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罗荣桓为何私下爱称呼贺龙为“龙头大哥”?

核心提示: “龙”来了,“彪”也来   贺龙是个吸引人的“中心”,用政治元帅罗荣桓的话讲,是位“龙头大哥”。林彪离群索居从不介入将帅圈子。他去北戴河每次都是由秘书同中央办公厅及军委办公厅联系安排住处,每次强调三个“远点”的条件:离热处远点,离其他首长远点,离水远点。

核心提示:贺龙与罗荣桓是在红军大三主力会师后,才相见认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又不在一个战略区,只是中央开会时才见见面。一九五四年底,贺龙调北京,与罗荣桓同住东交民巷八号,接触才渐渐多起来。

奇怪的是,罗荣桓与林彪早在井冈山便熟识并长期共事,到解放战争更是与林彪配合,在东北打得石破天惊,消灭国民党百万精锐部队。然后挥师入关,直扫荡海南岛。这样长时间的共同奋斗,两个人却始终保持同志关系,未能建起私人友情。罗荣桓与贺龙相识虽晚,接触虽短,却迅速建立起深厚的私人情谊,两个人“称兄道弟”比亲兄弟还亲;他们的夫人薛明和林月琴也是情如姐妹,常常形影不分;两家的工作人员也编在一个党支部,亲热如一家人。

罗荣桓是“党内的圣人”,办事从不徇私,毛泽东赞赏他,高岗这样的野心勃勃的人也叹服他。像他这样人圣贤之人择友当然是将人品放首位。因为朋友毕竟有异于同志,同志是政治上的志同道合,朋友还需讲性格、感情、交往以及品德。

罗荣桓说:“我在大学读书时,就知道贺龙的名字。”因为贺龙“出道”早,从事革命活动早,早在大革命时期就是国民革命军中的一员名将、骁将。

罗荣桓还说:“贺龙性格开朗,豁达豪放,为人坦荡,你一眼就能看到他的心,有一股强烈吸引人的魅力。”

贺龙喜爱并善于交游,坦坦荡荡,有一种天真、纯洁、善良的气息扑面。他交友比罗荣桓广泛得多,但友情的深厚不同。比如与罗荣桓,友情就超出一般,是特殊的深厚。他说:“荣桓憨厚稳重又聪慧睿智,一身正气又周密细致,大有学者风度,跟他在一起愉快放心。”

贺龙比罗荣桓大几岁,平日里聊天,贺龙少不了谈谈当年在“哥老会”的生活,什么“龙头大爷”“风头大姐”的,毫无顾忌。罗荣桓听过了新鲜,就把贺龙叫成“龙头大哥”,私下里再没第二种称呼。

 

贺龙与罗荣桓 资料图

本文摘自《龙困——贺龙与薛明》 作者:权延赤 出版社:广东旅游出版社

“龙”与“彪”都是中国的“神物”。

龙是民族的图腾,彪是备受赞扬的小老虎。

毛泽东选择了“龙”与“彪”为共和国“守四方”,本希望龙腾虎跃,却不料两位“猛士”习相远,性也相远。

龙在水泽,彪在山林;龙是“活龙”,彪是“病大虫”。他们一同守四方,却各吹各的号……

林彪“运筹帷幄”

在那个开始失去真话的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之后,当彭德怀正为秘书被冻结,办公室被封存而愤怒时,坐落于毛家湾的林家院落却静极了,静极若不是几处灯光闪烁,夜里误人这座深宅,会以为进了深山古刹。

铺满厚地毯的内走廊里,林彪无声地踱步。他清清瘦瘦,一脸病容;可能用脑过度,已经秃顶。

毛泽东说他只有游泳的时候可以不想事。林彪不敢游泳,所以醒着就没有不想事的时候。

他踱步时头微微向前低倾,似乎望着脚尖前伸,眼睛的余光又可感受到缓缓向后移动的光亮的木板墙,朦胧的雕花图案和图案后那背景一般的成排暖气片。

九月天的北京,暖气还未烧。

他面对大扇的玻璃门停步出神,苦思苦想片刻,折回头又往里踱步,不知踱了几个来回,眼里似乎闪一下亮,这就是他所言的“电石火花”。他对女儿豆豆讲写作,叫豆豆抓住那“电石火花”,这是他的经验之谈。他嘴里念念有词,在走廊尽头拐个弯,走到一张大沙发前,坐下来,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方白纸,记下几笔。

累了,他不再踱步,靠在沙发上,淡漠的目光凝注着空中的某一点,继续他没完没了的苦思,等待下一次“电石火花”的迸出……

几天后,他捕捉的这些“电石火花”便闪耀在了批判彭德怀的军委扩大会议上:

“我们学习马列主义怎么学我向同志们提议,主要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著作,这是学习马列主义的捷径……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就这样,“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急用先学”、“立竿见影”等等极富林彪个性特色的“生动”语言便闪烁在了全军乃至全国人民中……

一九六○年盛夏,中央易地办公,出类拔萃的人们云集北戴河。“龙”来了,“彪”也来

贺龙是个吸引人的“中心”,用政治元帅罗荣桓的话讲,是位“龙头大哥”。元帅大将们喜欢跟他扎堆儿:穿衣服向他看齐,因为他当过裁缝;散步跟他并肩,因为他最熟悉社会,故事多得掏不完;若是下海搏浪,涛声里准少不了“活龙”的赞誉声。

林彪离群索居从不介入将帅圈子。他去北戴河每次都是由秘书同中央办公厅及军委办公厅联系安排住处,每次强调三个“远点”的条件:离热处远点,离其他首长远点,离水远点。所以,两个办公厅每次都将他安排在国务院疗养区内一幢建在半山坡的白色二层小楼里;楼内客厅、凉亭都很大,是距海最远的高级住房。顺山路向海滨走下去,依次有陈毅、李富春、郭沫若等领导人的别墅,但他也从没进去看望过其中任何一个人。他不串门,不见客,登门来拜访的人多数也被叶群挡驾。他跟身边人没话,也不会下棋打牌、看戏跳舞,临时派来的服务员,他更是见也不见。虽然在海边,他也很少下山,只站在凉亭上远远地望望海。

他在屋子里或坐或站,仍是没完没了地想,没完没了地念念有词,一个老部下堪称“嫡系”,他见是见了,可也没话。听老部下讲了贺龙似“活龙”,毫无表情地应了一声:“他有‘八一’南昌起义,这些人还是吃得开。”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