程中,不停记录着。江青大讲她在西北战场作战的经过,说:“那时毛主席在指挥西北战场,我也在那里,在毛主席身边,协助毛主席指挥。”江青讲她如何指挥战争的故事足足讲了十几个小时,接着讲她的私人生活。

1972年8月25日下午4时,江青约维特克夫人到广州远郊老虎洞林彪的别墅继续会谈。时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局长张颖,负责具体联络工作。

  大讲“协助毛主席指挥战争”

江青同维特克夫人会谈时,在一张大桌子上摆开3张“西北战场图”,长茶几上放着两个可移动的麦克风,连接着录音设备。张颖凑到江青身边,低声说:“维特克夫人对战争没有兴趣。周总理叫我转告你再谈一次就够了,只谈文艺,不要谈其他。维特克夫人的签证是28号,不要再延期了。”然而,江青对总理的意见置之不理。

江青对维特克夫人说:“我的谈话怕你记不下来,你就不要作记录了。否则,你既听不完整,记不完整,也记不准确,你注意听就是了。所以我今天特意录音,把我所谈的全部内容都录下来。我不仅给你全部录音稿,而且录音带也全部送给你。”维特克夫人怕江青的承诺不能兑现,在谈话过程中,不停记录着。江青大讲她在西北战场作战的经过,说:“那时毛主席在指挥西北战场,我也在那里,在毛主席身边,协助毛主席指挥。”江青讲她如何指挥战争的故事足足讲了十几个小时,接着讲她的私人生活。

江青说:“我第一个名字叫李云鹤……我到上海以后,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导演,看我长得很美,很喜欢我,非要给我起个名字。他给我起名叫蓝平。后来,有人写电影海报时,把蓝平的‘平’写成苹果的‘苹’,我觉得这个名字也是满不错的……江青这个名字是我到延安时自己起的。”江青继续夸耀她的名字:“我还有一个名字叫李进。你读过毛主席的一首很著名的诗词吗?我给你背一背:‘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这首诗词是毛主席赠给李进的,李进就是我。”

称鲁迅对其“很欣赏”

当讲到自己的家庭时,江青说:“我的父亲是个木匠,是做大车轱辘的,虽然赚了一些钱,但生活还是很苦很苦的……他原来有一个老婆,因为不会生孩子,又娶了我的母亲。他几乎每天都打骂我母亲,有时把我母亲打得跪在地上求饶,还是不停地打。有时我母亲怕挨打就偷偷地钻进柴火堆里躲起来……”

江青说:“1929年,我们村里有一个地主看我有出息,主动出钱把我送到青岛艺术学校学习……后来,应一个朋友的邀请,我到了上海搞艺术工作。在那里,我演过《娜拉》《钦差大臣》《大雷雨》等。我演了这几出戏以后,一举成名,走红呀。1937年,我放弃上海的优越条件来到革命圣地延安。我是挺着胸、昂着头进延安城的。”她闭了会儿眼睛,继续说:“在上海,一个电影明星,物质生活条件还是不错的。但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统治下,心情郁闷得很呀!到了延安,一看到红旗就激动得潸然泪下呀!”

江青指了指维特克夫人,说:“请允许我补充一下:30年代,我在上海,虽然是第一流的演员,但还不是我的主要工作。我主要是做革命工作,地下党,领导工人运动,最主要是领导文艺运动。鲁迅对我是很欣赏的,不仅对我演的戏,对我的文章,对我个人,都是很欣赏的。鲁迅说这是个真正的革命的女性……”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