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不准喊毛主席万岁:活到万岁也得死呀

核心提示: 但是,江青来到了天津,来到了小靳庄,这个藉藉无名的小村庄,也就随之开始改变自己的命运。1974年6月17日,江青来到天津。冯友兰当时效力于“梁效”写作组,据其《三松堂自序》记述,他们上了专列,仍不知道将要去哪里,去干什么,到了目的地,看了站牌,才明白到了天津。

核心提示:6月22日,江青一干人来到小靳庄。到了某个地方,江青一般会说,“是我们的主席派我来的”。三次来小靳庄,江青都如是说。那天上午11时许,江青照例如是说,小靳庄的社员激动得不知所措,齐声高呼“毛主席万岁”。不料,江青却回应道:“不要喊这个,不要学林彪那一套。”甚至还补充了一句老实话:“活到万岁也得死呀!”

1974年至1976年,江青三次来到小靳庄,在其苦心经营下,这个天津郊区其貌不扬的小村庄,一夜之间成为国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明星村庄。小靳庄的男女老少,据说都身手不凡,能歌善舞,还会写诗,还会在田间地头批判资产阶级。“文革”后期的小靳庄,就这样被江青塑造成了“革命”的“样板”,而凭借这个“样板”,江青一次又一次地完成了她的“政治秀”。刊于《百年潮》2005年第4期的《江青与小靳庄》,披露了有关内容,现摘录江青1974年两次来到小靳庄的活动情况。

小靳庄当时是天津市宝坻县林亭口公社的一个大队,不过是一个只有一百零一户、五百八十二人的小村庄。不用说在整个天津市,就是在全宝坻县,这个村庄也不算突出。但是,江青来到了天津,来到了小靳庄,这个藉藉无名的小村庄,也就随之开始改变自己的命运。

1974年6月17日,江青来到天津。此前,天津市委的负责人解学恭、王曼恬诸人,按照江青一伙的旨意,在天津的一些基层单位点起批林批孔的烈火,尤其是天津站的工人,成立了三结合理论小组,用儒法斗争的观点讲解历史,甚至还编写了一部《儒法斗争史讲稿》。工人们的“革命创举”,被反映上去,还写进了新华社的《国内动态清样》,江青得知这个消息,觉得大可利用。这样,江青便率领迟群、谢静宜,还有“梁效”写作组及于会泳、刘庆棠、浩亮、庄则栋等一批人马,乘专列赶到天津。此次出巡,搞得十分神秘。冯友兰当时效力于“梁效”写作组,据其《三松堂自序》记述,他们上了专列,仍不知道将要去哪里,去干什么,到了目的地,看了站牌,才明白到了天津。住进了招待所,又向他们传达了三条禁令:不准写信,不准打电话,不准上街。

6月19日晚,江青主持召开了一千余人参加的儒法斗争史报告会。这是一次漫长的大会,从晚上7时30分开到次日凌晨,由天津站工人主讲所谓“贯穿中国历史的儒法斗争史”。江青也有一个长篇讲话,通篇东扯西拉,荒唐可笑。江青更多地是想借讲“儒法斗争史”影射周恩来等人,她危言耸听地警告说:“你们不要以为社会主义没有儒了,我们党内就出了不少的儒。”江青一般都不会忘记大讲女权,这一次她竟然出语惊人:“汉朝的女人,还是比较自由的,可以有‘面首’,什么叫‘面首’,同志们知道不知道?‘面首’就是除了丈夫以外,可以有男妾,男的小老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