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美军战俘扎根中国 文革时多次要加入中国籍(6)

核心提示: 在志愿军战俘营的两年半时间里,温纳瑞斯等战俘的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虏管理人员发扬我军优待俘虏的传统,严格执行《日内瓦战俘公约》,待战俘如兄弟一般,感化了无数敌军战俘,在世界面前展现了中国人民讲和平、讲人道的博大胸怀。

温纳瑞斯79岁高龄时盼望加入中国共产党,省委书记吴官正专门作出批示

在中国度过的近半个世纪的风雨人生,使得温纳瑞斯这位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在言谈举止、生活习惯等各个方面都已经完全“中国化”了。他喜欢喝中国的“老白干”白酒,喜欢抽济南当地产的“大鸡”牌香烟,更喜欢喝中国的茉莉花茶,至于西方人喜欢喝的饮料咖啡,他却很少喝。他每天吃的主食也是米饭和馒头,很少吃黄油面包。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温纳瑞斯具有较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20世纪60年代他在中国人民大学上学期间,学习的主课就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马列主义理论等课程。大学毕业后,他又多次研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方面的书籍,他的书桌上摆放着翻旧了的《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周恩来选集》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书籍,他还作了大量的读书笔记。他对中国各种社会现象的深刻认识和对各种社会主义理论学说的熟稔,完全可以去做一名社会学或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授。

2001年8月,在《齐鲁晚报》任记者的笔者偶然得知温纳瑞斯的情况后,对他进入了深入采访,写成了长篇通讯《一位选择了中国的美国老兵》,发表在了2001年8月24日《齐鲁晚报》上,笔者在文章中提到了温纳瑞斯的一个心愿:他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这篇报道引起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的重视,当即在报纸上作出批示,要求组织部门研究温纳瑞斯的入党问题。山东省委组织部的两位领导同志随后和笔者一起来到温纳瑞斯家中,对温纳瑞斯入党问题进行考察。由于温纳瑞斯当时仍是美国国籍,而他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则首先要加入中国国籍。有关部门认为温纳瑞斯保留美国国籍对国家和社会更有利,温纳瑞斯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这一愿望没能实现。随后,报社领导又安排笔者写出了报道《一个美国老兵的追求》,刊登在了2001年8月30日的《齐鲁晚报》上。

多次接触后,温纳瑞斯和笔者结成了忘年交,他和笔者一起喝茉莉花茶、喝老白干酒,抽济南产的“大鸡”牌香烟,他直呼笔者的名字,笔者也毫不客气地喊他“老温”。笔者还先后以《一位美军战俘在中国50年的传奇人生》等为题,写出报道刊发在《检察日报》、《中华新闻报》、《当代生活报》、《金剑》、《传奇传记文学选刊》等多家报刊上。

在此之后,日本、美国等国家的多家通讯社和电视台也对温纳瑞斯进行了专访。山东人民出版社的两位女编辑随后找到笔者,说出版社的领导对温纳瑞斯的传奇经历很感兴趣,准备由笔者执笔把温纳瑞斯的传奇经历写成一部书,作为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50周年的贺礼,然而当笔者和这两位女编辑找到温纳瑞斯时,却遭到了温纳瑞斯的婉拒。原来,不久前,中央电视台的一位编导在采访温纳瑞斯时,曾向温纳瑞斯提出把他的经历整理成书的想法,温纳瑞斯当时很爽快地答应了。“既然答应了别人,我再答应你们,那不就成言而无信了吗?”出版社的两位女编辑极力劝说温纳瑞斯,想促成为他出书这件事,温纳瑞斯虽一再向笔者和两位女编辑表示歉意,却仍不答应让我们为他出书,理由是:“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事后再反悔我成什么人了?除非那位编导不准备为我出书了,我才能答应你们。”以后温纳瑞斯去世后,他的妻子白锡荣找到笔者,说中央电视台的那位编导因病一直没能对“老温”进行采访,出书的事也就没有影了,希望笔者能整理一下老温留下的资料,看看能不能写成一本书以作留念。然而温纳瑞斯已逝,离开了他这位当事人,仅凭着他留下的一些有关他的新闻报道和零星资料,就想出本纪实书籍,实在是不太可能,笔者也就只能作罢了。

2004年,身体状况一向比较好的温纳瑞斯因腿部摔伤住进了医院,在住院期间,他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去世。家人按照他的意愿,把他葬在了济南的一个公墓里,中国红十字会等单位先后给他敬献了花圈。

来源:《文史精华》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