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台湾作者考证江青与“蒋家的裙带关系”(3)

核心提示: 文章从台湾的视角看江青,比如详细考证“江青与蒋家的裙带关系”,甚至还列出“江青与蒋家的关系表”——因为江青前夫俞启威(黄敬)与台湾前“国防部部长”俞大维有着亲戚关系,而俞大维与蒋经国是儿女亲家,于是江青与蒋家也有着“裙带关系”。

20年前的施明德、宋楚瑜是什么样

《新新闻》对于当时台湾政坛的焦点——台独问题,做了深层次的分析:为何台独?谁要台独?台独对谁有利,对谁不利?台独的可行性如何?《新新闻》指出,“有些人把它视为陷国家民族于万劫不复的洪水猛兽,也有些人把它当作一种民主、人权和历史发展的崇高理想”,国民党坚决反对台独,而台独是民进党的“法统”,因此台独成为“朝野的冲突”。《新新闻》还指出,“‘台独’在目前,大半停留在一种口号,一种抗议符号,一种政治态度,或者情感发泄而已”,台独“只有想法,没有办法”。

我曾经采访过民进党前中央秘书长李应元,因此格外仔细阅读了《新新闻》刊载的《李应元狡兔三窟,调查局守株待兔——调查局逮捕李应元的过程》,使我看到当年国民党当局对于台独分子坚决镇压的态度。李应元在美国留学时公开搞台独,秘密回台后依然从事台独活动,被国民党政府的调查局发现。可是李应元非常狡诈,每天差不多都要换一个地方住宿,跟调查局玩“捉迷藏”。调查局为了捉拿李应元,专门成立了“726小组”,跟踪李应元。据“726小组”调查,李应元光是在台北市就有20多处可能的落脚处。“726小组”在每一处都派出5至6人24小时埋伏。由于李应元行踪“扑朔迷离”,调查局花费1年多的时间,未能抓住李应元。最后由于美国的台独分子郭倍宏要回台湾,与李应元联系,暴露目标,被“726小组”一举逮捕。

我也采访了民进党前主席、百万“红衫军”总指挥施明德。在《新新闻》上读到《最后一个美丽岛——独家报道施明德近况》以及对施明德妹妹施明珠的专访《我哥哥说,他不在乎被关》。当年,施明德是“美丽岛”事件中唯一尚被关在狱中的人。施明德在狱中仍然坚持绝食,狱方每天从鼻孔中给他两度灌食。我从这两篇报道中,看到施明德当年的台独态度是何等的坚决。然而,后来他在2007年却揭起倒扁大旗,率领百万“红衫军”炮轰陈水扁。也就在这一期《新新闻》上,我读到《法学院里攻博士——吕秀莲近况报道》,记述吕秀莲出狱之后在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研究国际人权以及中共的“一国两制”。

我在台北访问了台湾前“行政院院长”、蒋介石的侍卫长、国民党籍的郝柏村。他坚定地反对台独。1993年他在“国民大会”上受到民进党“国民代表”的围攻,振臂高呼“消灭台独”而愤然下台。在《新新闻》上我读到《莫斯科政变,郝柏村紧张》,那视角也很特殊。文章记述1991年8月19日,塔斯社宣布戈尔巴乔夫因健康原因不可能履行苏联总统职责,面对苏联政变,“行政院院长”郝柏村在8月21日召开“因应苏联变局”高层紧急会议。郝柏村如此紧张,那是担心“巨人打喷嚏,小朋友就要准备去看医生了”。郝柏村敏锐地观察到,“苏联变局”会直接波及两岸关系,台湾这个“小朋友”不能不做好应变准备。

我在台湾的时候,正值台湾掀起2012年“总统”大选高潮,宋楚瑜的参选引发激烈争议。在《新新闻》上,读到当年宋楚瑜担任国民党中央副秘书长、秘书长时的诸多报道。当时称宋楚瑜是国民党“大内高手”,一篇题为《宋楚瑜行情,看涨或下跌》,简直是为20多年后的今日宋楚瑜画像。2012年“总统”大选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的操盘手是“两仁”——吴乃仁、邱义仁,20多年前这“两仁”曾是《新新闻》的封面人物。《专访邱义仁、吴乃仁,谈‘新潮流系’在民进党二全大会中的角色》,深入揭示了“两仁”在民进党中的历史和地位,又仿佛为今日蔡英文的竞选操盘手写下详尽的注解。这篇文章还揭示,民进党内当时三大派系争斗激烈,即美丽岛系、新潮流系和康系(即以康宁祥为核心而形成的派系)。在民进党二全大会,美丽岛系大胜,而新潮流系大败——新潮流系人马全部被迫撤出民进党权力核心。“两仁”面对失败,宣称“我承认失败,但我不在乎”。然而今日给予蔡英文全力支持的却是新潮流系,美丽岛系势力在民进党已逐渐式微。

台湾作者考证江青与“蒋家的裙带关系”

我饶有兴味地读了1991年6月10日至16日《新新闻》周刊上关于江青的长篇报道——《翻云覆雨红女皇,天怒怨白骨精——“红朝女皇”江青的一生浮沉》。发表这篇万字长文,是因为江青1991年5月14日在北京自杀身亡,消息传出,成为人们关注的新闻。文章从台湾的视角看江青,比如详细考证“江青与蒋家的裙带关系”,甚至还列出“江青与蒋家的关系表”——因为江青前夫俞启威(黄敬)与台湾前“国防部部长”俞大维有着亲戚关系,而俞大维与蒋经国是儿女亲家,于是江青与蒋家也有着“裙带关系”。另外,还有“陈立夫救过江青的丈夫”之类,也是台湾作者才会有浓厚兴趣加以查证的。

毕竟隔着一道海峡,台湾作者对于江青历史的研究有许多明显的误区。我发现,这篇文章的错误之处比比皆是。比如说,20世纪30年代江青在上海被国民党特务逮捕时“乃将党证吞下”。那时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无党证,中国国民党党员才有党证,作者显然是以国民党来推论共产党。文章称江青在“1939年1月下嫁毛泽东”,把时间弄错,毛、江结婚是在1938年11月。文章又称,“1976年10月5日,叶剑英、华国锋、李先念、陈锡联、汪东兴等5人在解放军总部召开秘密会议,决定立即逮捕四人帮”,这纯系子虚乌有;文章还称,“汪东兴在10月6日凌晨到钓鱼台逮捕王、张、江、姚四人”,更是与史实明显不符……

其实,这篇文章给我以有益的提示:作为大陆作者,在写及台湾的历史情况时,千万要仔细查证,因为两岸毕竟隔着一道海峡。

读《新新闻》,我如同穿过时光隧道,在当年的台湾政坛漫游,从中得知台湾许多政治事件、政治人物、政党的来龙去脉,大有温故而知新之感。由于大量复印了《新新闻》上我所感兴趣的报道以及相关的台湾图书,以致回上海时托运的行李重了许多。这批复印件,无疑将成为我研究台湾政坛的重要文献资料。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